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小鲜肉”速成“小鲁班” 还想再来中国留学

  大公网8月5日讯(记者 和向红)4日上午,来山刚从昆明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段智毅手上接过结业证书,下午就在学院艺术众创空间参加了结业汇报展,自己的两件五幅木雕作品上了展示墙。随着这一天冷餐告别会的结束,来山在中国为期3个月的“留学”季将划上句号,但他仍然有许多的不舍:“时间过得太快了,三个月太短了,要是能学一年就更好了。如果能有更多的雕刻工具,我回去就马上可以教学生了。”

  昆明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段智毅(左)为来山颁发结业证书(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来山是老挝甘猛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因云南建投集团与老挝教育机构合作实施“援老挝乌多姆赛职业学院技术合作项目”,他成了最后一期培训班的学员。和他一样,过去一年间,作为中老两国建交55周年的合作交流项目,80名老挝青年分四期在昆明学院进行了为期90天的培训,涉及烹饪、汽车维修、手工艺(木雕)和酒店管理四个专业。

  来山所在的老挝甘猛职业技术学院有学生2000多人,但学习木工的仅有16人,木工课程的教授多限于简单的桌椅板凳等家具的制作,没有更多的设计与实践课程。来山2000年高中毕业后,在万象职业技术学院就读,后在甘猛技院任教。此时入选中老机构合作进行的木雕培训班,来山十分开心。每一次上实作课,他都匆匆扒下两口饭,中午也不休息就马上回到操作台,一刀一刀磨炼。做作品时,其它同学都说他动作太慢,而独具慧眼的指导老师于涌却看出了来山的沉静与耐心,“慢工出细活”,师生间的交流与互动特别融洽。

  和来山一样,此次培训班的8名老挝青年对中国传统木雕的认识多是白纸一张。当一块松木板和一堆雕刻工具摊到眼前时,他们都无从下手。来自台湾的艺术家于涌和他的纳西族助手和万军作为他们的雕刻指导老师,在一个月的紧张实操中,为他们量身订制了“培训大餐”:从中国传统的“工”字纹入手,一对一、手把手教授打格、找位、开槽、下刀,讲授平雕、阳雕、透雕的基本技法,其间穿插讲授根雕和综合材料的运用。于涌不厌其烦地给这些年轻的老挝青年灌输木雕门道:雕刻讲求人脑眼手心合一,要注重用细节表达思想,要善于用材料本身的特点表现作品,雏形完成后要下功夫打磨,对局部的处理不能马马虎虎。于涌认为,实操的讲授与指导,要让学生学得会、用得上、做得好,入心入脑,解决回去以后技校教学的迫切需要。

老挝青年来山和他的木雕作品《太平有象》(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众创空间为8位老挝学生木雕作品的展示作了精心的设计,其中来山的五幅作品分别是平雕“工字”对称纹、阳雕缠枝万寿纹、透雕马蹄窗花、暗八仙花篮、太平有象。如同于涌所言,8名学生各雕了一幅中国传统的暗八仙图案(葫芦、团扇、鱼鼓、宝剑、莲花、花篮、横笛和阴阳板),八件作品,八个图形,暗寓学成归国后各显神通。面对老师和同学的赞许,来山开心地笑了。他虽然不能把作品带回老挝到处展示 ,但他对其中的奥妙已经谙熟于心,有信心回到学院传授给自己的学生了,自己也有了创作老挝民众喜爱的动物题材作品的愿望了。

  在中国培训的日子里,每逢周末,来山和同学一道逛超市、菜市场,“可惜语言不通,菜又辣又油,有点遗憾”。紧张的培训在PPT课件、雕刻基础理论、现代电脑雕刻技艺、传统吉祥图案等的学习中过得飞快。外出游学考察时,来山在木雕之乡剑川看到了七八层的镂雕,其技法技艺令人神往。闲暇时翻看手机 中的木雕图片,来山缓缓地说,“会涌起争取再来中国留学一年的大胆想法”。作为来山在昆明学院认识的新朋友,宋赛是昆明学院经济系2014级的留学生,也是学院老挝留学生会的主席,精干、帅气。宋赛向记者介绍说,昆明学院的老挝留学生有86人,云南师范大学则有300多人,全云南超过1300人,昆明和南宁是老挝留学生比较集中的两个城市。

师生结业合影(大公网记者和向红摄)

  送别来山时,于涌赠送了中国东阳木雕的书籍,为他拷贝了70幅传统雕刻图案。而宋赛则支招说:你回去以后,先编个雕刻的教学大纲,再想办法搞些雕刻工具,先组织学生学起来。要想再来中国留学,过了语言关,以后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了。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