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热点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赣一高校“潜规则”毕业生无就业协议不准论文答辩

谢强(化名)是江西某大学哲学专业的毕业生。5月初,谢强如愿找到了一家单位,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同寝室其他几位室友的“就业问题”就成了他毕业之前最大的事儿。老板起了恻隐之心,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谢强拿来的第三份空白的就业协议上盖上了红色的公章。

  谢强(化名)是江西某大学哲学专业的毕业生。在寝室,因为办事稳重、乐于助人,被室友尊称为“强哥”。

  5月初,谢强如愿找到了一家单位,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同寝室其他几位室友的“就业问题”就成了他毕业之前最大的事儿。不仅为室友,也为他自己。

  作为学生预备党员,谢强被学院分配了一个硬性任务,就是督促、帮助同寝室的其他人尽快与用人单位签订“就业三方协议书”。谢强和他的同学们早就被告知,如果在论文答辩之前还没有交上就业协议,就不允许参加第一轮论文答辩。

  5月17日,谢强急坏了,因为明天就要论文答辩,而他上铺的室友因为生病发烧,耽误了找工作,至今没有签就业协议,学院就业指导老师已经打电话催促了好几遍。在学院的党组织生活会议上,谢强也因为任务完成的不好,被点名批评。

  思索再三,谢强决定厚起脸皮再争取一番,他来到与自己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的公司,央求老板给自己的室友再签一份就业协议。老板犹豫着不愿意签,因为他已经帮谢强的另一位同学在空白的“就业三方协议书”上盖上了公司的章。

  自此以后麻烦来了:老板在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接到自称是“省教育主管部门”的电话。对方很详细地询问公司是不是和谢强以及他的同学签了就业协议。老板给了肯定的回答,心里还默默佩服省教育主管部门核实工作做得细致。可没过几天,公司又接到了自称是“省教育主管部门”的电话,还是在了解谢强他们签约的事儿。这让老板很惊讶:难道这些人上班就干打电话这一件事?

  不胜其烦的老板告知谢强,省里已经打了几个电话来核实他签就业协议的事儿。谢强这才不好意思地“坦白”:那几个电话都是学院里负责就业的学生干部和老师打的,目的是检查用人单位的回答是否“合格”,如果不合格,就得叮嘱谢强与用人单位充分做好沟通,确保这3个问题能够对答如流:第一个问题是“贵单位有没有招应届毕业生”;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有,招的是哪个学校哪个专业的,他叫什么名字”;第三个问题是“他在单位上做什么”。

  只有这样,所有毕业生逐一过关,才能确保省里真正的就业抽查不出问题。

  老板明白后,有些生气。如今谢强又央求他帮忙再签一个,他拒绝了。谢强可怜巴巴地告诉老板,如果不帮忙,明天这个同学就没办法参加这轮论文答辩,只能等到6月底最后一批。那时同学们都离校了,就他留下来多孤苦伶仃。

  老板起了恻隐之心,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谢强拿来的第三份空白的就业协议上盖上了红色的公章。

  据了解,去年谢强所在学院的就业率,是他们全校各学院中最低的,为此学院就业口的老师年终奖都没发。今年学院发誓要“翻身”,成立了就业领导小组,从老师到学生干部、学生党员,层层签订责任状,每人都必须负责一定数量的毕业生,确保他们在规定时间内签好就业“三方协议”,而且确保上级主管部门抽查时不出问题。

  201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将达699万,据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大学毕业生最多的一年,2013年也被网民称为“就业最难年”。

  江西省教育厅提供给新闻媒体的一份数据显示:2012年,江西省普通高校毕业生初次就业率达85.96%,比去年提高了0.12个百分点,继续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对此,谢强分析,今年最后的就业率统计必将和往年一样出乎意料地大大高于大家的期望值。

  “这三个就业红章里起码你有地方去,还是要恭喜你,在那么艰难的就业年成功找到工作!”面对记者的赞叹,谢强摇头:我只是跟那老板有点私人关系,我们三个,都不会去那公司!

  • 责任编辑:蓝精灵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