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冷评:致“3.15”,假课文你们打不打?

  文|徐孟楠

  近日,一篇小学课文《爱迪生救妈妈》引起了热议。据《都市快报》3月7日报道,杭州市外语实验小学的校长张敏被一个偶然发现“惊呆了”——看到人教版二年级语文课本里有篇名为《爱迪生救妈妈》的文章。他说这是八年前,杭州多位语文老师曾质疑过的一篇文章,几位老师当时甚至得出结论:“这可能是篇假课文。”

\

  这里帮助那些没看过课文或者记忆已经淡薄的朋友回忆一下,《爱迪生救妈妈》主要说的事爱迪生在7岁的时候想出镜子聚光的方法帮助母亲顺利进行阑尾炎手术的事情。其故事真实性就是老师们首先关注的焦点,世界第一例阑尾炎手术在1886年,而爱迪生7岁那年是1854年整整早了32年,总不会是穿越了吧?所以这个课文之中所讲的故事定然是假的无疑。

  这篇“假课文”违背历史事实,违背科学常理,也违背了做人要诚实的基本品德要求。尽管编著者的初衷或许是为了弘扬正能量,然而以虚假的方式、错误的内容来达到这一目的,就无疑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了。

  其实教材上出现假课文,并不新鲜,早几年就有《丑小鸭》、《斑羚飞渡》、《长城砖》等课文引起过争议,里面或是编著者更改原文导致原来文章的气韵皆失,再或者就和这次的“爱迪生”一样,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故事。幸运的是,近几年这类课文少了不少,但是少了并不等于没有,这篇“爱迪生”不就仍顽强地在书中的夹缝中留了下来吗?

\

  《羚羊飞渡》插画

\

  《长城砖》节选

  这是一件需要重视的事。对于教材而言,总归是为了实现某一阶段学生教育目标的参照物,至少应该严肃一些,就算找不到其他课文来替代,至少也应该把“假课文”请出去,难道中国从古至今那么多文人墨客的作品之中就找不到一篇能够代替的吗?恐怕不尽然吧!

  更何况这假课文的笑话还是闹过又闹的,这正是笔者所奇怪的地方:明明八年之前就已经被登记在案的“假课文”,怎么又能堂而皇之出现在小学生的课本之中呢?其原因笔者猜想,大概就是一个字——懒。

  旧有的教材出现问题,下一步必然就是以新教材替换之,这个以旧换新的过程中,换什么?怎么舍?由谁来?这林林总总的问题对于实际操作的人来说都是麻烦事,与其一遍一遍请示领导,还不如待得风声过去,保持原来。反正新闻的生命力是短的,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反正到时候可能就是别人来负责了。再说了,小学生的课文用得着那么较真吗?

  事实上,还真就需要,毕竟教材始终是教育的重要一部分。就读小学的年龄大多在6-12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好奇心强,注意力却不容易集中,对于学习的兴趣不够稳定,需要外界进行兴趣的引导,教材正是起到这样的作用。不管是低年级大幅插画之中点缀上拼音的要点,还是高年级课本重视故事性的选段,都是一样的,就是在枯燥的知识灌输之外,吸引学生保持注意力,从而延续学习的动力。

\

  而一篇课文的真假为何被反复强调,也正是因为在这个年龄段中,学生各方面都在成长,尽管如此,但是也已经逐渐有了是非对错的观念,甚至于这时候的对错观念在他们所处的教育环境中是至关重要的,就算是为了培养好孩子未来的三观,对于教材也得严格把关。有人说,课本里的童话是假的,寓言故事很多也是假的,为什么这些假故事可以接受,这则“爱迪生的故事”却接受不了,笔者认为名人的故事不同于童话,是完全可以进行考证的,他对世界做了什么有什么贡献?这样的故事对于孩子以后认识世界了解世界是没有矛盾的。我们总归是在教育孩子去认识真的世界,而不是去要孩子认识一个谣言的世界吧。

  不是每一个学生都会喜欢上课本教材,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世界上本来也没有完美的教材,更何况中国的教育又那么紧,学习的压力又那般大,使得教材多半是成为压榨时间的帮凶,但至少不要让孩子是因为这种完全可以杜绝的事情来丧失学习的热忱。

  “3·15打假大会”不妨也可以打打这种课文的假,假的课文可以说和那些毒奶粉有过之而无不及,毒奶粉毒害的是孩子身体,假课文害得则是孩子的心智发展,它也同样不会受到人们欢迎,于学生而言,学习的时间是不应该被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的;对于老师而言,三尺讲堂上应该是不屑于去讲这种事情的;而对于家长而言,谁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听着假的名人传记长大呢?

  中国数千年来,“误人子弟”都是极大的罪过,作为教育儿童的教材,更不可不慎之又慎。这次“假课文”受到的关注比八年前更多,议论的声音也更大,人教社3月21日发出说明,将进行争议文章的全部替换,所有的旧版教材也将在9月换成新的。希望这次应该是真的可以和“假课文”说再见了。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