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扫大街:理想与编制的博弈?

2013-02-04 13:16  来源:中国教育报

付业兴 绘

 

  付业兴 绘

 

  核心提示

  研究生当环卫工是不是浪费人才?研究生争编制是不是没了理想?要稳定,还是要理想?常人看来,他们选择了前者。但他们自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鱼和熊掌的悖论,固化的恰恰是世俗观念:谁说选择稳定和编制,就一定意味着放弃理想?争议声中,7名研究生走上街头,挥起扫帚,开始他们的每一天。

  ■本报记者 曹曦

  哈尔滨的温度这几天有些回升,午后的阳光貌似很温暖,但冷冷的北风刮在脸上,还是有些刺痛。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森林街和一面街的交口处,许鑫左手拿着捡拾袋,右手拿着小笤帚,扫起地上一个烟头,熟练的模样很认真。

  日前,哈尔滨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事业单位编制环卫系统员工,在最终报名缴费成功的7186人中,2954名是本科学历,29名是硕士研究生学历,29名硕士中有25名是统招硕士。最终448名事业编制环卫工人正式走上岗位一线。其中7名研究生上岗,他们覆盖汽车驾驶员、维修员和清洁员三类岗位。1985年出生的许鑫,便是上岗的7名研究生环卫工中唯一一名男生。蓝色的工作服上,“道里市容环卫”字样的袖标在左袖上很明显。

  学历高消费?

  培养一名研究生的教育成本与实际就业状况存在很大差异,研究生当环卫工是不是学历倒挂,是不是“读书无用论”抬头?

  用脚步丈量行程,是许鑫在工作中学会的。他曾特意数了一下,一个下午往返了7圈,差不多是2000多平方米的作业量。“天冷,即使街上少有清扫的垃圾,也尽量走动起来,这样有时候还会出汗呢。当环卫工人绝不会偷懒。”许鑫笑着补充说。

  当许鑫用脚步丈量自己工作的时候,他不知道一些热心的人正热烈讨论着研究生当环卫工是不是浪费人才。

  培养一名研究生的教育成本与实际就业状况存在很大差异,研究生当环卫工是不是学历倒挂,是不是“读书无用论”抬头?不少媒体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许鑫说,自己报考的原因里,排在第一位的是“学以致用”。许鑫的本科和研究生专业都是食品科学,“这与环卫有关系,因为城市垃圾中包括食品垃圾,对食品垃圾的处理我有这方面的专长。学以致用是自己看重这个岗位的首要因素。”

  对许鑫的选择,许鑫的家人表示了支持。许鑫是哈尔滨本地人,毕业于当地一所高校,半年前,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同样是研究生学历的妻子在一家大型企业工作,许鑫看到招考公告后,第一个商量对象就是妻子。妻子对环卫事业的未来发展很是看好,这就更加坚定了他的选择。纯朴的父母就像当年儿子求学、考研一样给予了默默支持。报名、笔试、面试,许鑫在众多的竞考者中脱颖而出,以道里区所有报考者中第6名的好成绩被录取,培训结束后成功上岗。

  许鑫承认,刚开始,他也“过不了自己的坎儿,怕别人觉得,父母花十多万元培养研究生,结果还是去扫大街。”他说,现在这种想法没有了,相比在企业里的同学,他可能工资低点,但也算是“学有所用”。

  听多了大材小用、学历高消费的质疑,许鑫也会俏皮地反问:“不就业如何谈创业?我现在能学以致用,能够证明自身价值,而且有发展的前景,不好吗?”阳光一样的笑容挂在脸上,很灿烂。

  铁饭碗的金诱惑?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将编制推上了风口浪尖,研究生争编制是不是没了理想?

  在许鑫成功上岗的同时,一名落聘的硕士研究生的一句话:“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将编制推上了风口浪尖。为了编制放弃理想,是很多人对这次上岗的硕士研究生的猜测。研究生争编制是不是没了理想?

  许鑫并不回避事业编制的稳定性这个话题。他说,从本科开始计算,直到完成研究生学业,生活费、学费等粗略统计,7年家里花了10万元左右。自己曾经先后在两个食品公司做技术工作,月薪2000余元,没有五险一金。现在结婚了,以后也会打算生孩子,不能不说追求编制内的稳定也是一个要考虑的因素,但对于自己而言,在所有报考动机、目的性排行里,稳定的事业编制也就排在第四位。

  和许鑫一样有着研究生学历的许学杰,也是个有编制的人。供职于政府机关的她说,事业编制有着相对稳定的工作保障和社会保障,这就意味着有了铁饭碗。在目前大学生就业较为困难的现实条件下,这个事业编制无疑具有一定的诱惑力,这正是当前一部分大学生择业观的真实写照。

  不过,许学杰也常常会想,事业编制是人生事业吗?我们的父母们曾经把自己的国有企业当做铁饭碗,但是现在他们是通过社保、医保完成自己的养老。拿出事业编制这个诱惑,无疑鼓励了大学生“上学靠父母,毕业靠政府”的依赖思想。对于用人单位而言,如果招聘的都是高学历人才,环卫工人岗位的发展空间相对而言毕竟有限,那么也可能面临人才流失的风险。

  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姚永志说,研究生追求事业编制无可厚非,大家的质疑从侧面反映了事业编制的畸形,是体制改革没到位的结果。社会各个有编制的单位,应改革为聘任制,能上能下,有进有出,靠做事好坏而不是靠编制决定进退升降,只有实行相对公平的分配制度,才能使人们摆脱对体制内的盲目追随,才能实现人才合理使用的良性循环。

  网友“理想主义者”说:事业编制环卫工有多少是真正热爱环卫工作的呢?如果3年后,得不到转为管理岗位的上升机会,又有几个人还会留下来?

  要稳定就不能要理想?

  要稳定,还是要理想?这个被老师评价为“上学时思想活跃、动手能力很强、有理想、有事业心”的年轻人已经熟悉了环卫工作。

  一辆三轮车司机随手丢弃了一个燃着的烟蒂,许鑫快步上前,踩灭、扫起,动作娴熟、自然。休息的间隙,许鑫跺着脚上厚实的大棉鞋,摘下挂着白霜的大口罩,露出整个脸庞,帅气、阳刚。“我们这批公招的保洁员男装是蓝色,女装是嫩黄色。今年冬天格外冷,这也是政府对我们这批新人的特别照顾吧。”许鑫说。

  这个被老师评价为“上学时思想活跃、动手能力很强、有理想、有事业心”的年轻人已经熟悉了环卫工作,“两双鞋、四副鞋垫换着穿,一副手套用了不到一周就磨破了。”这是许鑫的感触。

  要稳定,还是要理想?常人看来,他们选择了前者。但当事人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鱼和熊掌的悖论,固化的恰恰是世俗观念:谁说选择稳定和编制,就一定意味着放弃理想?

  食品科学科班出身的许鑫,对未来发展有着美好的期待。他说,这里有着良好的发展空间,管理人性化,不是大帮哄,因人管理,提供给个人的舞台很大,比自己预期的要好很多。他希望把专业知识真正运用到实际工作中,能够为食品垃圾处理做出努力。

  许鑫的理想,就是从基础性的工作做起,打好基础,为未来环卫行业大好前景做出贡献。针对网友质疑的,能在环卫工的岗位上呆多久?许鑫说,经过长期的努力,那时候即使没能成功转岗,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当真正适应以后,会真心把这份工作当作事业去从事。”许鑫的音量不高,却透着坚定。

  于妍、郝文芳是和许鑫一起上岗的两位研究生。于妍在学校学生会担任过干部,自认为是一个挺有想法的人。在她看来,选择了稳定和编制,不一定意味着放弃了理想,“我觉得每个行业都可以成就理想。稳定只是前提,在这个前提下,还是有可能实现理想的。”

  2008年研究生毕业的郝文芳,曾在两家食品私企工作了4年,她说,别看队里的叔叔阿姨们学历不高,但现在都是她的老师。如何打扫马路,自己是外行,要从零学起。“如果3年之后不能转岗,继续从事一线工作,只能说明我们做得不够好,还需要更加努力。”

  谈起第一次上街当清洁员的感受时,于妍和郝文芳表示:感觉挺好,虽然累点,但我们一定会坚持做好。于妍、郝文芳是高学历的环卫工人,都还坚持着同一个爱好,每晚回家有时间就读书。她们都想在年轻时,沉下去积累经验,并在以后的工作中化为财富。

  具有研究生学历的道里区城管局机械化清扫队驾驶员刘艳说,大学毕业没有从事自己的专业,而是成为一名环卫工人,社会肯定会有一些微词,但自己并不是很在意。“现在的环卫工作基本上都是机械化作业,在大学里学的知识也可以学以致用,相互结合。刘艳说:“我想的就是建设自己美丽的家乡,以后为环卫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环卫系统举行的招聘人员培训结业式上,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市长宋希斌说:“我们需要一支有知识、有文化、有理想,甘于奉献的一代青年,在这次参与全市环卫工人招考的青年一代身上,我看到了哈尔滨未来的发展和希望。”

  更多时候,许鑫都没有理会这些争议,“只要自己看得开,一切都不是问题。我相信自己能够坚持。”许鑫说。经过一些时日的锻炼,许鑫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碎纸屑、瓜子皮、烟头儿,这些小物品很难清扫,特别是散落在凹凸不平的缝隙中,则更为麻烦,许鑫正琢磨着能不能改进一下清扫工具,能像磁石吸铁一样,更快捷、更实用。

  许鑫说,现在很多好心的过路人会上前主动跟他打招呼,聊两句,问问能否适应,鼓励他好好干。每每这个时候,许鑫就觉得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很温暖,有力量。

责任编辑: 挪威日落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