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涉海高校自建科考船 充当和平海上使者

  文丨李理 

  靠泊在厦门码头的“嘉庚号”令厦门大学今年97载校庆变得与以往不同,他们距离校主陈嘉庚先生“力挽海权、培育专才”的宏愿更近了一大步。过去一年来,厦门大学和上海海洋大学两所内地高校自建的“嘉庚号”和“淞航号”科考船纷纷下水,背后则是中国走向深蓝的勃勃雄心。 

海洋探索与海洋文明演讲现场 李理摄 

      陈嘉庚亲手缔造的厦门大学是中国最早展开海洋生物和科学研究的高校。这名靠信守承诺成为南洋巨贾的“橡胶和船运大王”还塑造了具有诚毅品格的集美人,今天集美大学不断为中国培养轮机航运及海洋专才。 

      如果说在历史上郑和下西洋是中国人开展的首次和平海上外交,那么如今海洋又成为中国和全球伙伴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绝佳平台,充当使者的正是“嘉庚号”这样的海上科考船。 

      今年早些时候,当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寒风中抵达钓鱼台国宾馆的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甫一落座时就提到中法应该在气候变化等环境议题上共同展开合作。在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时候,中国和法国显然已经成为为人类守护地球家园列车的主副驾驶。同样为捍卫人类环境而战的马克龙旋即提出启动“中法环境年”。 

      再没有什么领域比海洋和气候更能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载体。同样停泊在厦门的法国Tara科考帆船带来了五名科学家,他们和厦门大学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其他中国海洋研究机构的学者围坐在一起,共同探讨“变化中的海洋生态系统”。双方还在科考船舱中宣布在短期内启动研究生联合培养、博士后交流等项目,并达成未来开展联合科学考察航次、海洋微生物组学研究及联合科普活动等长远合作。 

      得益于法国设计师Agnes B.女士每年慷慨的100万欧元赞助,再加上另外从各大基金会和法国电力公司资助的200万欧元,自2003年起Tara号双桅帆船就开始扬帆出海了。它因成功完成了对南北极地区大浮冰、首次进行全球公海浮游生物以及塑料制品污染的危害研究赢得了全球声誉。 

      虽然能够入编中国政府海洋调查船获得部分财政资助,但显然吸引社会资本支持海洋科考对“嘉庚号”这样的科考船来说不失为上上策,负责建造这艘船的厦门大学海洋与地球学院副院长王海黎也说打算用“嘉庚号基金会”的形式来募款并展开持续的科学研究。 

      尽管位于财富金字塔尖的中国人竞相比拼给自己加上“艺术赞助人”的头衔,但他们还没准备好成为“科学赞助人”。不过也不用担心,毕竟他们学习能力很强,在欧美名流贵胄的示范效应再加上大众传媒的影响下 ,似乎年轻一代的富豪有可能很快为解决人类前途问题的海洋科学倾囊相助。 

      “嘉庚号”团队正想方设法让科学变得更亲民,坐在肯尼迪参加大选总统辩论而在设计界走红的同款牛角椅上,一身黑白配时尚打扮的中科院院士戴民汉说,“科学很好玩。”留美归来的他还身兼厦门大学近海海洋环境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在茫茫海上无边的夜色中,从空中看“嘉庚号”探射出一丝温暖的光。王海黎人说,这光和科学一样,照亮人类认识地球和向前发展的路。是啊,驱动每个人岁月流转还是任何宏大叙事的历史演进,无非就是五个字,“永葆好奇心”。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