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精神分裂 只因学校活动“入戏”太深?

2013-01-15 07:46  来源:广州日报

  昨日,东莞经济贸易学校学生阿全的父亲姚先生向本报反映称,去年5月31日,阿全在校期间突现精神疾病,后被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姚先生认为,儿子正是因为此前参加学校组织的“模拟法庭”活动扮演角色“入戏”太深而诱发精神问题,希望校方承担责任并给予赔偿。而东莞经济贸易学校黄校长则表示,阿全出现精神疾病与“模拟法庭”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学校不应负责。“但会积极配合家长协调处理,也会提供人道主义上的帮助。”

  将儿子捆绑送进新涌医院

  去年5月31日晚,家住企石的姚先生接到儿子阿全的班主任老师来电,电话里班主任通知其快到学校去接孩子。“当时班主任口气很急,说儿子生病了。”

  当晚9时许,姚先生赶到学校将阿全带回了企石镇一家卫生站。“一番检查后,医生确认儿子是精神出了问题,建议我将儿子带去新涌医院治疗。”

  “儿子平时很听话,性格也很好,怎么会有精神病呢?”就在姚先生和姐夫准备将阿全再带走时,阿全向后一跳,摆出武侠片中迎战的姿势,并高喊:“谁都不要碰我,我是‘黄水’,谁碰打死他!”陡见这么一着,姚先生愣住了,姐夫也看得一脸茫然。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这才相信阿全的确精神出现了异常。

  虽然儿子不配合,但最终在姐夫和其他家人的帮助下,姚先生还是将儿子手脚都绑起来,送去了新涌医院。

  家属:孩子治疗期间高喊角色名

  昨日下午,姚先生向记者提供了新涌医院的出院记录,记录上还有医生的签名。该记录中写明,“患者‘急起自言自语,行为紊乱3天’入院……问话少答,对答欠切题,会打过来帮助的家人,口中常喊一个名字,自知力欠缺”等。在入院和出院诊断两栏都写明,阿全所患的是“精神分裂症”。

  “黄水”究竟是谁?直到儿子阿全经治疗恢复清醒时,姚先生抓住机会细问得知,“黄水”是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模拟法庭”活动所扮演的一个角色。

  “儿子告诉我,‘黄水’在‘模拟法庭’中是一个证人,需要指证一个‘嫌犯’为帮被调戏女友报仇而砍死人的罪行。”姚先生称,“儿子清醒时还讲过,在学校曾遭同学欺负、歧视,扮演证人又有很大压力。”因此,姚先生认为,儿子可能是在学校里的种种压力加在一起,然后又入戏太深,所以导致精神出现问题,所以“模拟法庭”至少是发病诱因。

  由于无力承担医疗费用,两个月后,姚先生给儿子办了出院手续。“现在儿子还要治疗,我们已经没钱了,希望校方能够负责,满足我们的赔偿要求。”

  校方:二者无直接因果关系

  昨日下午,记者也就此事采访了东莞经济贸易学校黄校长。黄校长表示,“模拟法庭”是学校组织的普及学生法律意识的教育活动,至于阿全同学出现精神问题,这与学校组织开展的“模拟法庭”活动并没有因果关系,学校不应承担责任。

  阿全扮演“模拟法庭”中的证人角色得到了黄校长的证实。但是至于阿全所参加的“模拟法庭”的“剧情”如何,阿全平日的表现和精神状况如何,黄校长表示自己也刚调入学校不久,具体不太清楚。“不过,校方会积极配合家长做好协调处理工作,同时也会尽量给学生及其家庭提供人道主义上的帮助。”

  心理专家:角色扮演后需提供适当个性辅导

  对于阿全同学的事,心理咨询师、社工督导何欢表示,这是比较极端的例子,并不具普遍性。“这可能与该学生的成长经历、人格特质、成长环境、人际交往、教育背景等有密切的关系。”

  何欢认为,青少年正在人格逐渐发展、形成的关键时期,学校作为青少年重要的成长环境之一,做好引导、教育等工作是必要的。“比如在学生排练、演出之后,特别是负面、反面角色的扮演者,需要提供适当的个性辅导,帮他们纠正在角色中扭曲人格、错误认知、角色认同,帮他们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

  律师:家属可申请一定的补偿

  广东达维律师事务所徐洪辉律师称,模拟法庭是一种没有超出学校教学职能的教学方式,出发点是好的。不过,徐律师也强调,如果让学生进行角色扮演,要事先确定他的身心健康和心理承受能力。徐律师认为,学校本身没有过错,这在法律案例中属“意外事件”。如果诉诸法律程序的话,该学生作为未满18岁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按民法中“公平原则”处理,就是双方都没有过错,受损失的一方按实际损失得到10%到30%的补偿。(记者陈臣、彭筱璐)

责任编辑: 徐十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