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男生想自杀没勇气 宿舍楼闲逛伤人“解压”

2013-04-19 09:16:15  来源:新华网-现代快报

  原标题 [想自杀没勇气,大一男生伤人“解压”]

图中画圈的地方就是事发宿舍

  图中画圈的地方就是事发宿舍

这是凶手的书桌,室友说他喜欢一个人在宿舍玩手机

伤者仍在ICU治疗

  伤者仍在ICU治疗 现代快报记者 何寅平 摄

4月17日晚上8点30分左右,张家港沙洲职业工学院6号学生公寓里,一名男生突然从二楼一间宿舍里冲出来,他的后颈和背部共有4处刀伤。

想自杀没勇气,大一男生伤人“解压”

 

想自杀没勇气,大一男生伤人“解压”

  4月17日晚上8点30分左右,张家港沙洲职业工学院6号学生公寓里,一名男生突然从二楼一间宿舍里冲出来,他的后颈和背部共有4处刀伤。

  数小时后,张家港警方公布了案件的初步调查结果:伤者是在沙洲职业工学院短期培训的曾某,今年21岁。行凶者是该校经济管理学院的大一学生符某。

  他瞄上了陌生人……

  连捅培训生4刀,然后找警察投案

  昨天中午12点多,现代快报记者来到沙洲职业工学院。一位学生指了指远处的住宿区,告诉记者凶案就发生在6号宿舍楼。

  被捅者浑身是血在呼救

  6号楼门卫室宿管员赵阿姨说,凶案发生在202室,住的是在学校参加培训的社会学员,“姓曾的学生住里面,是张家港人。”

  “小伙子当时浑身是血,衣服裤子上全是,勉强跑到门卫室就瘫倒在地,说是被人家用刀捅伤了。”赵阿姨说,校医随后赶到,因为曾某后颈部和后背均被刺了两刀,出血量较大,校医随即让其平躺在地上,以减少出血量。

  “凶手看到人上去就捅 ”

  赵阿姨告诉记者,案发没多久,行凶者就被警方控制住了,大家发现嫌犯竟然是住在该楼248室经济管理系的大一学生符某。

  昨天,沙洲职业工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杨健告诉记者,根据目前警方反馈的调查情况,案发当晚,符某没有去上晚自习,回到宿舍后便手持一把水果刀,在宿舍二楼的走廊里游荡,来到202室时,看到了独自在房间内上网的曾某,上前就朝着其后颈和后背捅了4刀,随后冲出了宿舍楼。

  曾某和符某素不相识,“他离开后没跑远,就是在校园里绕了几圈。警方赶到后,他返回宿舍直接找到警察,说自己就是凶手。”

  结课前一天遇袭,伤者脱险

  昨天傍晚,记者前往了收治伤者曾某的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曾某还在重症监护病房内接受治疗。

  守在医院的沙洲职业工学院老师告诉记者,曾某被刺4刀没有伤及要害,经过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目前情况稳定。曾某的医药费,学校已先行垫付。

  曾某是南京审计学院一名本三大四学生,现在张家港一公司实习,到沙洲职业工学院参加1个月的上岗培训,“本来4月18日是最后一天学习,没想到会这样。”

  他为什么会这样……

  警方:几度想自杀又没勇气,就去害人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符某所住的248宿舍,一位舍友说,“他给人感觉有些奇怪,不太爱说话,平时在宿舍喜欢一个人玩手机。”

  他一直纠结高考失利

  沙洲职业工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杨健说,20岁的符某来自江苏建湖,是2012级会计一班的大一新生。在班主任的印象中,符某成绩中等,家庭条件一般,性格比较温和,属于一个不是很起眼的中流学生。不过,符某热衷参加各类集体活动,还主动向班主任申请当学生干部,但没有成功。

  杨健说,上周四,符某突然向班主任请假,称最近心情抑郁,想回家放松一段时间,老师便到宿舍找符某。那天符某大吐苦水,说自己在建湖当地的一所重点初中读书,可惜中考失利上了所普通高中,其间他暗恋上了同校的一个女孩,但感情上遭遇了挫折。随后的高考他也没能如愿,只上了大专。

  “他觉得如今的状况和自己的目标相差太远,所以一直闷闷不乐。”杨健说,上周日从家里回校后,符某的状态不错,当天还参加了系里组织的文艺比拼。

  警方:因悲观厌世行凶

  昨天,张家港警方进行了通报,经警方初步查明,符某因悲观厌世,几度想自杀没有勇气,便预谋用加害他人的方式来排解内心压力。当晚在宿舍楼发现独自上网的曾某,便冲进房间行凶。

  苏州广济医院精神疾病科主任医师杨小男分析,“这个学生可能一直对中高考的失利耿耿于怀,导致抑郁。”

  杨小男说,患上抑郁的人会出现自杀行为,真正面对死亡时不少人会“下不了手”,于是就采取“曲线自杀”行为。比如去伤害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然后接受法律制裁。“符某在刺伤人后投案,就有这种可能性。”

  “南航金城学院校园惨案”后续报道之1

  遇害男生女友发文:致我逝去的爱情

  昨天,现代快报报道了南航金城学院学生宿舍内发生命案的消息。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南航金城学院的宿舍区。案发的410室依然紧锁大门,阳台上还晾晒着衣物。

  校方目前已对几位参与救援的同学做了一对一的心理辅导。有一名室友与小蒋感情很深,学校老师对这名同学给予了更多关注。

  小蒋和小袁在自动化专业的两个班级,事发第二天晚上,辅导员老师给两个班的学生开了班会,小蒋所在班级的同学气氛更沉闷。心理老师会给这个班做团体心理辅导。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小袁也有女友,也已经进行了心理辅导。

  小蒋的人人网主页上显示,他是个乐观向上的大男生,还勤工俭学做各种小生意。小袁的名字,也在他的“好友列表”中出现。

  同学们议论此时事提到,其实两人平时关系挺好,小蒋受伤抬出宿舍时,小袁的胳膊都是一直颤抖着的。记者也从江宁公安得知,小袁在接受调查过程中,表示很后悔。

  最心痛的莫过于小蒋的女友,她与小蒋的人人网ID,都用了心形符号+对方昵称作为后缀。女孩写了一篇日志,悼念那份已经逝去的爱情。现代快报记者 是钟寅

  《致我逝去的爱情》 (节选)

  还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牵手,那时候你不好好学习。就知道玩游戏,有时候还抽烟,我就管着你,我们的钱合着用,你的身份证银行卡都在我手里,虽然你会发发牢骚,但是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转眼你就快大四了,我快大三了,我们有同样的目标,考研。像当初我们约定的那样,等你考上了研究生,我就带你回家见我家人。

  记得前天晚上,我们有说有笑地回宿舍,你还买了零食给我,可是过了一小时我们就阴阳相隔了。命运弄人。

  复旦投毒嫌疑人

  作案动机仍未披露

  家人:他不可能害人

  复旦投毒案受害者黄洋的逝世,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昨天,北京晚报报道称,记者从上海警方处获悉,目前已排除“情杀”的可能性。

  昨天,新华社记者从上海警方处核实,警方仍在对犯罪嫌疑人林某进行审讯,其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段仍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警方表示,由于案件仍处侦查阶段,并未对外披露林某作案动机等相关信息,请公众切勿盲目揣测和传播。

  记者采访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获知,嫌疑人林某的父亲已赶到上海处理相关事务。林某叔叔、堂哥和姑丈,也于4月16日赶赴上海,帮助林父处理相关事务。

  林某的家人表示刚接到消息后,不相信平时老实规矩的林某会做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

  “他不可能害人,如果有人想害他,会遭天谴。”林某姐姐在发给记者的短信中表示,她对那位死者感到惋惜,盼望能早日水落石出,但也别冤枉好人。

  林某的姐姐称,她也是从网上得知弟弟出事,林某之前从未向家里透露过室友黄洋生病住院的事情。

  林某的姐姐表示,弟弟一直都很懂事,从来都没有惹过麻烦,一直都是埋头读书。林某每次从上海打电话回家,基本上都是在问家人的情况,很少讲自己在上海学校的事情,也从未说过他跟谁有过矛盾。

  综合

  女生19年前铊中毒

  “嫌疑室友”昨开口?

  复旦大学惨剧之前,最有名的校园投毒案是“朱令案”。

  1994年11月24日,清华大学1992级化学系女生朱令出现奇怪的中毒症状,肚子痛、掉头发,入院未愈。

  1994年12月11日晚,朱令在北京音乐厅舞台上的古琴独奏《广陵散》,似乎成为她人生最灿烂的一场谢幕。

  1995年3月26日,朱令再次病重被送入医院,昏迷达5个月。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确认,朱令两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随后,朱令的室友孙某被认为可能有嫌疑。

  近日,湖北长江日报的记者前往北京,探访朱令一家。昏暗的楼道、斑驳破裂的墙壁、打着补丁的沙发和陈旧的家具、两个满头白发、行动迟缓的老人,让这个家弥漫着一种悲剧气息。

  朱令的父亲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母亲仍在隔壁不停地忙碌:为女儿吸痰、喂药、擦身……让父亲心痛的是:当年的美丽少女,已经变成一个臃肿超重的40岁重度残疾人,心智似乎只有六七岁。

  朱父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相关部门把关于朱令中毒案件的调查、会议内容、案情卷宗公开,让朱令事件的真相公之于众。”

  无独有偶,昨天一个疑似孙某的账号再次出现在网上,吟诗“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并声称“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综合

  快报记者:有铊溶液卖吗

  淘宝卖家:满5瓶包邮哦

  网售剧毒物监管存空白,南京警方称已密切关注

  清华女生朱令中毒案,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焦到“铊”上。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展开调查,发现网络上可以轻松买到剧毒化学品。

  能开发票,满5瓶包邮

  在淘宝上,现代快报记者轻松找到了一家售卖各种元素标准溶液的店铺,在商品中发现了“铊”。

  卖家催促记者抓紧时间下单,“可以开发票,满5瓶就包邮。”

  卖家还说,他的铊标准溶液浓度为1毫克/ml,一瓶50ml,“一个人一次喝200瓶才致命。”

  事实上,按照国际标准,铊中毒致成人死亡的最小剂量为12毫克/公斤体重,如果按照成年男子65公斤计算,只要摄入780毫克的铊就可以致死。换算成标准溶液的话,只需要15瓶。南京大学相关领域博士小王表示,铊元素毒性很强,标准溶液也很毒。

  此外,一种在国外常作为安乐死用药,也能找到货源。

  网售“毒源”来自何处?

  现代快报记者问,“你们的溶液是从哪里进来的呢?”卖家称是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

  随后,记者致电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此类溶液有在网络上销售的事情,“总院下属研究中心、控股公司、全资公司近30家,很难核实”。

  南大博士小王说:“化工行业是庞大的系统,相关行业的人想弄一点,再简单不过。”

  卖家都没问买去干吗

  《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经营企业应当记录购买单位的名称、地址和购买人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及所购剧毒化学品的品名、数量、用途。剧毒化学品生产企业、经营企业不得向个人或者无购买凭证、准购证的单位销售剧毒化学品。

  然而,在记者向所有卖家咨询的过程中,他们均没有询问记者的购买意图,就更不要说索要购买这些剧毒物的相关凭证了。

  “快递公司一般不会查”

  一位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类似铊溶液之类的液体,只要包装好,不通过航空运输,一般快递公司是不会审查的。

  南京公安相关人士表示,网警正在密切关注,一旦发现则会及时通知商家或商家仓库所在地的公安部门,连同工商等部门查处。

责任编辑: 蓝精灵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