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课”成风,大学进入逃课时代

时下大学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熘:大一是“实习生”,观察积累,瞅准机会,偶尔逃之;大二是“熟练工”,分轻重缓急,酌情逃之。大三大四是“老油条”,逃课没商量。居高不下的逃课率助长“替课”风气,为何考进大学变自我放逐?

加一个聊天群,只需告诉时间、性别,支付25元一节课,就有人替你去上课,这样的事情正在一些大学悄然上演。替课,替体检、替就寝,“替”生意已成完整产业链!有时一节课上替课者能达10%,同学司空见惯,老师也置若罔闻。近日有媒体报道,现在有的大学生为了逃课,拿着父母给的钱雇人代替自己上课。

居高不下的逃课率助长“替课”

时下大学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熘:大一是“实习生”,观察积累,瞅准机会,偶尔逃之;大二是“熟练工”,分轻重缓急,酌情逃之。大三大四是“老油条”,逃课没商量。

据报道,在聊天软件上搜索含有“替课”字样的聊天群,立刻出现了全国各地的替课群,这些替课群遍布山西、内蒙古、黑龙江、吉林等多个省份。这些群都标明可以为高校学生提供替课服务,甚至可以包月、包年。群内不断发布替课信息,往往不出几分钟,就会被有需求的人抢单。收费标准多是按照课程长短来收费,一般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课程收取的费用是25元。课时越长收费也就越高,反之则越少。

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考勤方法解决不了高校居高不下的逃课率,反倒助长了“替课”中介流行网络,专业团队、明码标价、按课时收费,实在是匪夷所思。学生宁愿花钱雇人也不愿上课,大学课堂为何缺乏吸引力?

分析逃课现象的成因,不外乎两个层次:一方面是大学生自身自律能力不够、放任自流;另一方面,学校应该认真反省,课程安排得是否科学、讲课内容是否陈旧。坊间议论认为,逃课其实也是一种选课,喜欢的课可以随便去听,不喜欢的也可以不去。

为何考进大学变自我放逐?

大学进入逃课时代,对大学生来讲,逃课固然会有一时的轻松快乐,但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高校替课现象愈演愈烈,不仅意味着教育资源的浪费,也暴露了相关高校对学生管理工作的问题。

不可否认,逃课现象的成因很复杂,一种是传统意义上的不爱学习,一种是学生对老师和课程不满意。事实上,并不是中国学生天生不爱学习,几乎每个大学生没有经历过起早摸黑的奋斗过程,可为何考进大学后变自我放逐了呢?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大学没有从制度上保证课堂质量,教育管理松、学习要求低、淘汰率更低的宽松环境,以及僵化的授课模式、枯燥的授课方式、单一的授课内容等,使得刚从高考高压下释放出来的学生迷失了方向。

无论如何,逃课不是大学生成长的理由,课堂教学是高校教学的重要部分,也是大学生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高校学生逃课现象却非常普遍,许多大学生都有逃课的经历,甚至出现了经常不上课的“高校逃课族”,影响了高校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与大学生专业知识与素质综合能力的提高。因此,高校大学生逃课已成为高校教学与管理不能忽视的重要问题。

解决“替课”并非无解

解决大学生逃课问题,不能仅从外在表现去杜绝学生逃课现象的发生,不能仅仅光靠点名、行政处分、扣综合测评分等手段去解决,还要从深层次去开展高校教育教学、管理和思想工作。管理应该更人性化,应更大程度上尊重学生求知的选择。事实上,在很多高校,名师的课堂总是“人满为患”。这就提供了一种思考,对大学生逃课不能简单地求全责备,相反要引起我们对高等教育的反思。  

显而易见,要杜绝大学校园的逃课现象,单纯的教导解决不了问题,应对之策更应注重疏导。也就是说,对于逃课不管肯定不行,关键在于怎么管。  

教育主管部门需要反思,在学业与就业之间,如何帮助学生走好“平衡木”。学校应改革不合理的教育体制,采取真正意义上的学分制,激发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并鼓励老师革新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最大程度上凝聚课堂人气。

高校要适应就业市场,切实改变“重招生轻就业、重培养轻使用”的问题。高校要根据社会需要改革教育模式,尽快完善学分制,并建立就业常设市场,加强针对大学生的就业信息服务,解决因供需脱节和因信息不畅产生的就业问题。学分制下,学生可灵活掌握学业进度,在学习任务较轻的时段跑人才市场了解行情,参与实习或商谈就业意向,这样就可以缓解集中就业给学业带来的压力。当然,作为学生,更应明确学习目标,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学时光。

本期主笔

郭立场

高校教师,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新华网、中青网、《中国教育报》、《教育与职业》等媒体特约评论员、专栏作者。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策划:张韦韦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