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切勿做“剽客”

说教育领域或大学里“抄袭成风”,当然言过其实;不过,如果说教育领域的抄袭现象必须引起全社会的足够重视,恐怕就没几个人会提出异议了吧。

江汉大学回应院长被举报文章抄袭:复制比符合惯例。据《法制日报》报道,7月以来,一则实名举报帖——《文抄公李卫东能“带病提拔”吗?!》出现在各大网络论坛,发帖人为江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姚振强。姚振强称,李卫东存在学术论文抄袭、以课题形式谋取私利等诸多问题,李卫东被多次举报后仍公示拟任江汉大学副校长一职。

江汉大学回应称,该校学术委员会已认定李卫东被举报的论文文字复制比符合基本惯例,项目经费使用合规,不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则了解到,湖北省教育厅目前已受理有关举报,并在按程序处理。

虽然此次抄袭举报是否属实还有待教育主管部门调查,但近年来与教育者特别是与大学教师有关的抄袭事件,确实此伏彼起、不绝于耳。说教育领域或大学里“抄袭成风”,当然言过其实;不过,如果说教育领域的抄袭现象必须引起全社会的足够重视,恐怕就没几个人会提出异议了吧。

抄袭代有“奇葩”出

有的抄袭,是本人亲自赤膊上阵,悄悄地进行、打枪地不要。可有些抄袭事件,背后却颇有一些“曲折离奇”。

曾经,一篇有两个署名的论文被指80%内容是抄袭,其中陆某系某大学副校长。该大学党委书记表示,陆曾是杨某的导师,其后杨考入北京某大学就读博士学位。杨给陆邮来多篇论文,称“要准备博士毕业论文,请老师帮忙修改”。陆阅读后挑出两篇较好的进行了修改。之后,杨说想在期刊上发表这篇文章,但需有陆的第一署名以“提高身价”,陆经过询问被告知该论文是学生本人所写,便同意了这一要求。因此,书记认为,陆杰荣并非事件直接责任人,但存在一定“失察”责任。

与上边提到的躺枪的“倒霉蛋”不同,某教授就高明多了。有网友称,该教授的剽窃不是简单的照搬,而是改头换面,“就像是偷了人家一辆汽车,使用前重新喷喷漆”。此事后来不了了之,没有下文。但对网友所称的“窃取文义”式抄袭,作为一个评论人,我倒是见识过不少评论界这方面的高手,他们寓抄袭于无形,只抄核心观点不抄形式,通篇简直没有一句话相同,都进行了“改写”,让被抄袭者有苦说不出。类似做法在判定抄袭时有较大难度,但毋庸置疑,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甚至是可耻的。

抄袭借口更奇葩

千奇百怪的“抄袭”手法令人惊艳,而一些人被指抄袭后为自己找的理由更是没有最强大,只有更强大。有人说,我没有抄袭,我只是“借鉴”了一下下;有人说,我才没抄呢,我不过是“过度引用”了而已;有人甚至说,这一切纯属巧合,我只是“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我见过最有意思的理由,是某教授被指抄袭后称“十年前标准不一样”,并称“按照一般过去的说法,引用量三分之一都不过分”。难道十年前学术界允许抄袭?幸好1984年颁发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适当引用”指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的片断,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对比规定,“十年前标准不一样”的说法不攻自破,徒增笑料耳。

抄袭本已有错在先,被揭穿后还不深刻反省自己、坦诚认错,反倒千方百计为自己找借口开脱,就更是错上加错、斯文扫地。

教育者更应对抄袭说“不”

全社会都应该反对抄袭、远离抄袭,教育领域更应对抄袭“零容忍”。如果连教育领域和教育者都频频曝出抄袭丑闻,会对整个学术风气乃至整个社会风气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

根除教育领域的抄袭歪风,首先需要教育者严格要求自己,抵制住名利和虚荣心诱惑,切勿做“剽客”。几年前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情:因毕业论文涉嫌抄袭,被原作者和校方发现后,武汉某高校研究生晓军(化名)不堪压力跳湖自杀。一位风华正茂的研究生,就这样走了。他的极端做法不值得肯定,更不值得效仿,但不管怎样,他的这份血性和耻感,却是人人都应当具有的。

其次,教育主管部门必须加大对抄袭等学术不端的打击力度。西南交大副校长黄某涉嫌抄袭论文问题历经两年发酵,最终被认定成立,其博士学位被取销,研究生导师资格也被撤销。可以说,这是近年来抄袭事件中处理较为严厉的了。而有些抄袭事件,或轻描淡写处理一下了事,或干脆一拖再拖,直至不了了之。

最近,还有一则消息可以说“地球人都知道”:德国首位女防长冯德莱恩1990年的博士论文被指抄袭。冯德莱恩是默克尔政府的骨干成员,被视为是默克尔的接班人。作为德国相当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之一,她一直享有很高的民众支持率。可是,一旦此一论文抄袭事件发展成去留问题,无疑将会对默克尔政府造成极大打击。而此前数年,因论文抄袭而“下马”的德国高官,包括原国防部长古滕贝格、原联邦教育和科研部部长安妮特·沙范等人。德国的监督如此充分而透明、抄袭暴露后的后果如此严重,还难以挡住“剽客”们前赴后继,如果放松打击,岂非更是不可收拾?

构建更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

不过,抄袭和学术不端高发,也不单单是当事人虚荣心作祟、沽名钓誉那么简单,其背后还有着非常现实的利益考量和社会背景。毋庸讳言,我们现行的学术评价机制乃至社会评价体系,依然过度依赖于那些形式上的东西。有了论文,不管是剽窃的还是花钱买的,都等于得到了主流评价体系的认可、有了地位,在职称评定、职务晋升等方面一路绿灯。沾染了铜臭的论文,金钱的含金量飙升,但实际的含金量却难免大打折扣。

有些时候,一篇蹩脚的发表论文比实际能力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其实,论文并非衡量一个人能力和成果的惟一标准。特别是在当今学术领域也惨遭不良风气侵蚀、高校也不复再是圣洁象牙塔的情况下,论文和所谓的学术成果更是被掺进了水分,甚至沦为了攫取地位和利益的敲门砖。

因此,学术领域和教育领域要重新构建更科学、更合理的社会诚信体系和学术评价体系,重实际、轻形式,破除愈演愈烈的“论文依赖症”和“评审综合症”,剥离附着于其上的过度的功利性。只有这样,论文抄袭、学术造假一类的问题才会“釜底抽薪”。

本期主笔

  乔志峰

独立评论人、杂文家。担任凤凰卫视、江苏卫视、河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嘉宾、评论员。在全国首届杂文大赛等赛事中获奖,并有作品入选《2008中国最佳杂文》、《给理想一点时间》、《我与中国教育谈谈》等选集。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编辑:张潼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