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别教育创始人陈锋谈 “问题学生”

  感谢社会各界对特别教育的关注和支持,是你们的认可激发了我坚定做好对“问题学生”进行‘特别教育’的信心和决心;因为这更加推动我用坚忍的心,以坚忍不拔的意志做好对“问题学生”的特别教育工作,去探求对“问题学生”进行‘特别教育’的本质与真伪,寻求雄辩事实。

  关于“问题学生”,早在2008年《特别的孩子,特别的教育》这篇文章一开头,我就明确描述:“如今我国出现了这样的一些孩子,他们:网吧夜不归,酒吧舞厅唤不回,浑浑噩噩过,学业全荒废……现今有些孩子吃要高档、穿要名牌、玩要现代……这样一些孩子看起来很特别,他们有特别的个性,特别的表现,而且表现最明显的是在学校不爱学习,在家里惹爸妈生气,在社会上寻衅滋事等。这样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很爱面子,也不喜欢别人批评,你说他,他就跟你急甚至发火,更有甚者就私自或者结伴离家出走,要么就说不想活了。”在接受各大媒体采访中,我也反复作过一些基本表述和介绍。从我由“问题学生”而创办‘特别教育’学校以来,历经12个年头,“问题学生”已经成为我意识中不可磨灭的一个印记,我暗下决心要用大爱改写这个印记,用坚忍的心精心雕琢这颗印记。因此,探求通过‘特别教育’改变“问题学生”,就成为我整个人生职业生涯中一条通向天边的路。

  \

  陈锋校长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教育家杨叔子交流中

  谈起“问题学生”,在概念表述的语境上应该有一个明确界定。他们“在学校不爱学习,在家里惹爸妈生气,在社会寻衅滋事”,这应该表明,同一对象在三个生活环境中具有各自不同的特征,即在家庭生活环境里,父母眼光透视下是“问题孩子”;在学校学习环境中,老师眼光透视下是“问题学生”;在社会活动环境下,大众眼光透视下是“问题少年”,广义上而习惯称其为“问题学生”。这样对“问题学生”表达的界定,目的只有一个,探寻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的可行性与科学性,进一步的直接要求“问题学生”,在接受‘特别教育’过程中逐步树立“对父母有爱有孝心,对老师有尊重,对他人有礼貌”的人生价值观,培养良好的思想道德品质。

  社会的演进与发展进步,总会留下岁月和时光冲刷的深深痕迹。尽管这种痕迹在人类社会发展长河里任何一个时代都客观存在,但我们这个时代,尤其中国跨入改革开放的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个痕迹就十分凸显,也倍受关注与舆论。简略探寻“问题学生”的出现原由,自然就与我们这个时代紧密贴合在一起了。总体上说,社会价值取向指导下个体价值观受到的影响;中国优良传统在个体传承发扬过程中的态势;多元文化尤其东西方文化交汇碰撞在个体的反映。这一些因素集中体现在对人影响的教育学意义上。我们应该在理论上完全明白和理解:一个人生命历程的教育学意义、即人的健康和全面发展是一个连续与非连续的辩证过程。如果忽视或者过错性的背离了这一点,教育科学的发展或许会走一些弯路。

  具体谈,“问题学生”的出现,一定不是孤立事件,他总是关联着其它一些因素。我们还是从三个环境层面来加以认识。(一)家庭方面。家庭对孩子的不当教育,已经不是小概率事件,也是不争的事实。一个素质低下的母亲,家庭一定是不幸福的。这话说得有点绝对,但对我们的思考一定会有帮助。生养和教育自己的孩子,是伟大母亲的天职,两方面缺一不可。至于目前,家庭教育怎样教、用什么教就更是一个突出问题了。(二)学校方面。学校看得见的是校园,看不见的是价值观,是思想和精神。学校教育不是用看得见的校园,而是用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科学文化知识教育培养每一个学生。然而,学校教育实际过程中存在着教育思想不端正,教育措施不力,教育方法不得当等,有可能直接导致“问题学生”出现。目前比较明显的不足有三点:(1)管教不管导;(2)教知不教德;(3)重优不重劣。(三)社会方面。社会就像个巨大超市,任何人进入这个超市,都会被琳琅满目的商品诱发心中的需求欲望。理性的成年人知道约束自己,未成年人即青少年人约束自己的力量,客观上要弱许多。加上其它一些负面影响,部分青少年学生极有可能出现违背社会公理和准则的行为。最后一个,学生个体主观方面。本来处在成长发展阶段的青少年,认知能力与判断、选择水平就很低,加上缺乏外在的正确引导,他们的“意义障碍”会更加明显,从而导致语言和行为的不良。“问题学生”产生的一个深层次原因就在这点上,但这一点又是动态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他们在成长,他们在长大,成长长大中,他们时刻在变化。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是国家兴旺发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准人才。因此,及时选择对“问题学生”的教育策略,加强其教育即刻不容缓,又不是应急之策,需要常态化,制度化。

  面对“问题学生”,激发了我的人生热情与责任,去做一种特别教育的事业,针对“问题学生”,要突破传统和常规的教育模式,探求一种全新的教育方法。于是我找到了‘特别教育’,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后悔过,甚至是一路勇敢走来,我已经收获了喜悦。

  教育本性在于教育目的。而任何类型的教育目的又都是以培养人为总目标。不错,我们‘特别教育’理所当然的也是培养人。我们所培养的人就是“问题学生”的转变。这样学生的一些特征,一是年龄在10——16岁之间的少年,是处在生命成长发育的关键性阶段;二是不在学习状态,基本是具有程度不同的不良心理、不良行为、不良品质的学生。在进一步思考研究“问题学生”特征的过程中,我头脑里逐渐映出几个区别。由第一点引伸看出‘特别教育’,区别于生理残障的“特殊教育学校”。这种教育的人(学生),生理上是有缺陷的,而“问题学生”生理是健康的;由第二点引伸看出‘特别教育’,区别于常规的、常态化的小学、中学普通学历教育。这种教育的人(学生)无论生理、心理都是正常的,而“问题学生”有思想上的障碍,又有行为上不良。这样分析就为我们确定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目的,奠定了一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认识基础。

  \

  学生在行军拉练途中

  首先,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其根本目的:依据我党十八大提出的教育方针,提高“问题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人才。其次,‘特别教育’直接目的:矫正不良心理;转变不良行为;转化不良品质,简称“矫正;转变;转化”。这个直接目的同时表明的就是,通过‘特别教育’所要解决“问题学生”问题的内容、即(心理、行为、品质。)因此,这里可以看出,我们实践着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的思维逻辑。那么进一步表明,目的一定,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的内容就十分清晰地展现出来,接下来就是细化“特别教育”内容和确定‘特别教育’策略与方法。

  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的基本内容:心理健康教育;思想道德教育;科学文化教育;基本生活技能训练;基本行为养成训练,简称:“三个教育”“两个训练”。除此基本内容外,平时不定期的结合党和国家的重要事件还要开展专题讲座,时政报告等。再看核心内容或重点内容:重点属于思想道德教育的‘红色教育’又称‘革命传统教育’,主要是传承‘红军精神’教育,让‘红色基因’永不褪色。它主要包括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直至1949年新中国诞生,这一时期的重大革命事件等内容;除此,思想道德教育每周有2课时的常规教学,内容有理想信念教育;人生观、价值观教育;传承中华优秀文化教育;普法教育和基本国情教育;“两个训练”的具体内容是,从日常生活起居到初入社会的人际交往等,训练时间每天有5个课时的安排。心理健康教育,基本是参照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统一编发的“初高中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大纲”的主要内容。

  教育内容往往决定我们确定教育方法和手段。‘特别教育’的方法和手段,从接受教育的对象方面来看,我们的要求是:知与行。这显然同应试教育,对学生的要求背和记是有根本区别的。这样的差异相应表现在具体教育方法上就完全是两种画面。

  “特别教育”呈现的画面是“大课堂”“大感受”“大认知”。对“问题学生”的‘特别教育’,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让学生成天坐在教室里,甚至课间10分钟都不让学生出去;我们也不是天天按部就班上文化课(注意:不是不要文化课)。社会有多大,我们的课堂就有多大(大课堂),走向社会、走进大自然,尤其是“红色景点”、具有红色革命意义的遗址等地方,耳闻目睹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人来人往,还有为建立新中国曾燃起过战火硝烟的印迹的地方(大感受),继而这些在和平环境下出生和长大的娃娃客观上就有一个全新的认知过程(大认知)。

  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显然要有一个特别能干事情的教育团队。12年来,在我的带领和打造下,这个‘特别教育’团队的每一个成员,包括后勤服务管理、安全保障,甚至汽车司机在内,个个懂得‘特别教育’,人人理解转变“问题学生”的重大意义。因此,对“问题学生”实施‘特别教育’,我们的团队已经形成稳定态势,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有担当、也特别能战斗。

  所以,我做‘特别教育’工作的同时也严格要求我们的教员。我始终有一种信念:永远跟党走,矢志不渝。永远讲政治,不忘初心。没有党的领导,就不会有我陈锋的事业。我常说一个教员要对学生的一生负责,对整个社会负责,就必须使自己的职业劳动具有良好的效益,使每个学生表现出品德优秀。所以,教员自身的思想、品德、心理等就决定其教育效果的程度了。我有一种思想:始终把‘特别教育’当成一番神圣的事业,而不只是一份谋生的职业。做事业就要修炼自身,修炼做人。做人不应该是简简单单的,需要从生活的细节上做起,唯有从生活中的小事做起,才可能成为一个接地气,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才可能有将来晴朗的蓝天;唯有这样,才可能做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唯有懂得怎样做人,才能无忧无虑、优哉优哉地享受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你的事业才可能做成功。我有一套方法:首先我明确一个前提,“问题学生”并不是笨学生,他们个个聪明伶俐、生动活泼,对某一些事物有浓厚兴趣,也敢于“突破”自己,因此做‘特别教育’具有很大风险。借用马克思在分析商品交换的困境时说过的一段经典话,困难和解决困难的办法是同时产生的(大意)。为把风险降到最低,我用四个字“盯、管、抓、查”来确保‘特别教育’的安全与成功。我有一个要求:经常要求自己也告诫我的团队每一个人,“开动脑筋,敢于担当,加强学习,力争进步,在每一天某件小事成功中得到快乐,只有自己快乐了,才能使学生也得到快乐,最后才能体现到我们每一天的工作价值和人生价值。”由此,我特别强调“执行力”。我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们每一个教员要做到真心爱学生,始终把学生的健康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唯有科学和理性才能教人站起来,真爱就应该是科学的爱,理性的爱。“给学生一张笑脸,让每一个学生从中感到温暖。”这是教员走进学生心灵世界的法宝。每一个教员应把爱心分给每一位学生,尤其我们对待“问题学生”,在自己的心中应当有每个学生的欢乐和困惑。”教员多用“爱”的甘露去滋润和鼓励每个学生,学生才会相信教员心甘情愿地围绕在教员身边,最后得到改变。

  \

  陈锋校长和学生亲切座谈

  总之,我坚信只有教员能力强,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学生,也就是我2008年提出的“教员强则学生强,教员敬业则学生进步”,这是我时刻提醒教员要牢记的。我常跟学生讲你们是父母的孩子也是祖国的孩子“你们只有现在为祖国读好书,将来才能为人民做好事”。我时刻告诫我的团队,如果前进有困难我们一起去战胜;如果前方是坦途我们一起大步前行,为转变“问题学生”,我们脚踏实地、我们披荆斩棘、我们开心快乐。如今,我体会到:既然选择了转变“问题学生”的‘特别教育’这一崇高事业,我倍感珍惜;虽然很辛苦,可我们依然要锤炼坚强;当每天跨进学校大门,面对一张张充满期待的面孔,我依然要多一点理解;对复杂人生的思考,我要坚守正义;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认识,要信仰真理;面对眼前的生活现实,要操持诚信;只有这样才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员、校长。

  谈完上述观点和想法,我内心似乎更加敞亮。历经12年特别教育的探索实践,实践证明中国“特别教育”正行走在路上,还没有到观止的时候,因此,我和我的团队还需挽起袖子加油干,努力学习习近平同志励精图治的伟大精神,继续开拓‘特别教育’事业,雕琢“问题学生”的幼嫩心灵,让更多“问题学生”的“问题”得到解决,让更多的“问题学生”得到转变重返学习课堂,让更多有“问题学生”的家庭得到温馨露出灿烂的笑容,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努力工作!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