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艺女毕业生追梦 《解码游戏》见识声音设计

刘婉雯前往德国柏林见识当地最新的后期音响制作技术与工作文化。 姜嘉轩 摄

  大公网2月14日讯 (记者 姜嘉轩)演艺学院毕业后工作才两年多,刘婉雯已陷入“瓶颈”,迷失方向。有日她留意到亚洲电影大奖学院的实习计划,入选者可去德国实习,顿时双眼放光。结果她获安排到有份参与《解码游戏》等多部奥斯卡名片的电影制作室,体验到国际级的“专业”:在参与电影声音设计过程中,同事提及苏格兰爬山的环境声音时,不但熟知当地鸟类品种,更掌握不同山势的风声变化,令婉雯刮目相看之余,也立志要在自身专业上追求卓越。

  刘婉雯2014年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之后加入了广告后勤公司,主要负责声音后制工作,“工作两年多,感觉有点重复,开始萌生再学习的念头,希望有个机会提升自己的技术与创意。”

  由于本港电影业界一般较重视培训导演或编剧等岗位的人才,后期制作的岗位可以实习的机会不多。机缘巧合下,刘婉雯看见亚洲电影大奖学院的实习计划,即知道机不可失,更不惜辞工前往德国实习两个月,誓要开开眼界。

  在实习计划的全费赞助下,刘婉雯去年11月启程前往柏林的“The Post Republic”电影制作室工作,她形容这是一所近年开始冒起的中小企,曾参与奥斯卡得奖电影《解码游戏》(The Imitation Game)在内的多部知名电影之制作。

  虽做老本行 交流知不足

  初来乍到,公司安排她尝试不同的工作,第三个星期开始要求她参与一部剧情片的声音设计工作。声音后期制作是刘婉雯的“老本行”,但跟当地人员交流后,让她有更深的体会,“有一次跟同事讨论苏格兰爬山的环境声音,他们不但熟知当地有何鸟类品种,对于从山脚一路爬上山的风声变化也是了如指掌。”

  这个工作间小片段,让刘婉雯有很多反思,“其实自己对香港环境声音的认知仍然有很多不足,在技术上也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

  加班变心急 文化大不同

  德国的电影专业固然叫她大开眼界,但工作间的文化差异,也一度让她无所适从,“为了把握更多学习机会,我在实习期间很多时会在死线前完成工作,希望预留时间给上司审阅再下评语,因此有时会主动超时工作。”这样的工作态度,香港老板会大赞员工勤奋认真;但在德国上司眼中,超时工作的文化不能助长,更坦言不解刘婉雯何以如此心急,劝她加以改善。

  此外,德国人非常重视员工权益,不想为赚钱而接受无理工作,“声音后期制作是电影制作的最后工序,在香港公司,工时方面一般没有话事权,多由客户定夺。”来到德国,她惊喜发现情况完全相反,制作公司不仅能自行提出合理时间,假如与客人无法达成共识,哪怕放弃工作也不会屈就。刘婉雯笑言:“这些情况在港而言,不太现实了。”

  两个月的磨练转眼完结,刘婉雯学到了更多声音后制的技术,但更重要是明白何谓认真的工作态度,并亲身体会海外独有的风光与声音,“那段日子,我有机会走到森林,经历过大风雪的环境,这些都是单靠书本、文字不能体会到的感受与知识。”

  这些点点滴滴的收获,日后也许有助她设计环境声音时更精益求精,而回港后,她正积极寻找相关声音后制工作,期望能学以致用,在相关岗位上突破自己。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