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内讧”该反思什么

非常值得思考的是:曾经被认为是象牙塔、圣洁之地的大学,为何“内讧”频发,甚至有了几分“宫斗剧”的意味?假如是个别大学出现了此类现象,我们还可以说是他们内部的管理出了问题;如果类似现象在不同大学里频繁出现,我们是否就该对现行的教育体制进行一些反思了呢?

10月11日,《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在网上出现,苏州大学教授朱栋霖表示,自己被提前退休,工资曾被克扣,还指文学院院长王尧以权谋私。由于事涉高校生态,该信随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之后,苏州大学通过官微公开进行了回应。举报者朱栋霖对媒体称“阳光下黑白自会辨明”。有媒体打通王尧教授的电话,他表示已请律师,稍后会发布公开声明,并表示“如果不服的人,法律会让他服。”

教授举报院长,“私仇”还是“公义”?

一个是教授、博士生导师,另一位也是教授,并且是文学院的院长,在其他人的眼里,无疑都是值得尊敬的人物。可现在,他们却“掐”起来了,并且还“掐”出了学校、“掐”上网络,以至于闹得满城风雨、举国皆知。

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两人可能“结怨已久”,矛盾并非近期才有。朱栋霖称,他应得的绩效工资被文学院全数克扣,在文学院大会上他公开向院长王尧讨薪。朱栋霖认为,这也成为他被提前退休的原因。事件似乎由“私怨”引发,双方互不相让,才最终导致事态失控、一发不可收拾。事情真是这样吗?

细看教授的举报内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列举的问题较多,还给出了不少细节和数字以资佐证。其中有的事项已经有一个说法,比如欠款(即教授所说的“克扣工资”)据称系工作失误漏发,且已经予以补发。但还有几个问题尚无最终结论,一个是教授称王尧院长没有硕士学位,他在苏大读博,英语六级考试27分,照样获得博士学位(性质与季建业一样);还有一个是指责王尧在使用文学院相关经费方面存在问题,独断专行,“一个人想给谁就给谁”,“利用这些经费拉帮结派”。

很显然,上述举报前者是学术问题,后者是经济问题,都已经超出了“私怨”的范畴,而是涉及到学校和公共利益。虽然苏州大学方面回应称,学校党委纪委专门组织审计人员对王尧2005年7月至2012年12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全面审计,并没有发现朱栋霖反映的违纪违规问题,可事情发展到现在,或许应该有更高级别的介入,调查才能充分体现权威性。相关部门应当及时介入调查,并尽早公布权威结论,以回应公众关切,同时也给涉事双方一个交代和说法。

大学“内讧”为何频发

实际上,这并非是发生在大学里的第一起举报事件。此前,某大学书记程某多次被人爆料,内容包括涉嫌国资流失、办公室及车辆涉嫌超标等,爆料中也给出了不少细节,包括其三处合计总面积429平方米办公室具体所在地,使用车辆从奥迪换成了2.5升排量的别克车等等。涉事大学表示爆料内容不属实,无具体回应。随后,媒体发布了程某卸任的消息,卸任与举报是否有关,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我们不知道爆料人是谁,想必明眼人还是一望可知,能够掌握如此详尽的信息,是“内部人”的可能性最大。至于其举报的动机,我们就很难猜测了。不过,举报莫问动机,在法治社会里,谁都有权利、有义务对自己认为违法违纪的人和事进行举报。哪怕举报者的举报行为是为了“泄私愤”,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举报合理合法就行了,更何况此举至少在客观上能够起到净化社会环境、弘扬法治精神的作用。至于举报是否属实,自有相关部门去调查、去处理。

非常值得思考的是:曾经被认为是象牙塔、圣洁之地的大学,为何“内讧”频发,甚至有了几分“宫斗剧”的意味?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有矛盾、有利益的地方就可能有分配之争。可是,假如是个别大学出现了此类现象,我们还可以说是他们内部的管理出了问题;如果类似现象在不同大学里频繁出现,我们是否就该对现行的教育体制进行一些反思了呢?

大学“内讧”该反思什么

首先需要反思的,当然是涉事大学。不管经过相关部门的调查最终结果是怎么样的,类似事件的上演,不仅让人产生“斯文扫地”的感慨,无疑还会对涉事大学乃至中国大学的整体形象带来一些影响。

此类事件曝出后,当务之急是查清真相,做出相应的处理——如反映问题属实,则对责任人进行追究;如举报失实,则爆料人也须为此负责。与此同时,更应反思的是引发这些事件的体制性的问题和不足,进一步推进大学去行政化的进程。只有这样,才能让教育者和大学都回归本位、远离喧嚣和功利。

毋庸讳言的是,现如今教育领域特别是大学虽然早就提出了“去行政化”的目标,也出台了一些相应的措施,但问题并未从根本上得以改变。少数人掌控了太多的科研资源和管理大权,就很容易失控跑偏,特别是在缺乏有效监管和公开透明的制约机制的情况下,出问题的风险更是倍增。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为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不过,去行政化并非简单地去除行政级别那么简单,最需要的还是要转变观念、去除官气,厘清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的范围与界限,按教育规律办学、按制度办事。同时,还需要在大学里建立起真正公开透明的运行机制,不搞“一言堂”,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相关组织的作用,给教职员工和学生以监督权和话语权,让更多的人参与资源的分配和决策。如此一来,虽不一定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出问题的概率必然会小很多。

本期主笔

  乔志峰

独立评论人、杂文家。担任凤凰卫视、江苏卫视、河南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嘉宾、评论员。在全国首届杂文大赛等赛事中获奖,并有作品入选《2008中国最佳杂文》、《给理想一点时间》、《我与中国教育谈谈》等选集。

订阅优质留学文章

请关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监制:张韦韦

  • 编辑:张潼

  • 联系邮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