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出国留学 > 留学资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揭秘美国“富二代大学” 国际学生一半来自中国

一个排名一般的学校 学费却在最贵之列 知名度也在一路攀升 乔治·华盛顿大学引关注———  近年来,越来越多来自富裕家庭和特权阶层的孩子就读乔治·华盛顿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并非美国一流名校,却位居学费最贵大学之列,这里汇聚了一帮有钱的孩子。

  (1 /1张)

  一个排名一般的学校 学费却在最贵之列 知名度也在一路攀升 乔治·华盛顿大学引关注———

  近年来,越来越多来自富裕家庭和特权阶层的孩子就读乔治·华盛顿大学。他们住豪宅,开跑车,拎名包,学校也因此被戏称为“富二代乐园”。

  乔治·华盛顿大学并非美国一流名校,却位居学费最贵大学之列,这里汇聚了一帮有钱的孩子。

  一帮有钱孩子的学校

  一个工作日晚上,华盛顿市区已陷入一片静寂,唯有第19大街一家名叫“城市”的酒吧里依然音乐嘈杂,一群大学生畅饮正欢。他们大多来自附近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其中不少人花600到1000美元预订座位,享用着价格不菲的伏特加和香槟。

  聚会组织者亚历克斯·万科森伯格说,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生是酒吧最大的消费群体。“要想成为这个学校受欢迎的人,第一秘诀就是要有钱。否则,你怎么出去社交、玩乐?你必须富有。”

  《纽约时报》近日一篇文章称,这所拥有2.5万名学生的大学,眼下已成为一个“大型聚会学校,汇聚了一帮有钱的孩子”。

  一个名叫萨拉的大学新生在学校网站上写道:“一个典型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是这样的:富有的白人,或者富有的国际学生,被宠坏了,拥有各种特权。”

  去年春,博客网站Tumblr上刊登一组照片,展示停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校园内的各种名车,包括一辆罕见的梅赛德斯-奔驰SLR722S、两辆保时捷和一辆宾利。这些照片在网上疯传一时,只是不太清楚这些名车是否属于学生。

  一个时尚博客抓拍到不止一个学生拎着价值1800美元的法国“寇依”名包,售价900美元的LV手袋在校园里更是司空见惯。

  成为全国知名学府

  过去20年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费一路攀升。其间,它建造豪华宿舍,增设各种生活便利设施,使这座原本朴实无华的学校脱胎换骨,成为全国知名学府。

  主持这项“变身”工程的史蒂芬·乔尔·特拉亨伯格于1988年至2007年担任乔治·华盛顿大学校长,他希望通过改善学校硬件设施吸引生源,提高竞争力。这一招十分管用,过去10年里,申请人数增加近三分之一。

  如今,走在校园里,“蓬勃的野心”随处可见。斥资5600万美元修建的商学院杜克大楼里有一个“资本市场大厅”,装有60英寸的等离子屏幕、证券报价机和学生交易站。2004年启用的宿舍楼配有私人浴室和全套厨房设施,被《普林斯顿评论》列入“豪华宿舍”名单。校园主干道两侧是各种高端办公大楼和公寓,特拉亨伯格称之为大学的“香榭丽舍大街”。学校把这些地皮租给开发商,每年能获得900万美元收益。

  现任校长斯蒂文·纳普延续了老校长的思路。他说,今年秋,学校将高调启动“十年规划”,预计耗资1.1亿美元。规划包括建设更具活力的人文环境、创建一个科技、工程和数学本科学院、增加30到50个研究生奖学金名额、扩招100名教职员工等。

  纳普说,学校距离白宫和国务院仅几个街区,对于提升学校知名度具有“极为优越的战略位置”,“十年规划”将使其成为“全世界最强大、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型大学”。

  排行榜位居第51位

  在美国,不少像乔治·华盛顿大学这样的二流学府通过大规模扩建和提高学费来改善生源和师资力量,提升学校排名。《拆除门槛:直面美国教育中的阶级分化》一书作者彼得·萨克斯称这些学校为“奋斗学校”。

  “它们努力成为名牌学校,想拥有全国知名度,生源遍及全国,有一定比例来自富裕家庭或有实力全额支付学费的国际学生,并提升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高校排行榜上的名次,”萨克斯说,“但总有一些失败者,花了钱,名次却依然如旧。”

  乔治·华盛顿大学斥巨资打造学校,但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前年,它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的高校排行榜上位居第51位,与2004年持平。去年,由于该校招生办长期虚报生源丑闻被揭,被取消排名资格。

  “他们想让所有人相信,这是一所好学校,但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24岁的研究生马特·古德曼说。

  学校存在严重阶级分化

  乔治·华盛顿大学校长纳普说:“我并不否认我们有很多学生来自富裕家庭,但我们也在努力尝试生源多元化。与10年前相比,现在的情况已经得到改善。”

  纳普成立了一个“多元化和融入”办公室,招生办也扩大了对东北部地区和海外学生的招收。四年前,学校启动一个7100万美元的奖学金基金,以招收更多来自不同文化和经济背景的学生。“这很重要,大学生不应当只和相同背景的人交往,”纳普说。

  前校长特拉亨伯格则表示,对于那些无力承担昂贵学费的学生,完全可以选择其他高校,“这并不是什么罪过,就像我想开法拉利,但我开不起一样”。

  20岁的托丽·盖原先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读书,靠打工支付学费。可不久,她失业了,不得不回到家乡俄亥俄州,转读学费便宜很多的克利夫兰州立大学。

  她怀念初来首都时的兴奋,但学校的阶级分化令她难以适应,她和班上许多同学难以融合。“在俄亥俄州,我和周围的人没有太大区别,会在兄弟会一起喝啤酒。可是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兄弟会都出租给俱乐部搞聚会了。”

  “人们常说,‘美国梦’基于你如何努力工作,而不是你抽到什么牌,”盖说,“但要实现这个‘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的梦想,比你想像的要困难得多。”文/唐昀(新华社) 漫画/陈彬

  连线

  乔治·华盛顿大学

  国际学生一半来自中国

  记者通过电话连线了解到,乔治·华盛顿大学有10%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学生,其中中国学生占了一半。在学校招生过程中,校方会优先考虑美国本国的学生。也就是说,同样是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就读的学生,国际学生的各项成绩总体上是优于美国本国学生的。

  一所国内知名留学机构的负责老师告诉记者,能进这所学校的中国学生都是成绩不错的,家庭经济条件也都比较富裕。在该校的本科教育中,针对家庭困难的学生的奖学金只发放给美国本土学生。而中国学生想要获得奖学金只能通过“足够优秀”这一途径。

  一名今年准备进入乔治·华盛顿大学就读计算机专业的中国学生MAC称,“在这所学校,本科生出手阔绰的现象比较严重。研究生当中这样的现象却不是很明显。”文/本报实习记者 温天欣

  相关

  纽约市长:

  成绩平平读大学不如当水管工

  在大学生踏入毕业季节之时,美国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发表争议性言论,为莘莘学子指点前路。布隆伯格17日在每周广播电台演说中建议,如果高中成绩马马虎虎,与其挤进大学,还不如学一门修水管的技术。他说:“通常面临最多问题的是那些当不上火箭科学家、又无法成为班上顶尖精英的大学生。对一般人而言,当水管工实际上可能比进哈佛的前景更好。”

  布隆伯格的理由是,水管工无需背负大学贷款,收入还不错,他们“没有白白浪费4年,也没有在无收入状态下,花掉四五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30万元)的学费。”而许多大学生毕业后却背负了大笔的就学贷款。

  此外,布隆伯格认为当水管工还有其他的优势:不用担心工作被外包,或被计算机取代而失业,“这职位很难流失到国外,也很难自动化。”布隆伯格还补充,许多研究指出,相较于大学生,水管工刚踏入职场的负债较低,而且薪水较高。文/宗和

  • 责任编辑:徐十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