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出国留学 > 海外生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出国读书不是想的那样简单 不是一张机票一叠钞票

留学准备绝不是一张机票,一叠钞票,更需要做好学习、生活、心理上的准备。三位不同专业不同大学的留学生,在海外经历了截然不同的求学经过。

  8月,当国内大部分学生还沉浸在欢乐的暑假中,新一批留学生踏上赴国外留学的航班,在留学圈,这是告别季。为了帮助学生顺利在海外院校“着陆”,申城众多留学机构近日接连举办“行前准备会”,向学生预告即将到来的留学生活,提醒他们做好各种学习、生活、心理上的准备。须知,留学准备绝不是一张机票,一叠钞票。本报采访了多名正在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他们的经历或许能让有留学意向的你进一步窥见海外留学生活。——编者 

  高中毕业赴美,啃下最难本科教育

  姓名:郑舒雯

  学校与专业:纽约大学经济学与政治专业大一

  不知不觉,在纽约大学已经过去了一年。18岁的我只身前往一个文化、语言都不相同的国界,在顶尖学府里与各国优秀学生同堂,激励与压力同时扑面而来。

  遭遇严厉教师,“你说我听”成为历史

  跟国内同学聊天时我才发现,纽约大学的学业安排与国内有很大区别,最明显的是国内大学多从大一起就接触专业课,而在纽大,大一更多是通识课程。历史、哲学和写作,看似与专业没有多大关联,而这正是美国本科精英教育的精髓。

  根据老师给出的关键词当堂完成随笔练习,每周两次的写作课,这对我来说是不小的挑战。尽管出国前强化了英语,但毕竟不是母语,刚开始写作的时间和水准都很难让我满意。为了尽快赶上美国同学的水平,我开始预约“写作中心”及“写作复习”机会。这是学校用来帮助学生提高写作水平的两个场所,前者是由老师一对一提点写作结构和思路,后者则是大班授课形式讲述写作中需要用到的语法知识。因为颇受学生的欢迎,很难预约。我常常提前一个月预约,如此一周几次,写作水平开始有了起色。两个学期的写作课程中,我3次被写作教授给予“你是一位不错的写作者”的评价,自信慢慢回来。

  在纽大,上课方式更多采取的是小组讨论,老师会在开学时列出书单,学生课后自行阅读,上课时再与同学讨论,讨论时的表现会列入平时成绩。

  记得哲学老师阿特金斯教授是个极其严厉的小老头,开学第一堂课他就给全班来了个下马威:在我的课上,你永远不可能得到A,表现最好的同学也许我会考虑给个A-,大多数会得到B甚至是C……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阿特金斯教授每堂课后都会布置阅读材料,指定一名同学在下次课上针对材料做总结陈述,并对此提出一个问题。不幸的是,我是第一个“中奖者”。记得当时的我捧着一堆晦涩的哲学理论书籍痛苦地窝在图书馆反复看,直到忐忑地走进教室,我依然没有完全理解其中的含义,勉强总结出了一点心得。

  那次发言,我紧张得手心直冒汗。“Good!”阿特金斯教授如此评价,着实让我意外。这也许是对吃螃蟹者的宽容。

  美国的课堂总的来说比较开放,同学们会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起初,插不上嘴的我很是上火——其实,不少同学也没有针对讨论主题发表见解,只是为了更多表现,让教授给出不错的课堂表现分数。于是,我暗自制定目标,下堂课至少要发言两次!就这样慢慢地,我逼着自己大胆表达想法,“哑巴”开口!

  苦练口语,打破文化沟通坚冰

  我的室友帕洛玛是一个可爱的加州女生,在纽约大学攻读导演专业,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但,问题也来了。由于口语问题,常常室友跟我说话,我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笑笑尴尬地走开。这样的状况困扰我很久,担心不能顺畅交流会让她误认为我比较孤僻清高。

  课余时间,我开始偷偷看美剧,在课堂上尽量与同学多聊天,使自己熟悉语言环境。一个多月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顺畅地跟室友聊天了,从原来的一两句对话到后来几个小时的交谈,我们逐渐从室友变成了知己,这也让我在美国的生活逐渐舒畅开阔起来。

  其实,在课堂上存活下来,也需要一些沟通技巧。纽约大学的学习节奏很快,而我由于从未接触过哲学类课程,加之语言需要适应过程,刚开始打开笔记本只能看到个别关键词,根本无法记下教授说的完整句子!我向中国学姐求助,她建议我私下请教授课老师,“他们看上去非常严格,但对学生的提问常常耐心细致,也会对喜欢提问的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发邮件给阿特金斯教授的场景:在键盘上匆匆敲下两个问题,按下发送键,忐忑无比。惊喜的是,两小时后我就收到回复,答案密密麻麻写满了整页A4纸,不仅解答了我的疑问,还鼓励我多与他沟通。

  与飓风不期而遇,感受美国应急机制

  就在美国学习日渐进入状态时,“桑迪”来袭,这成为美国历史上影响较大的飓风之一,很多国内家长会担心留学孩子的安全,其实,这件事反倒让我从侧面更多了解了美国文化。

  记得那是2012年10月29日,“桑迪”从美国东海岸登陆,纽约大部分地区都受到影响,学校临时停课两周,部分宿舍里水电供应都失去了保障。学校把学生集中到两幢仍有水电供应的宿舍楼,学生们每天都会接收到学校信息系统发来的邮件和短信,告知飓风带来的损失、学校有哪些对外开放的场所、从哪里可以找到充电电源、水源以及无线网络信号等服务信息。与此同时,学校对社会开放了图书馆等公共场所,接纳流浪者。不少当地商家开始免费派送食物。

  各学科教授进行了课程调整,文化课教授取消了一本书的学习内容,但他仍旧用了两节课时(原本这本书应用四节课时)概括了书中应知内容,这样等于没有将那放掉的两节课及我们交的昂贵学费浪费,还有的教授选择在期末前的周末“补课”。教授的灵活性与学校的人性化应对帮助我们顺利度过了飓风期,我的留学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

  • 责任编辑:杨璐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