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公务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公务员因升职无望带职种田 收入相当工资6倍

“带甲归田”的黄庆玖,是一位非典型基层公务员。”蒋姓副局长说,黄庆玖在职称上跟他是平级(都是副科级)的,但黄不是领导。按照公司惯例,黄庆玖免费获得种谷,收成后再将谷种卖给公司这个,也让黄庆玖觉得满意。

  “带甲归田”的黄庆玖,是一位非典型基层公务员。

  调查他的种田背景,呈现的则是一些普通基层公务员的典型生存状态:在乡镇基层干了一二十年,工资低,升职无望直至无欲,以养老心态活在官场,有的如黄庆玖则开始“谋钱途”,以至于触到国家公务员法的红线,尽管此举在情理上容易获得同情和理解。

  永州市零陵区,从主干道拐进区畜牧局的办公大楼,需要经过一条有些破落的巷子。畜牧局的招牌被几根竹架子遮住,工人在院子里挑沙土。这栋正在翻修的4层小楼,因远离闹市而显得更加寂寥。

  黄庆玖的办公室在3楼。他是这栋楼里唯一一个没有具体职务的工作人员,工作内容是“协助副局长做事”。他的办公室,也是唯一个没挂科室门牌的。

  当初从乡人大副主席申请调到此处,工作清闲无压力是主要原因。同时,他当时已经获得了第二个身份在零陵区石山脚乡拥有200多亩农田经营权的“种田大户”。

  从实职走向闲职,在官员和农民两种身份之间叠加纠缠,让他仿佛坐了趟人生的过山车。

  闲职:“能谋得县城里的清闲职位,是求之不得的事。”

  黄庆玖今年42岁,身材有些微胖,头顶的发已稀疏到几近“荒芜”。

  他办公室的隔壁是财务科和文明办。财务科的几个女同事对他印象不错,“是个老实人,挺勤快的。”

  一名短头发的女工作人员说,黄庆玖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便开始打扫卫生,有时候还帮她们把放在门外的垃圾倒了。除此之外,黄庆玖还爱学习,没事喜欢钻研网站,去年把畜牧局的网站重新捣鼓了一番,让大家对这个来自乡镇的新同事刮目相看。

  同事们对黄的过去所知甚少,但黄庆玖种田一事,不少同事都表示知情,而且“十分理解”。有同事说,“他是跟别人一起种田的,这没什么。”

  黄庆玖是在去年9月来到这个在编人员不到30人的单位。局里给他腾挪出3楼的一间办公室,职务是副主任科员,主要协助分管养殖和动物防疫的副局长做事。

  局领导都在4楼。每天,黄庆玖都要爬办公室左边的Z字形楼梯,跑到副局长办公室,听他安排工作。

  这位副局长姓蒋,记者见到他时,他正打电话部署新一期的生猪养殖(阉割)计划。对于黄的表现,他不愿做过多评价,只说,“我的事情都很杂,有事情就叫他,他一般也还能做好。”

  蒋姓副局长说,黄庆玖在职称上跟他是平级(都是副科级)的,但黄不是领导。

  “每天都是做些琐事。”黄庆玖说,在此之前,没人做这份工作,所以不算接谁的班。

  从乡人大副主席到非领导职务,黄庆玖并没有经过多少挣扎。他不止一次跟记者说,“能谋得县城里的清闲职位,是求之不得的事。”

  焦虑:孩子上初中了,将来上高中、考大学要花大钱。

  黄庆玖出生在农村。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零陵区石山脚乡任职。1999年,28岁的他当上了乡镇分管农业的副乡长。2年后,任人大副主席。在这个职位上,他干了两届。

  对于以往的仕途经历,黄不愿过多提及。“六局三办一公司,只要跟农业沾点边的,我都要负责接洽,很辛苦。”他说,最多的一次,他一连接待了5个不同的上级单位,忙得没时间吃饭。

  在他的老同事眼中,他是个“舍得吃苦,舍得用力”的人。除此之外,也有缺点,比如没有魄力,不善人际关系等等。

  “能吃苦”并没给黄庆玖带来多少收益。他说,直到离开乡镇,他的工资(包括福利津贴)每月才2300元这个数目,是市区一名普通餐馆年轻服务员工资的2倍左右,前提是餐馆包食宿。

  黄庆玖说,在乡镇任职的20年时间里,他最初一个人挤在一间狭小的单位房里,每天数着日子过,很焦虑。后来遇到现在的妻子,住房条件有了一些改变,却也增加了很多开销。为了补贴家用,妻子后来去了一家纸板厂,工作环境恶劣,每月工资却只有700多元。

  黄庆玖说,他的头发就是那些年掉光的。

  2006年,他找亲戚借了些钱,在郊区买了套100平米的房子,总房款10多万,他选择5年按揭,每月还贷将近2000元。

  这个数字曾让他喘不过气来。“当时想的是,趁孩子还小,不太需要钱,能过去就过去。生活嘛,总要逼一逼自己的。”

  妻子随后去了市区一家酒店当服务员,每天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黄庆玖下班后要给孩子做饭,家务活也基本由他“承包”。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满足用黄自己的话说,一家三口的生活,有了一丝光亮,毕竟,妻子的工资涨到了1000元。

  如今,黄庆玖的儿子已经上初一了。黄庆玖说,这是个让父亲焦虑的时候,“现在学费不要钱,等过了这3年,毕业择校、上高中、考大学,哪个不是要死命花钱。”

  选择:找亲戚东拼西凑借来4万元,带头“大户包田”

  命运,似乎也在这个时候给了他“机会”。黄庆玖说,2012年3月份,他在石山脚乡的南山村、文屯村督促春耕生产,发现有不少农田处于抛荒状态,他觉得很可惜。

  跟村里几个干部商量一番后,黄庆玖决定带头“大户包田”,把这些农田全都利用起来。

  他踌躇满志。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黄庆玖和村里另外两个农民,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从村民手里租到了200亩农田,用于制种和传统水稻种植。

  这些田地,大多远离水利设施和乡间公路,地势不好,分布也零散。而要实现机械化大面积耕种,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土地要连片。

  黄庆玖说,要从农民手里租到田,不是容易事,“农民们都有‘离乡不离田’的想法。”黄庆玖多次跟着村干部去说服村民,村民最终多半会被这个“领导”打动,黄庆玖便可以用其他零散的田换来相对集中的田。

  在获得土地经营权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黄庆玖联系上了省内一家大型种业公司。按照公司惯例,黄庆玖免费获得种谷,收成后再将谷种卖给公司这个,也让黄庆玖觉得满意。

  • 责任编辑:曹嘉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