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少年宫“成长之艰”:资金缺乏 安全难保障

2013-03-17 08:58:30  来源:新华网
  乡村少年宫遭遇“成长之艰”

  资金缺乏、辅导员不到位、活动单一、安全难保障,乡村少年宫遭遇“营养不良”的烦恼

  刚刚过去的寒假,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望洪镇新华村新华小学的学生,没能体验到城市孩子丰富多彩的少年宫生活,他们的“少年宫”仅仅是从学校的图书馆借几本喜欢的书带回家去看。

  “为什么乡村少年宫的活动如此‘寡淡’?”面对本刊记者的疑问,校长陈建国显得十分无奈:“连电子琴都买不起,拿啥给学生们开兴趣班?”他表示,由于学校本身资金不足,仅有的图书馆“少年宫”开得都很不容易。

  在中国西部农村,少年宫面临“成长之艰”。本刊记者在宁夏调查发现: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自2011年在宁夏开展至今,仍然存在缺乏专项经费和专业辅导老师、活动内容较单一、校园安全难保障等问题。

  部分基层干部建议建立乡村少年宫经费保障长效机制,通过“以奖代补”等方式激励辅导员队伍发展,并促进乡村少年宫合理布局、有序发展。

  “营养不良”隐患

  据银川市教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去年在对乡村学校少年宫的活动进行情况检查时,他们发现有不少乡村少年宫平时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只有在迎接考核检查时才会临时做相应准备。

  由中央文明办、财政部、教育部共同举办的“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启动于2011年9月,旨在缩小城乡教育差距,丰富农村未成年人课外活动和促进农村学生全面发展,“十二五”时期预计投入24.5亿元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全国各地建设8000所乡村学校少年宫。

  乡村少年宫依托学校现有资源成立,对现有场地、教室和设施进行修缮,并配备必要设备器材,依靠教师和志愿者组成的辅导员队伍进行管理,用于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组织乡村学生开展普及性课外活动,面向乡镇学生免费开放。

  银川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作为全国文明城市,银川市目前共有35所乡村学校少年宫,覆盖率超过60%。然而,截至本刊记者发稿时,仅有5所乡村少年宫申请获得了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的资金支持,其中3所学校还未拿到补助资金。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获得资金的西夏区芦花学校和金凤区良田回民学校建设的乡村少年宫呈现出“城市少年宫”的模样——有专用功能教室、各类丰富的兴趣班等,在银川市,大多数农村学校的“少年宫”仅仅是由原任课老师带领学生画画、唱歌等,与校本课程差别不大;条件较差的农村学校,仅仅是在寒暑假期间对学生开放学校的图书馆,供学生借阅图书或者干脆处于“半休眠”的闲置状态。

  因此,学生对乡村少年宫的活动越来越不“买账”,有些乡村少年宫开展活动必须由班主任组织才有人参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生告诉本刊记者,平时在学校上课被老师看管感觉很累,课余时间和节假日也要去学校少年宫,又没什么特别有意思的活动,所以不愿意去。

  “营养不良”的另一个症状是安全问题。在灵武市崇兴镇杜木桥村小学,校长杨正东对少年宫“时刻都绷着一根弦,生怕出意外”。由于不少农村学生住家较远,平时都是靠校车或父母接送孩子上学。而乡村少年宫开展活动多数在放学后、节假日及寒暑假期间,并且学生参加活动有很强的选择性和随意性,无法统一安排车辆接送,家长不放心孩子的路途安全,学校也不愿意承担额外的校园安全风险。

  难获彩票公益金支持

  “最大障碍是资金无保障”,银川市文明办副主任谢永华说,农村学校本身就经费紧张、师资力量不足,如果资金问题无法解决对学校将是很大的负担。

  本刊记者在调研中发现,虽然乡村少年宫是依托学校现有资源,“一校两用”、“一室两用”、“一师两用”,不需异地重建,但很多农村学校现有的教室、场地无法满足开展课外活动的需要,修缮及配备相应的设备、耗材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已经获得20万元专项彩票公益金的芦花学校校长季晓军给本刊记者算了一笔建设乡村少年宫的账:120平方米的功能室和6个室外活动场所的修缮维护费共计6万元,采购电视、音箱、书架、室外乒乓球台、电子琴等器材花费10.9万元,仅供学生开展书法、绘画课的笔墨纸张一年就要花上千元。

  银川市大多数乡村少年宫为何难以得到专项彩票公益金用于建设呢?

  谢永华告诉本刊记者,按照中央文明办、教育部《乡村学校少年宫使用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文明办、教育、财政等部门要定期对乡村学校少年宫的建设和运行情况进行督查,对所依托学校进行考核评估,考评结果作为补贴运行经费的重要依据。

  由于多数乡村学校本身缺乏资金、师资、设备等条件,乡村少年宫从勉强维持到办不下去,情况越来越差,更无法通过考评。由于专项资金的使用带有奖励性质,划拨方式是“以奖代补”,因此多数乡村学校基本没有申请获得资金补助的可能。

  其次,缺乏专业的辅导老师,也使少年宫的活动开展受到限制。基于“一师两用”的要求,多数音体美教师无偿兼职少年宫辅导员,坦言精力有限,为了确保完成日常教学任务难免顾此失彼。而由于农村学校通常位置偏远、交通不便,从校外招聘文艺团体退休人员或民间艺人担任乡村少年宫辅导员却没有任何报酬、补贴,长期也难以为继。

  “仅仅依靠呼吁老师奉献不是长久之计。”银川市教育局教育教学管理处贺忠呼吁,给予代理辅导员相应津贴,乡村少年宫的长期良性发展亟需一批专业素养较高的辅导员。

  对学生精神生活的重视程度,也成为乡村少年宫“营养不良”的病因之一。受访的多数乡村教师反映,目前农村学校也面临各种考核、验收压力,学校的精力多数放在教好文化课,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的文化课成绩上,学生的精神文化生活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全覆盖”如何“全发展”

  中央文明办提出目标:到2013年中国乡村少年宫将实现全覆盖,每个乡镇都要有一所乡村少年宫。

  从宁夏银川市已经覆盖近六成的乡村少年宫发展来看,全覆盖的数字指日可待,然而,“全覆盖”如何“全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良性的“输血”机制十分必要。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宁夏银川市乡村学校老师呼吁,应对乡村少年宫配套专项补助资金,以财政拨款、“以奖代补”或社会冠名等方式,确保乡村少年宫有长期稳定的资金保障。补助资金主要用于学校设施器材的补充更新、志愿者和教师参与管理或组织开展活动的补贴以及辅导员的培训费用等。

  另外,可以通过校地共建、校企共建、校馆共建等多种模式,建立乡村少年宫与企业、单位以及城市群艺团体、科技馆、博物馆等的活动衔接机制,争取获得资金、设施、技术、人才等方面的支持。

  同时,鼓励争取到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的乡村少年宫先行先试,建立奖惩机制激励辅导员创新兴趣活动开展模式与内容,不断提高辅导质量与水平。积极吸收城镇学校有专长的教师、社会“五老”人员以及当地专门的文化人才、先进人物和民间艺人等担任义务辅导员,鼓励大学生等开展志愿服务等多种方法推进乡村少年宫的发展。

  中国现有未成年人3.7亿,其中三分之二在农村。农村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总体仍较薄弱,特别是农村未成年人活动场所严重不足,远不能适应新形势的发展和农村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需要。

  然而,在这场少年宫乡村化“全覆盖”的素质教育推进中,却难以看到教育经费的投入,甚至连辅导员的工作费用也完全由彩票公益金弥补。2012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首次实现4%,中央政府要求,新增教育经费要重点向农村地区、贫困地区、民族地区倾斜,向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倾斜。这将对乡村少年宫建设带来怎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乡村少年宫遭遇“成长之艰”

  资金缺乏、辅导员不到位、活动单一、安全难保障,乡村少年宫遭遇“营养不良”的烦恼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任玮

  刚刚过去的寒假,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望洪镇新华村新华小学的学生,没能体验到城市孩子丰富多彩的少年宫生活,他们的“少年宫”仅仅是从学校的图书馆借几本喜欢的书带回家去看。

  “为什么乡村少年宫的活动如此‘寡淡’?”面对本刊记者的疑问,校长陈建国显得十分无奈:“连电子琴都买不起,拿啥给学生们开兴趣班?”他表示,由于学校本身资金不足,仅有的图书馆“少年宫”开得都很不容易。

  在中国西部农村,少年宫面临“成长之艰”。本刊记者在宁夏调查发现: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自2011年在宁夏开展至今,仍然存在缺乏专项经费和专业辅导老师、活动内容较单一、校园安全难保障等问题。

  部分基层干部建议建立乡村少年宫经费保障长效机制,通过“以奖代补”等方式激励辅导员队伍发展,并促进乡村少年宫合理布局、有序发展。

  “营养不良”隐患

  据银川市教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去年在对乡村学校少年宫的活动进行情况检查时,他们发现有不少乡村少年宫平时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只有在迎接考核检查时才会临时做相应准备。

  由中央文明办、财政部、教育部共同举办的“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启动于2011年9月,旨在缩小城乡教育差距,丰富农村未成年人课外活动和促进农村学生全面发展,“十二五”时期预计投入24.5亿元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全国各地建设8000所乡村学校少年宫。

  乡村少年宫依托学校现有资源成立,对现有场地、教室和设施进行修缮,并配备必要设备器材,依靠教师和志愿者组成的辅导员队伍进行管理,用于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组织乡村学生开展普及性课外活动,面向乡镇学生免费开放。

  银川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作为全国文明城市,银川市目前共有35所乡村学校少年宫,覆盖率超过60%。然而,截至本刊记者发稿时,仅有5所乡村少年宫申请获得了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的资金支持,其中3所学校还未拿到补助资金。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获得资金的西夏区芦花学校和金凤区良田回民学校建设的乡村少年宫呈现出“城市少年宫”的模样——有专用功能教室、各类丰富的兴趣班等,在银川市,大多数农村学校的“少年宫”仅仅是由原任课老师带领学生画画、唱歌等,与校本课程差别不大;条件较差的农村学校,仅仅是在寒暑假期间对学生开放学校的图书馆,供学生借阅图书或者干脆处于“半休眠”的闲置状态。

  因此,学生对乡村少年宫的活动越来越不“买账”,有些乡村少年宫开展活动必须由班主任组织才有人参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生告诉本刊记者,平时在学校上课被老师看管感觉很累,课余时间和节假日也要去学校少年宫,又没什么特别有意思的活动,所以不愿意去。

  “营养不良”的另一个症状是安全问题。在灵武市崇兴镇杜木桥村小学,校长杨正东对少年宫“时刻都绷着一根弦,生怕出意外”。由于不少农村学生住家较远,平时都是靠校车或父母接送孩子上学。而乡村少年宫开展活动多数在放学后、节假日及寒暑假期间,并且学生参加活动有很强的选择性和随意性,无法统一安排车辆接送,家长不放心孩子的路途安全,学校也不愿意承担额外的校园安全风险。

  

责任编辑: 挪威日落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