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儿集体裸照看学前教育

不管涉事老师是否存在恶意,她的做法都是存在问题的。其一,幼儿也有隐私,不经监护人同意就拍下孩子的裸照,显然涉嫌侵权;其二,裸照不是单个孩子的,而是集体摆拍,难免让人产生是否“故意折腾孩子取乐”的疑问;其三,将裸照发到网上进行广泛传播,更是极不负责的做法,对孩子及其家长造成了更大的伤害。

最近,河南洛阳偃师某幼儿园一组照片引起了家长的不满,照片中十几个没穿衣服的男孩摆出很多造型。家长说老师不应该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照片发到网上,甚至指责老师变态。老师很委屈,说当时是讲解性教育和做人的道理,没有恶意。面对家长的质疑,老师和幼儿园负责人进行了道歉。

不管涉事老师是否存在恶意,她的做法都是存在问题的。其一,幼儿也有隐私,不经监护人同意就拍下不谙世事的孩子的裸照,显然涉嫌侵权;其二,裸照不是单个孩子的,而是集体摆拍,难免让人产生是否“故意折腾孩子取乐”的疑问;其三,将裸照发到网上进行广泛传播,更是极不负责的做法,对孩子及其家长造成了更大的伤害。至于老师所称“讲解性教育和做人的道理”,也有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的嫌疑——性教育就要搞这种“裸体团体操”吗?这样做,恐怕起到的并非正面教育作用,反倒容易引发孩子不适,对其身心健康成长不利。

虽然涉事老师可能不存在体罚、打骂等直接的暴力行为,但她利用教师身份所做的事情,也给孩子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如果从心理的角度看,伤害甚至比单纯的体罚更大、更持久。因此,严格来说,也可将其归入“虐童”之列,只不过她的方式方法比较另类罢了。此次事件再次暴露出当前学前教育中存在的诸多问题。

重视和反思伤害孩子的反常现象

熨斗烫脸、胶带粘嘴、脱光衣服吹空调……近年来,各类伤害孩子的事件频发,而幼儿园更是成了此类劣行的高发区。浙江颜艳红虐童事件发生后,不少人都说: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教师偶然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他)暴虐成性,伤害孩子“上瘾”;一个教师不太正常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不太正常的教师的身影常常出现在不同的学校和幼儿园,有的还“组团”荼毒孩子。这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

伤害孩子的反常现象为何常有发生?有人认为,问题出在学校和上级教育部门的监管不力上;有人则认为教师的个人素质不高才是最直接的诱因;甚至有人将这种现象跟中国的教育体制联系起来。上述分析均不无道理。实际上,类似事件的发生也暴露出某些教师心理上的一些问题。比如因工作压力过大或是感到社会对教师“不公平”,从而造成心理失衡甚至产生对社会和孩子的敌意?不要说我是危言耸听,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明白了。那些让孩子脱光集体拍裸照之类匪夷所思的做法,是心理健康的人能想得出来的吗?也难怪有家长指责涉事老师变态。我们在对老师的可怕“创意”担忧的同时,也该为某些教师存在的“心理隐患”担忧。除了对虐待儿童的现象进行谴责,是不是也该关心一下教师的生存状况和心理状况,对某些教师进行一些心理方面的辅导和援助呢?

近若干年来,全社会对虐童入刑的唿声越来越高。虐童事件多发的社会现实,也折射出虐童入刑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审稿增加了跟虐童有关的条款,幼儿教师“虐童”情节恶劣的,或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虐童入刑,才能更好地界定虐童行为的性质和程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不构成犯罪的可根据实际情况采用行政处罚、治安处罚或批评教育等方式来进行处理。有法可依既是对孩子的保护,也是对教师的保护。

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才是治本之道

纵观近年来频频发生的幼儿教师虐童事件,我们可以发现其中不少都有几个共同点:一是涉事教师没有从业资格证,不具备从事幼儿教育的资格和素质;二是涉事幼儿园和学校事发后态度不端正,绞尽脑汁找借口为自己开脱,即使迫于舆论压力道歉、处理,往往也言不由衷、敷衍了事;三是地方教育管理部门失职失责、推诿扯皮,部分政府部门还试图捂盖子。发现了这些“共同规律”,虐童事件频发的根源究竟在哪儿不言自明。

而如果继续深究深挖就会发现,问题背后其实还有问题。我们知道,现在我国实行的是9年义务教育,只包括小学和初中阶段,学前教育、高中教育并未纳入其中。学前教育领域缺乏足够的规范和监管,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公立幼儿园学位有限,私立幼儿园吸纳了相当一部分孩子。幼儿教师特别是私立幼儿园的老师收入偏低,难以吸引高素质人才,面对招聘难部分幼儿园只好降低要求,直接导致幼儿教师队伍良莠不齐。

学前教育未能纳入义务教育,同时还会带来一些教育公平方面的问题。广东一所公办幼儿园招生,规定外来人口拥有住房面积不少于80平方米。幼儿园和当地教育部门称,此举是“优先保障可以买得起80平方米住房的外来工需求”,并称给了外来工公平的机会。他们的理由是:作为镇属幼儿园,本来首要任务是保障户籍人口就读,幼儿园每年招生100人,光是户籍人口都满足不了。试点新办法后,才把报名的户籍人口和符合住房条件的外来人口,合在一起抽签,大家机会均等。对这样的所谓施舍式的“公平”,我们只能徒唤奈何。相对于个别幼儿教师的个人行为,这种体制性的弊端更应该及早破除。

让孩子集体拍裸照、幼儿园“拼房招生”等事情经媒体报道后,涉事者或许会迫于舆论压力做出一定的回应,但很显然那些深层次的、体制性的问题依然无法得到解决。怎样才能标本兼治,彻底解决当前学前教育领域存在的难题?我的建议是:其一,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用《义务教育法》来保护孩子的受教育权和合法权益;其二,打破户籍壁垒,将依附于户籍之上的教育不公剥离下来,促进教育资源的公平合理分配,给所有的孩子都提供更好的呵护和环境;其三,政府对学前教育加大投入,同时鼓励民间资本投入,从整体上推进学前教育量质齐增。

本期主笔

  乔志峰

独立评论人、杂文家。担任凤凰卫视、江苏卫视、河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嘉宾、评论员。在全国首届杂文大赛等赛事中获奖,并有作品入选《2008中国最佳杂文》、《给理想一点时间》、《我与中国教育谈谈》等选集。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编辑:张潼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