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书传承人走进大学课堂 解读神秘文化密码

  \

  江永女书传承人蒲丽娟

      大公网3月24日讯(记者姚进 湖南报道)日前,江永女书传承人蒲丽娟带着古代女性生命中最温暖的慰藉——女书,来到湖南师范大学开讲,让大学生感受女书文化的独特魅力。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语言学博导彭泽润教授主持这次讲座,并且进行了专业讲解和点评。

      文字与吟唱声情并茂

      通过现场演示书写女书,蒲丽娟向听众介绍了女书的特点、起源、被发现的过程、书写的要求、历史价值和精髓。她说,女书文字虽然只有500多个,但它却表音不表意,一个音可以代表很多个字。女书书写时要从上到下、从左往右,还要斜着写,写出清秀的感觉。当地人称之“长脚蚊”,其实它比蚊子漂亮多了,虽然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画,但女书纤细娟秀,如风吹柳丝,其曼妙动人的构造像一位削肩细腰又端庄典雅的古代仕女。

      “清早起来步遥遥,手拿梳子在梳头。”演讲中,蒲丽娟唱了一首《梳头歌》。 歌声时而高亢,时而温婉,充满着神秘色彩。她介绍,女书文字的形体是长菱形,笔画只有点、竖、斜线和弧线4种。这种造型奇特的文字,非常秀气。女书记录的方言歌谣,用湖南江永当地方言吟诵和吟唱。吟唱更加声情并茂,意味无穷。

      蒲丽娟是女书传承人,自幼在其母亲(女书传人何静华)的影响下,按照原生态的女书传承方式,全面掌握了传统女书的读、写、唱,及刺绣、织锦等女红技能,并能用女书进行文学创作。2005年以来,蒲丽娟创作有《丽娟劝母》等10余篇女书作品,其中创作的《消除对妇女歧视宣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藏。她书写的女书文字笔划纤细秀丽,美感突出,有较强的艺术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传承女书重在传承美德

      蒲丽娟认为,传承女书不仅是要会读、会写女字,更重要的是要传承女书文化中女性的美德。她介绍,女书又称女字,是专给女性使用的文字,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女性文字。它对汉字的结构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同时又是汉字的另一种表达形式,让世人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认识,又多了一个新的窗口。

      目前,用女书记载的故事也有很多,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太平天国》等。女书的精髓是家风教育,主要是母亲对女儿的教育,母亲做女红时,把女儿叫到身边,对女儿唱女书歌,教育女儿要守规矩、尊老爱幼等。蒲丽娟凭着自己对女书的执着热爱和不懈追求,让女书习俗的传承工作有了更深入的发展,获得了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她表示,自己不仅要宣传好女书,还要守护好女,让女书文化传承代代相传。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