初三女生上卫生间一氧化碳中毒殒命

2013-01-27 08:44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初三女生上卫生间一氧化碳中毒殒命

  2012年11月17日中午,安徽省明光市第二中学初三女生戴敏吃过中饭后去上卫生间,关上门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半个小时后,妈妈曹红梅发现卫生间里满是黑烟,女儿倒在地上,地漏里仍冒着浓烟。

  戴敏最终没能醒过来,医院判断为一氧化碳中毒,黑烟是肇事凶手。目前,戴敏的尸检正在进行中。

  浴池飘来黑烟

  2010年7月,曹红梅的大女儿戴敏小升初考上了明光市明光二中。

  明光二中在当地是所名校,升学率高。曹红梅在为孩子高兴的同时,也有些犯愁:明光二中离家比较远,坐公交车要转好几趟,耽误孩子学习不说,路上的安全也是个问题。

  思来想去,曹红梅决定在明光二中旁边租一套小区房陪读。曹红梅的丈夫在江苏昆山工作,平时就她和孩子在家,她不上班,在哪儿住都一样。2010年8月,临开学前,曹红梅和女儿搬到了明光市后山路149号居住。

  2012年9月的一个周末,曹红梅正在家里做饭,女儿戴敏突然大呼小叫地跑进厨房:“妈妈,妈妈,外面飘黑烟,快去收被子!”曹红梅跑到阳台上一看,可不是吗,刚洗的被子,上面落了一层黑灰。曹红梅有些纳闷,这大晴天的,哪来这么多黑灰?

  第二天,曹红梅送女儿上学回来,留心在房子四周察看,发现隔壁楼的一楼开了一家“永平浴池”,浴池上面有一根大烟囱,烟囱冒出的滚滚黑烟四散飘落。不用说,这黑烟弄脏了她的被子。

  曹红梅听人说过,房子的用途是不能随便改的。可浴池的用途说改就改了,还一天到晚烧锅炉,轰轰的声音没个消停,吵得曹红梅经常睡不着觉。

  曹红梅心里有怨气,但她不是业主,不好跟永平浴池交涉,就去找房东。房东答应联合其他业主找永平浴池交涉。

  一个星期后,曹红梅在路上碰到几个邻居。一位邻居告诉她:“我今天早上看见那家浴池在拆烟囱。”

  当天下午,曹红梅和几个邻居出来散步,路过永平浴池,看见浴池路边公共下水道的水泥板被搬开,两个中年男人拿着工具在凿孔。几个人没有在意,只当他们在修什么东西。

  2012年10月底,出乎大家的预料,拆了烟囱的永平浴池居然开门营业了。与此同时,浴池门口的下水道里开始整天冒烟。周围居民经过浴池边的马路时都捂住口鼻匆匆跑过。曹红梅和邻居们凑到一起时常愤愤不平地议论,不过相对以前烟飘得到处都是的情况,下水道排烟似乎好了一些。

  一天傍晚,小女儿从卫生间出来,边咳嗽边对曹红梅说:“妈,咱家厕所里怎么冒烟啊?呛死人了。”曹红梅不以为然地说:“厕所里怎么会冒烟,肯定是浴池门口的烟飘进来了。”“是真的,我看见烟从地漏的洞里直往外冒,不信你去看看。”曹红梅到卫生间一看,地漏里果真往外冒着一丝丝的烟。

  第二天,曹红梅跟邻居们说起这事,隔壁的人说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肯定是永平浴池把烟排进下水道,烟又从下水道飘到家里来的!”

  曹红梅立即去找房东。提起这事,房东也很生气:“我去找他,真是的,哪有这样搞的。”

  下午,房东来告诉曹红梅:“浴池把排烟口接到了下水道,烟确实是永平浴池排的,开浴池的那家人说明天就想办法解决。”曹红梅以为接下来就会平安无事了。

  卫生间成了“鬼门关”

  经过房东、其他住户和永平浴池交涉,永平浴池的负责人第二天找来一个工人在排烟的下水道边糊起水泥砂浆,封好后,路上烟雾缭绕的情况大有改观,只有少许的烟从细小的缝隙处飘出。

  但这样的办法让周围住户家里的情况更加严重。原本该从路面排出的烟现在通过下水管道大量涌入了周围居民的家。凡是连通地下道的地方全都成为一个个浓烟滚滚的“小烟囱”。捂着鼻子进出卫生间成为了附近住户们的生活常态。

  难以忍受的房东和住户们纷纷前往浴池理论,情绪激动的甚至破口大骂。迫于压力,浴池老板承诺着手解决问题,但承诺过后迟迟没有行动。

  问题得不到解决,曹红梅只有自己在家想办法。她家里的“重灾区”是卫生间,她用砖头去堵,可是烟总能从看不到的缝隙里往外冒。后来她索性就不堵了,每天去房东家打听,问什么时候能解决。

  2012年11月17日中午11点50左右,曹红梅算好时间做好饭等孩子放学。戴敏一回家就开饭,两人边吃边聊。

  吃完饭已经12点多了,戴敏说:“妈,我去上个厕所,碗你先放着,回头我帮你洗。”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戴敏还没出来,曹红梅有些纳闷,就冲厕所喊:“小敏,好了吗?”

  没听见女儿答话,曹红梅有些担心,去敲厕所的门,连敲了几下,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曹红梅一下子紧张起来,她把门扒开一条缝朝里面看,这一看把她吓坏了,只见戴敏躺在卫生间的地上一动不动。

  曹红梅使劲拉门,可是厕所门被从里面关起来了,根本打不开。曹红梅立刻跑回屋里拿出剪刀剪断绳子,打开门后,一股浓烟夺门而出。曹红梅把戴敏抱了出来,此时戴敏的身体已经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反应,曹红梅一边大声喊女儿的名字,一边哭喊救命。邻居听见求救声纷纷赶过来,有人打了120和110。

  孩子最终没有抢救过来。医生告诉曹红梅,孩子的死因初步判断为一氧化碳中毒。

  中午还有说有笑的女儿转眼间离她而去,曹红梅无法接受,一度精神崩溃。

  邻居们认为,戴敏的卫生间没有任何化学装置,不可能产生一氧化碳。那么,一氧化碳是从哪里来的,不用说,永平浴池难辞其咎!义愤填膺的邻居们争先恐后地拨打110报警,直指永平浴池是凶手。

  浴池老板消失了

  明光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立刻赶往事发地,在案发现场拍了照,随后又前往永平浴池拍摄了私改烟道的照片,可是此时浴池的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

  第二天,戴敏的爸爸等人一同赶到了永平浴池门口,此时的永平浴池已经关门停业,门口也不再排烟。

  之后的几天,戴敏的表哥李飞一有时间便到浴池门口守候,希望能堵到老板,可是浴池的卷闸门再也没有打开过。

  几天后,公安部门告知戴敏的家属,案件已进入调查取证阶段,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与此同时,一位自称浴池老板朋友的人找到曹红梅和她丈夫,希望他们不要继续追究,沟通无果后,这个人再也没有出现。

  2012年11月29日,经过曹红梅和丈夫的同意,警方对戴敏的遗体经行了尸检,目前尸检结果尚未出来。

  “住改商”到处可见

  笔者在走访案发地时发现,明光市后山路一带类似永平浴池的“住改商”情况非常普遍,比较多的是一些当地居民经营的小旅社,这些小旅社大都非常简陋,一晚的住宿费大约三四十元。

  一位旅社老板告诉记者,像这样靠近主干道、交通便利的房子可以开旅馆或者小饭馆,许多人自己经营,也有出租给别人做的。

  笔者来到永平浴池门口时,大门依旧紧闭,敲了几次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一位路过的老人冲笔者喊:“别敲了,早没人了。”笔者上前问他:“知道人去哪了吗?”老人说:“闹出人命了,跑了,说不定被逮住了,谁知道呢。”

  笔者随后在浴池门口的路边发现了浴池的排烟口,原先封好的下水道水泥盖已被翻开放在一边,连通下水道的排烟口被熏得黢黑。笔者蹲下身仔细查看时,仍有一股冲鼻的烟焦味。

  在对曹红梅周围邻居的采访过程中,一位姓刘的大姐说:“这家人太可怜了,曹红梅人很好,平时常跟我们在一块玩,孩子也很听话,看到我们嘴可甜了,太可惜了,好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另一位大姐说:“那个浴池老板非得抓起来枪毙才解恨,乱排烟的事我们之前跟他反映过多少次,吵也吵过,闹也闹过,他根本不当一回事。”

  笔者问刘大姐:“您知道为什么浴池今年突然拆了烟囱往下水道排烟吗?”

  刘大姐说:“我听隔壁的人说,去年有人举报他们浴池烟囱排烟,政府来人查了,说是在这不能竖烟囱,这一查可让我们倒了大霉了,今年他把烟囱拆了直接往下水道里排烟了,他一烧锅炉,家家都跟着冒烟。”

  针对“住改商”的问题,2007年我国出台并实施的《物权法》第77条明文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

  笔者随后走访了明光、合肥多处小区和城中村,发现“住改商”现象无处不在。虽然许多业主对某些油烟大、噪声扰民的商户意见很大,但是大部分人都表示不清楚“住改商”的相关规定与限制。

  目前我国不少地方都开展过“住改商”专项整治工作,但各地收效不一,治理难度很大。首先,许多“住改商”的商户是取得过经营资质的,对于这些商户,物业管理部门和居委会明知道他们的商业行为会对小区的其他业主产生不利影响,但是却无权干涉,最多只能采取劝解的方式;其次,“住改商”的业主不是一个,他们往往一改全都改,互相串联,抱团对抗,牵一发而动全身。

  安徽众城高昕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吕淮波律师认为,“住改商”现象从法律上来说是不允许的,相关部门在建房时已明确了房屋的使用性质。业主对于房屋的所有权也是有所限制的,对住宅的使用不能改变其用途。“住改商”行为实际是以损害大部分业主的利益来满足少数人的利益。而一些业主自我维权意识不强,相关部门管理不到位,是此类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强江海)

  (工人日报 强江海)

责任编辑: 蓝精灵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