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判7年”能否根除“国考”作弊

不少媒体都特别提到了此次“国考”对作弊行为的打击力度,有的更是将“2016年‘国考’最严:作弊最高判7年”当作了新闻大标题,引来了不少关注。

2016年“国考”即将开始。此次“国考”,120多个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单位计划招录2.7万余人,比上年增加5000人。在对此进行报道时,不少媒体都特别提到了此次“国考”对作弊行为的打击力度,有的更是将“2016年‘国考’最严:作弊最高判7年”当作了新闻大标题,引来了不少关注。

实际上,所谓“最严”,并非相关部门心血来潮、专门为此次“国考”出台了“专项措施”,而是法律已有规定。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将包括公务员录用考试在内的国家考试作弊行为列入刑事犯罪。换言之,不仅本次“国考”作弊将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厉打击力度,今后的所有“国考”,都将无一例外延续这一力度。

“国考”作弊有条黑色产业链

正如有专家所言,“诚信报考一直是‘国考’的基调,但近年来各种作弊手段屡屡出现,而且越来越表现出组织化和手段的现代化。”就在2015年度“国考”之前,上海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制售作弊器、密拍设备案件,发现了一个图谋向“国考”考生提供高科技作弊工具的跨地域犯罪团伙,警方随后在广东深圳、山东临沂、广西贵港、湖北武汉、上海等地收网,抓获11名犯罪嫌疑人。除了摧毁这一跨地域犯罪团伙,上海警方还捣毁了多个生产、销售、维护相关器材的不法窝点,抓获多名犯罪嫌疑人,缴获大批非法器材,关闭了一批非法网站。

上述典型案例表明,“国考”作弊已形成黑色产业链,其中包括了非法器材的生产、运输、销售,作弊的组织和实施,以及通过小广告、网站、新媒体等多种手段进行“宣传推广”等在内的诸多非法链条。他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手段专业、效率极高,因此危害性也极大。

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作弊产业之所以能够形成“一条龙”服务体系,最根本的原因,肯定是作弊需求较为旺盛。从作弊产业链的规模和专业化程度,我们可以反推出“国考”当中作弊者数量之多、作弊行为之猖獗。

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以最严厉的手段打击作弊、对作弊行为零容忍,就成为当务之急。近年来,作弊入刑的唿声一直很高,不仅是考生和教育专家、法律专家在为之鼓与唿,全社会也逐步达成了共识。作弊入刑最终得以实现,可谓是众望所归。今年“国考”作弊入刑这一利器第一次“亮剑”,无疑令人充满了期待。

“国考”作弊危害大

有考试的地方,就存在作弊的可能。而考试作弊并非现在才有,而是由来已久、“源远流长”。早在科举时代,作弊行为便层出不穷,作弊手法也千奇百怪。近年来不断发现的那个时代的各种“小抄”,其制作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时代发展到今天,考试越来越多,中考、高考、英语等级考试、研究生考试、各种资格考试……可以说,现代人的生活当中,考试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有时候甚至一次考试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特别是公务员考试,通过了,就等于捧上了“铁饭碗”,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经济收入。考试如此多娇,怎能不引无数人竞折腰。为了通过考试、获得考试背后蕴藏的诸多有形的、无形的利益,有些人自然而然就打起了作弊的歪主意。

虽然考试并非选拔人才的最佳机制,其存在的一些弊端和局限性(比如高分低能、一考定终身等等),早为社会所公认。但不得不承认,在现有条件下,考试依然是一种相对公平和合理的次优选择,并且在今后一段很长的时期内很难被其他方式所取代。考试作弊的危害性无疑非常大,不仅践踏了社会公平、伤害了社会诚信,同时有违公平竞争原则,严重损害了其他正常考生的合法权益。而由此形成的传导效应和连锁反应,更是给国家和社会发展带来了长期而持久的负面影响。

“作弊最高判7年”能根除作弊吗

跟其他丑陋现象一样,要想彻底根除,单靠舆论谴责和道德约束效果十分有限,必须拿出监督和严打的力度来,方能见到成效。

实际上,即使在过去的科举时代,对舞弊案的处理也非常严厉。朝廷为维护科举的公正与秩序,不惜以最严厉的雷霆手段打击科举舞弊者,甚至不惜大开杀戒,制造了一起起惊心动魄的科举案。清代“戊午科场案”号称“晚清第一案”,在此次科场舞弊案中,4人被处死,7人被革职,还有数十人遭降革处分,共计90余人受到牵连。其中一品大员柏葰仅收了16两银子便被“斩立决”,成为科举史上因舞弊被杀的品级最高的官员。

而对“国考”中的作弊现象,相关部门也早已引起重视,并且为此出台了很多措施,特别是在与作弊器材的“斗法”当中,采取了不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技术手段。但毋庸讳言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作弊的处罚力度却有点偏弱,仅靠取消考试资格等处罚很难起到足够的威慑作用。

“国考”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说,为国选拔人才乃国之大事,绝不能有任何轻忽,更不容任何人以任何手段徇私舞弊。作弊入刑给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终极武器”,唯有法律之剑,方能彻底斩断作弊的黑色产业链。

不过,“作弊最高判7年”虽严,还要落实到位方能露出它的牙齿,让那些试图以身试法者感到憷然而惊,不敢越雷池半步。此前有专家提出,考试作弊是非常敏感的问题,也是执行过程中不太好界定的问题,因此法律规定中列举的作弊情形应该更具体,尽量把主要作弊方式都列出来。我支持这种意见,规定更明确、更细致,就能增加打击作弊行为的精准性和效果。

本期主笔

  乔志峰

独立评论人、杂文家。担任凤凰卫视、江苏卫视、河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嘉宾、评论员。在全国首届杂文大赛等赛事中获奖,并有作品入选《2008中国最佳杂文》、《给理想一点时间》、《我与中国教育谈谈》等选集。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编辑:张潼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