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书院发展如火如荼 家长被指违反义务教育法

2013-01-09 08:46  来源:新华网

国学书院发展如火如荼 家长被指违反义务教育法

 来源:法治周末

  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如果不是循着声音,法治周末记者很难发现眼前这栋橘黄色的三层别墅就是杭州诸修书院这是诸修书院的第四处院址,位于河南省开封市东北角一个相对偏僻小区的一角,而且没有招牌。

  近年来,伴随着国学热的兴起和部分家长寻找新的教育途径的尝试,类似于诸修书院这样的国学书院在国内发展得如火如荼。据中国书院研究中心主任、湖南大学。

  嘉嘉说,当时自己也没有多想,觉得父亲说的挺有道理。而在父亲开口之前,她在上学的同时也已在读一些经典。

  满意表现

  在诸修书院,一个孩子的一天是这样的:早上6时起床,洗漱完毕,给孔子行三拜礼。然后早读,读的是中文经典,例如《孟子》、《论语》等。

  8时15分吃完早饭后,继续学习中文经典每节课时间长达90分钟,但孩子们并不需要正襟危坐,“如果听不下去了,想出去走走,和老师说一声便可以了”。

  中午休息之后,下午学习的是英文经典,莎士比亚的作品就是他们的教材。此外,还有书法和国画课。

  而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孩子们跟着老师一起到园子里,练习少林《易筋经》,强身健体。

  “他到了那两天后跟我说,妈妈这才是人应该过的日子,儿子在这儿受到了尊重,第一堂课王老师就非常尊重孩子的选择,让孩子选书读。”张育红说,她知道这里就是她想找的适合儿子的地方。

  张育红也决定留下来做一位陪读妈妈,每天和孩子们一起诵读经典。“在此之前我几乎没有接触过国学。在用一个月时间把教材大声朗读了一遍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提升也很大。”她甚至还写了一本关于孩子的小说和一本杂记。

  随着时间的推移,龙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开始懂得体贴母亲,照顾别人。“而且在和同学们的相处当中学会了包容。关键是还爱学习了,来这以前是厌恶学习的。”

  小中的变化也很大,李元说,如今小中那些爱花钱的坏毛病也没有了,现在他对金钱没有太大的欲望。另外对任何事看得都很开,心胸很开阔。“我对他感到很开心。”

  “我们要承认每个孩子都是聪明好学的,只不过他们的兴趣不同而已。很多孩子在学校不喜欢读书,但是看到他们喜欢的书就会读得非常认真,这就证明兴趣还是有的,只是引导问题。这也说明传统教育也是有很多优势的。”

  圆通说,国学教育这个补充相对别的教育来讲更为明显,因为它用到的是传统教育的一些思想和内容。“诸修书院是教会孩子如何为人处世,尊重他人。”

  嘉嘉也说自己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像在学校学的都是应付考试的知识性的东西,在这边学的都是知识性的经典,还会带小孩子,现在自己生活技能和其他方面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并非完美

  虽然家长们赞赏有加,但不可忽视的是,全日制书院也并非十全十美。其中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和现行的教育体制的完全脱离。

  张育红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既然已经决定让孩子在诸修书院读下去,那就是一心一意的读国学了,而不是把国学当成兴趣班。

  圆通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诸修书院的教学内容主要以熟读《论语》、《大学》、《中庸》等中文经典以及包括莎士比亚作品在内的英文经典为主,并辅修棋、琴、书、画、武等才艺,并不与国家教学大纲相衔接。

  法治周末记者也看到,由台湾王财贵教授编著的国学经典课本和美国语文、英国语文一并成为孩子们的学习教材,而九年义务教育制定的语文课本却并无踪影。而王财贵版教材实际上是纯正的台湾版教材,内容均是竖行繁体,辅以大陆并不使用的注音。

  “我希望我们能够更纯粹一些,而不是像有的书院那样既搞国学又搞体制内那一套。当然,如果孩子们想要学习的话我们也不反对。”

  此外,圆通也承认,目前的书院教育还存在着缺乏系统和标准的问题,整个书院教育的体系还有待完善。“现在每一个私塾都是按照自己的一些认识去解释传统文化,其实这个也是有问题的。毕竟我们也没有受过这种教育,大家都是在摸索。”

  师资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诸修书院采用的是伴读的方式,用圆通的话讲就是“我们没有老师”。

  王老师就是这样一位。这位年轻人大学里学的是勘探专业。大一的时候自己选择退学,研读三年国学。圆通说,此前自己在网上发帖接纳志同道合的朋友吃住一起读书,就这样认识了王老师。

  “他对国学特别精通,在这里坚持的时间也长,很坚定。其实也不是老师的身份,主要还是学习,也就是带着孩子一起学习。”

  青岛王财贵国学小书院创办人傅老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少儿就是要熟读经典。而经典并不是要老师灌输,而是要靠学生自己领悟。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认可这种自学的方式。湖北的柯先生就是在把女儿送到诸修书院两个月之后重新接回了体制内的学校,接受9年义务教育。

  而且出于经营甚至赚钱的考虑,很多书院都会要求家长支付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的费用,而这些费用和书院追求的粗茶淡饭的饮食风格以及自学的学习方式之间的落差成为不少书院纠纷的导火索。

  “现在书院多数是以经济为目的去运作,看似正常,其实是不正常的,现在书院教育有待于系统化,有待于理性、科学。”圆通说。

  资质困局

  而更令人担心的是书院的合法性问题,这意味着缺乏相应的保障。

  早在2006年,上海孟母堂即因没有国家认可的办学资质、违规教育收费、家长违反义务教育法规定未把适龄儿童送入国家批准的教育机构接受义务教育等原因被叫停。

  如今这一状况依旧没有改观,就在诸修书院收到杭州市余杭区教育部门的停办通知之后,广东的明德堂也碰到了同样的遭遇,而在全国来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此前海南省教育厅厅长胡光辉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部分办学机构在义务教育阶段,完全摆脱《教育部关于全日制义务教育阶段规范性要求》进行全日制学习国学的做法,义务教育法是不允许的。

  据悉,按照义务教育法规定,年满6周岁的孩子都必须接受义务教育,在义务教育阶段招生的民办中小学也必须要在资金、校舍硬件、师资软件和学生人数上达到政府的规定要求。

  于是打擦边球成为大多数书院的选择。

  圆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诸修书院最初采用的是注册公司的办法如今还能在网上找到诸修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简介。

  “它其实是不符合规定的,那个公司其实是不允许招收全日制学生的,偶尔开个培训班还可以,还是因为注册公司方便,要是去教育局申请教育资格是不可能的。我还去民政局申请过非营利性的传统文化教育机构,也申请不下来。”

  诸修书院还曾经有过寻找主管单位的尝试。2010年下半年起,诸修书院成为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的教学实验基地,但在挂靠了一年之后,由于双方在经营理念上的差异最终分道扬镳。

  深圳孟母堂是在上海孟母堂的影响下在深圳开办的另一所国学书院。创办人彭老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们同样迫切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给予合法地位。

  深圳天谦学堂的创办人廖智楷也表示,如果按民办学校去教育部门审批,他们的条件、教育课程的设置都不符合目前教学大纲的要求,是没法获得办学许可的。

  不过也有例外,浙江省遂昌县王财贵经典学校这家同样成立于2009年的国学书院就有着诸修书院所没有的批文,不过相应的代价是它并没有摆脱张育红所想要摆脱的应试教育的模式。

  比如,小学一年级的教学目标是背诵中文经典4.5万字;背诵英文经典5000字。同时,它还要完成国家一年级教学大纲目标。

  未来在哪儿

  不过,圆通对未来依旧信心满满。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到开封后和开封的教育部门进行了充分的沟通,等到明年开春他们搬到黄河边上的玫瑰园之后,一切又可以重回正轨。

  玫瑰园是在张育红的张罗下找到的,包括眼下暂住的别墅也是。张育红说,是儿子的变化让她决定留下来帮助圆通老师把诸修书院办下去。玫瑰园是他们正式谈的第二家,没想到和园子的主人刘一荣一拍即合。

  刘一荣说,现在的教育过于功利,学生的家庭背景和成绩成为了衡量学生好坏的依据,她希望向诸修书院这样的新的教育方式能够有助于改变当前的状况。

  “我也在探索经营书院的新模式,我们一方面想弘扬国学,一方面面临钱的问题。几年下来,从开始收学费到现在不收,有利有弊。”

  圆通希望能够通过公益的方式来推动书院教育,而成立国学教育基金则成为他未来计划努力的方向。“书院不应该是盈利为主的,应该是完全公益的,以基金为基础的。资金问题解决了,办书院的人可以更专心搞教学,提高教育质量,改善环境,让孩子更受益。”

  而对于选择全日制书院的孩子们来说,选择一条有别于实行了几十年的传统教育体制的求学路意味着他们的未来前景难料因为这条还在探索中的新路并没有经历过实践的检验。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广泉小区的夏女士就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对国学持欢迎态度,但最多只会送自己8岁的女儿上个兴趣班。

  “现在整个社会就认可传统教育体制,比如一个人如果没有文凭就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夏女士说。

  不过李元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并不担心文凭的事情,他认为孩子的将来应该是孩子自己打算的,他自己能做的就是把孩子做人的根基做好。

  事实上,也有专家认为,当今社会是多元的,对教育的要求也是多元的,但当下的教育体制限制了教育的多元发展,统一的高考带来了整齐划一的基础教育,也限制了家长和学生的多元需求,浪费了很多生命,带来了许多教育的“不幸福”。

  张育红也表示相信自己的眼光。“我觉得当孩子身心健康,饱读诗书,你不用担忧他自己的生命该走向哪里。将来无论做什么,我相信他都会是个有用的人。”

  “我们的文化是非常深厚的,所以孩子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熟读经典终生受用,以后的路子也很宽,最保守来讲孩子以后还可以做国学方面的工作,而且也可以选择出国深造。”有着学生父亲和书院创办人双重身份的圆通说。

  不过,嘉嘉男朋友的老师还是给出了一个建议:先把孩子的文凭补回来,3年拿一个大学文凭。现在,嘉嘉很用功地在看一些考前资料,争取今年考上函授大学。

  (文中未成年人和李元均为化名)法治周末记者 潘琦 发自河南开封

责任编辑: 徐十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