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杠”式的“成功”能否复制?

“五道杠少年”此前曾经引发的争议又被人重新翻了出来,他身上所表现出的成人化倾向,特别是其一副“领导派头”的相片,以及满嘴的“官话”,更是再次引发部分媒体和公众关于教育理念的讨论。

4年前受媒体关注的“五道杠少年”黄艺博,最近又火了一把——他将获得的“武昌区政府奖学金”两万元捐给了湖北省水果湖高中树人教育基金。他说,“学校里有些同学家里条件不好,这些钱不多,但是想让更多需要帮助的水高学子感受到温暖。”

捐款是善举,应当肯定和赞赏。不过,“五道杠少年”此前曾经引发的争议又被人重新翻了出来,他身上所表现出的成人化倾向,特别是其一副“领导派头”的相片,以及满嘴的“官话”,更是再次引发部分媒体和公众关于教育理念的讨论。

“五道杠少年”成功了吗?

一年级下学期成为班长,年年连任;二年级入队佩戴“二道杠”;三年级晋升“三道杠”、“四道杠”;2009年10月,在武汉市少先队总队委的竞选中,黄艺博当选为常务副总队长,佩戴上“五道杠”……他的成长,可以说“一年一个台阶”,每走一步都伴随着同龄人欣羡的目光。从经历和取得的成绩来看,“五道杠少年”或许算得上是成功的。

可是,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他为此也付出了很多。据媒体报道,“五道杠少年”的邻家孩子没事就聚在一起玩“三国杀”,但这个队伍从来不包括黄艺博。“他不爱说话,也很少下楼”,“都不像个小孩”。明明是孩子,却“都不像个小孩”,也难怪一直有人质疑他“过早失去了童年”。从这个角度看,他的“成功”似乎代价也太大了点儿,甚至有“拔苗助长”之嫌。

实际上,过多的社会活动和对某些东西的孜孜以求,必然会占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五道杠少年”初中时的学习成绩并不尽如人意,也并未考上某省级示范学校,后经其所在初中力荐,才得到破格录取。而这也难免会引发一定的质疑:破格录取这样的“政治明星”,有依据吗?对其他莘莘学子公平吗?随后他在高考时,还能不能享受类似的“特殊待遇”?可以想见的是,如果他依然受到了“力荐”因此进入好大学,等待他的必然是如潮的争议。这真的是他和家长想要的结果吗?

或许,现在来讨论“五道杠少年”是否成功还为时过早。他刚上高三,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漫漫人生路才刚刚开始。是延续此前的“辉煌”,还是像伤仲永一样“泯然众人”,要等待时间去检验。

“成功”背后还隐藏着什么?

一两岁熟知成吉思汗,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从不玩游戏,理想是“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似乎从一生下来开始,“五道杠少年”就特立独行,拥有了与众不同的特质。这样的“传奇人生”,又有几人可比?

而此前媒体报道中的一些细节,却让上述“传奇”蒙上了一层令人不安的阴影。他父亲黄宏章的急躁和严厉在附近出了名。“他(黄艺博)要是出来玩,他爸就打他。”一群在小区树荫下乘凉的老太太压着声音说。在一篇日记《E网情深》中,黄艺博这样描述他的生活:“他(爸爸)总是骂我,打我,没有谅解过我,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度日如年。”因为身在机关,黄宏章能方便地接触很多报刊,其中包括《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黄艺博进入学龄期后,黄宏章就拿它们充当儿子的识字读物。他希望儿子以后也能当公务员。“当官发财,哪个老百姓不想?”他说。

原来,“传奇”背后竟有着太多人为的因素,甚至还有强制和暴力的影子。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近年来非常火爆的“童星热”。每次看到童星参演的节目,我生出的不是喜爱,而是痛心和同情。孩子在节目中或许表现得聪明伶俐、古怪精灵,其实,这些都不一定是真正的性情流露,而是“表演”出来的,有的还是一大堆成年人策划和“打造”出来的。而为了达到节目要求的效果、为节目招徕足够的人气和商业利益,孩子们付出了超越年龄的辛苦,甚至成为被折腾的对象。

这样“成功”能否复制?

从本质上而言,渴望孩子成为“文艺明星”和“政治明星”其实是一样的,其背后都隐藏着成年人或多或少急功近利的浮躁。一些自己不太成功的家长,将“咸鱼翻身”的希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一些被某些成名故事所诱惑的家长,也将孩子当成了光宗耀祖、发家致富的工具。

只可惜,成功者总是极少数,不仅需要天赋,而且需要运气,有时候还要懂得“潜规则”。出人头地的孩子是极少数,大多数孩子被折腾得脱了一层皮,最终却只能“泯然众人”。即便是那些凤毛麟角的成功者,却是以牺牲童年的快乐为代价的,真的值得吗?这是值得所有的家长和全社会都来思考的话题。

时代不同了,孩子有自己的自由和权利,不能他们的一切都由家长来包办。孩子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才是现代教育的成功。一方面,这需要整个社会教育理念的转变,摒弃应试教育和功利性,为科学施教创造更宽松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也需要教育机构和教育主管部门在对待某些特例的时候,能够更加冷静和理性,掌握好导向性。例如,力荐成绩不合格的“五道杠少年”上示范性高中、以政府的名义向其颁发数万元的奖学金,真的合理吗?公平吗?是否会激发更多家长进行效仿的热情和冲动?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教育理念的进步,我们最需要的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快乐的童年、整个国家的整体教育水平有质的提高,而不是热衷于培养个别与众不同的所谓“天才”。即使“五道杠少年”目前来看真的“成功”了,这样的“五道杠”式“成功”也很难复制、无须复制。

本期主笔

  乔志峰

独立评论人、杂文家。担任凤凰卫视、江苏卫视、河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嘉宾、评论员。在全国首届杂文大赛等赛事中获奖,并有作品入选《2008中国最佳杂文》、《给理想一点时间》、《我与中国教育谈谈》等选集。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策划:张韦韦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