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职场培训 > 商学院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退休CEO如何平稳度过“空窗期”

成立于2004年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SEE)是由中国近百名企业家出资成立的环境保护组织,王石、冯仑、任志强、马蔚华、史玉柱等“魅一代”企业家均名列其中。成立于2004年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SEE)是由中国近百名企业家出资成立的环境保护组织,王石、冯仑、任志强、马蔚华、史玉柱等“魅一代”企业家均名列其中。

  最近,“退休”成为企业家圈子里最热门的话题,而这全都缘于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后宣布辞任CEO一职,并表示“将世界交给年轻人”。

  史玉柱和马云也都对未来的生活给出了一些设想,诸如史玉柱号称退休后的人生目标是“做屌丝”,旅游、喂狗、宅在家里、做慈善。马云则在卸任演讲上宣布,“48岁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明天开始,生活将是我的工作”。

  不过,“他不在江湖时,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他回到江湖,这里依然是他的江湖。”正如媒体调侃马云的“退休”生活,“昨晚刚下班,今天就上班了。”

  但是,并非所有的CEO退任,都能够如史玉柱、马云等洒脱,或许仍有许多CEO习惯了那种“一呼百应”的气场,反而无法适应退下来的“寂静”。此时,如果顺利度过这段“空窗期”就成为一门必修课。

  那些“退休”的高管

  随着中国第一代创业企业家陆续进入退休年龄,以及其他各类企业高管、职业经理人选择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近两年来,“退休”和“离职”成为与中国企业高管们联系最紧密的关键词。

  此前,柳传志已二度辞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万科王石也到美国做起了访问学者、地产圈“大嘴”任志强也卸任华远集团董事长、马蔚华从招商银行“裸退”……虽然上述一些大佬们并未“全身而退”,但他们的退休言论和离职后的生活方式还是引爆了一股“退休潮”,并且迅速从IT、房地产向其他行业蔓延。

  伟事达中国区前CEO林钢对于上述企业家的“急流勇退”可谓颇有同感。

  2011年起,林钢出任伟事达中国区CEO,此前,他曾是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美世(Mercer)的大中华区总裁、合伙人。近日,48岁的林钢从伟事达离职,正式进入了他自己所言的“微退休”状态。

  “两年前我从美世离开就是想寻求一个压力更小的环境,而现在我更不想等到60岁再去开始自己的退休生活,到那时我可能已经完全失去了冒险的精神和冲动的心态。从现在到80岁我还有30多年时间,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可以工作一段时间,再休息、沉淀一段时间,过一种"微退休"的生活。”他表示。

  对于那些“退休”的CEO们,林钢认为:“他们只是从众人眼中的最前线退了一步,但会在新的领域里面继续攀登,而不是真的"休"了。”

  继5月10日晚卸任阿里巴巴CEO之后,马云紧接着在11日宣布成为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中国理事会主席。除此之外,他还与李连杰联手开设太极禅苑,并且正在筹备中国企业家创业者大学。

  就算在阿里巴巴内部,马云亦有新方向。数据、金融、物流三大架构的铺设还需时日。

  土豆网创始人王微把公司卖给优酷后不久宣布了退休,但不到一年时间又重出江湖,启动“中国版皮克斯”项目。世纪佳缘CEO龚海燕更是在辞职第二天开始了第二次创业,现在的她是91外教网创始人兼董事长。

  对他们而言,离职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当然,除了那些主动退位的CEO,也有一些企业高管会因各种原因。而在美世合伙人、大中华区领导力咨询业务负责人魏彩虹看来,高管如何离职不仅取决于其个人选择,彼时的企业状态也是一项关键因素。

  “企业状态包括人才、体制、文化三部分。如果这些CEO在职的时候没有培养足够的后备人才、搭建成熟合理的企业管理体系、形成凝聚员工的企业文化,那他们离职肯定会对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种现象在国内民营企业中可能更为明显。

  “当高管们离开的时候,更多地应该考虑他为企业留下了什么。是否留下支撑企业长远发展的东西,例如合理的体系、充足的人才、良好的领导风格和领导团队,这可能更为关键。”魏彩虹表示。

  虽然也有部分企业家在一段时间内确实完全淡出企业管理和大众视线,但是,这只是他们“退休”后的一个过渡时期,多数人在完成“过去没有时间做的事”之后还是会有其他动作。

  平稳度过“空窗期”?

  林钢的第二外语是法语,此前因为工作忙碌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离职后,他开始重修这门语言,观看法国音乐剧、阅读法文原文小说、和法国朋友交流中国文化、领导力和哲学等。

  在魏彩虹看来,这些已经实现了马斯诺原理中最高等级的“自我实现需要”的高管,离职后忽然有了大把空闲时间,可以用来完成在创业期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而这些事多为高管们的个人兴趣。

  林钢的话印证了这一点。“我想先给自己一些时间去做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做的事情。通过这些调整停下来磨刀、沉淀、悟出一些自己的东西,再走下一步。”

  专为企业一把手做教练的张伟俊此前曾在一家国企担任总经理,并为多家跨国咨询公司担任顾问。2005年,“退休”后的他开始为民企董事长和外企总经理提供一对一的领导力教练服务,成功转型“总裁教练”。

  在他看来,参与私人董事会或许是离职高管们一个不错的选择。

  私人董事会是十几个公司一把手聚集在一起,通过互相交流、挑战的方式进行学习的方式。

  “一些离职的管理人员多数还处于年富力强的阶段,不愿随意浪费时间。他们在领导学、管理学方面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实践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又善于沟通,经过培训后会是成为总裁教练的合适人选。”张伟俊对记者表示。

  而林钢在做的事情也是离职不离圈。新公司的创立是他本人爱好、专长的延伸,也将继续沿用他此前在这个圈子里积累的经验和人脉。

  魏彩玲指出,担任企业的非执行董事、专家顾问团也是高管们可以考虑的去向。

  企业高管们丰富的管理经验和理论基础对后来者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李开复从Google中国离职后创办了创新工场,用经验和资金搭建平台,帮助中国年轻人创业。同时他还出版书籍、举办讲座、在微博上发声,用自己的管理智慧去启发年轻人和其他企业家。

  “离职高管们可以采用多种形式进行经验分享和智慧传承,这些经验智慧不仅可以帮助更多的企业家,并且对企业发展、对整个中国软实力的提升都是一个很好的途径。”魏彩虹表示。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企业家选择投身慈善、环保等公益事业。

  成立于2004年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SEE)是由中国近百名企业家出资成立的环境保护组织,王石、冯仑、任志强、马蔚华、史玉柱等“魅一代”企业家均名列其中。

  张伟俊认为,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可以让企业家们感觉“自己对社会还有用”。而这对于离开了工作一线的高管们或许意义更为重大。

  编辑:Sunny

  最近,“退休”成为企业家圈子里最热门的话题,而这全都缘于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后宣布辞任CEO一职,并表示“将世界交给年轻人”。

  史玉柱和马云也都对未来的生活给出了一些设想,诸如史玉柱号称退休后的人生目标是“做屌丝”,旅游、喂狗、宅在家里、做慈善。马云则在卸任演讲上宣布,“48岁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明天开始,生活将是我的工作”。

  不过,“他不在江湖时,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他回到江湖,这里依然是他的江湖。”正如媒体调侃马云的“退休”生活,“昨晚刚下班,今天就上班了。”

  但是,并非所有的CEO退任,都能够如史玉柱、马云等洒脱,或许仍有许多CEO习惯了那种“一呼百应”的气场,反而无法适应退下来的“寂静”。此时,如果顺利度过这段“空窗期”就成为一门必修课。

  那些“退休”的高管

  随着中国第一代创业企业家陆续进入退休年龄,以及其他各类企业高管、职业经理人选择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近两年来,“退休”和“离职”成为与中国企业高管们联系最紧密的关键词。

  此前,柳传志已二度辞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万科王石也到美国做起了访问学者、地产圈“大嘴”任志强也卸任华远集团董事长、马蔚华从招商银行“裸退”……虽然上述一些大佬们并未“全身而退”,但他们的退休言论和离职后的生活方式还是引爆了一股“退休潮”,并且迅速从IT、房地产向其他行业蔓延。

  伟事达中国区前CEO林钢对于上述企业家的“急流勇退”可谓颇有同感。

  2011年起,林钢出任伟事达中国区CEO,此前,他曾是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美世(Mercer)的大中华区总裁、合伙人。近日,48岁的林钢从伟事达离职,正式进入了他自己所言的“微退休”状态。

  “两年前我从美世离开就是想寻求一个压力更小的环境,而现在我更不想等到60岁再去开始自己的退休生活,到那时我可能已经完全失去了冒险的精神和冲动的心态。从现在到80岁我还有30多年时间,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可以工作一段时间,再休息、沉淀一段时间,过一种"微退休"的生活。”他表示。

  对于那些“退休”的CEO们,林钢认为:“他们只是从众人眼中的最前线退了一步,但会在新的领域里面继续攀登,而不是真的"休"了。”

  继5月10日晚卸任阿里巴巴CEO之后,马云紧接着在11日宣布成为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中国理事会主席。除此之外,他还与李连杰联手开设太极禅苑,并且正在筹备中国企业家创业者大学。

  就算在阿里巴巴内部,马云亦有新方向。数据、金融、物流三大架构的铺设还需时日。

  土豆网创始人王微把公司卖给优酷后不久宣布了退休,但不到一年时间又重出江湖,启动“中国版皮克斯”项目。世纪佳缘CEO龚海燕更是在辞职第二天开始了第二次创业,现在的她是91外教网创始人兼董事长。

  对他们而言,离职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当然,除了那些主动退位的CEO,也有一些企业高管会因各种原因。而在美世合伙人、大中华区领导力咨询业务负责人魏彩虹看来,高管如何离职不仅取决于其个人选择,彼时的企业状态也是一项关键因素。

  “企业状态包括人才、体制、文化三部分。如果这些CEO在职的时候没有培养足够的后备人才、搭建成熟合理的企业管理体系、形成凝聚员工的企业文化,那他们离职肯定会对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种现象在国内民营企业中可能更为明显。

  “当高管们离开的时候,更多地应该考虑他为企业留下了什么。是否留下支撑企业长远发展的东西,例如合理的体系、充足的人才、良好的领导风格和领导团队,这可能更为关键。”魏彩虹表示。

  虽然也有部分企业家在一段时间内确实完全淡出企业管理和大众视线,但是,这只是他们“退休”后的一个过渡时期,多数人在完成“过去没有时间做的事”之后还是会有其他动作。

  平稳度过“空窗期”?

  林钢的第二外语是法语,此前因为工作忙碌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离职后,他开始重修这门语言,观看法国音乐剧、阅读法文原文小说、和法国朋友交流中国文化、领导力和哲学等。

  在魏彩虹看来,这些已经实现了马斯诺原理中最高等级的“自我实现需要”的高管,离职后忽然有了大把空闲时间,可以用来完成在创业期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而这些事多为高管们的个人兴趣。

  林钢的话印证了这一点。“我想先给自己一些时间去做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做的事情。通过这些调整停下来磨刀、沉淀、悟出一些自己的东西,再走下一步。”

  专为企业一把手做教练的张伟俊此前曾在一家国企担任总经理,并为多家跨国咨询公司担任顾问。2005年,“退休”后的他开始为民企董事长和外企总经理提供一对一的领导力教练服务,成功转型“总裁教练”。

  在他看来,参与私人董事会或许是离职高管们一个不错的选择。

  私人董事会是十几个公司一把手聚集在一起,通过互相交流、挑战的方式进行学习的方式。

  “一些离职的管理人员多数还处于年富力强的阶段,不愿随意浪费时间。他们在领导学、管理学方面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实践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又善于沟通,经过培训后会是成为总裁教练的合适人选。”张伟俊对记者表示。

  而林钢在做的事情也是离职不离圈。新公司的创立是他本人爱好、专长的延伸,也将继续沿用他此前在这个圈子里积累的经验和人脉。

  魏彩玲指出,担任企业的非执行董事、专家顾问团也是高管们可以考虑的去向。

  企业高管们丰富的管理经验和理论基础对后来者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李开复从Google中国离职后创办了创新工场,用经验和资金搭建平台,帮助中国年轻人创业。同时他还出版书籍、举办讲座、在微博上发声,用自己的管理智慧去启发年轻人和其他企业家。

  “离职高管们可以采用多种形式进行经验分享和智慧传承,这些经验智慧不仅可以帮助更多的企业家,并且对企业发展、对整个中国软实力的提升都是一个很好的途径。”魏彩虹表示。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企业家选择投身慈善、环保等公益事业。

  成立于2004年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SEE)是由中国近百名企业家出资成立的环境保护组织,王石、冯仑、任志强、马蔚华、史玉柱等“魅一代”企业家均名列其中。

  张伟俊认为,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可以让企业家们感觉“自己对社会还有用”。而这对于离开了工作一线的高管们或许意义更为重大。

  • 责任编辑:蓝精灵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