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公务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时事政治:繁琐的行政审批手续

行政审批,也称为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近年来,关于行政审批过于繁琐的报道层出不穷,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时事政治行政审批,也称为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近年来,关于行政审批过于繁琐的报道层出不穷,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据央视报道,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第一批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基础上,再取消和下放62项行政审批事项。从2001年开始,国务院已分批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项目。有专家指出,当前行政审批改革还有待进一步深化。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题客调查网,对6756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3.2%的受访者表示当前行政审批手续过于繁琐。主要集中在户籍、教育、住房、社保、生育等领域。

  受访者中,51.0%的人来自大城市,28.0%的人来自中等城市,11.6%的人来自小城市,6.5%的人来自县城,3.0%的人来自农村。

  行政审批最繁琐领域:户籍、教育、住房、社保、生育

  吕女士最近刚拥有天津的户口指标,她想通过亲属投靠,把独生子的户口从湖南老家迁到天津。从居委会到民政局再到派出所,她“过了一关又一关”,好不容易规定的材料都已办全,但是村委会一定要她拿出独生子女证明,称这样才能保证她不是为二胎办户口。吕女士无奈地说,“其实送送礼也就迁出来了。”但是她找不到关系,所以还得继续两地奔波。

  在北京居住的张先生感叹,现在稍微有点儿审批权力的机关都要摆摆架子,碰到审批一类的事就头疼。“虽然国家已经规定办暂住证不得收费,但是办理暂住证的小区派出所还是要收取8元到10元的费用。”张先生说,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为了避免麻烦,他还是把钱交了。

  调查中,认为户籍、教育、住房、社保和生育方面行政审批繁琐的受访者均超过半数,分别为:57.3%、55.0%、52.0%、50.7%和50.2%。接下来是:工商(46.6%)、税务(45.3%)、车辆管理(42.6%)、婚姻(30.3%)等。

  河北某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感觉现在的行政审批状况,比起10年前改善了很多。“尤其是在行政审批大厅办事,老百姓不用跑腿也不用送礼了。”但他同时表示,在很多方面行政审批手续还不够简洁,也有一些审批部门会故意为难办事人。“很多老百姓一遇到跟政府打交道的事,首先就想到托关系。”

  59.1%的人指出管理部门管理意识强,服务意识差

  为什么当前的行政审批过于繁琐?调查中,59.1%的人认为管理部门管理意识强,服务意识差;57.8%的人表示是这方便审批部门捞取好处;56.2%的人感觉是审批部门想突出其权威;49.0%的人表示是一些审批部门变相设置审批项目;39.7%的人表示对权力部门的监督还不够。

  张先生直言,公职人员权力寻租是造成行政审批繁琐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我原来居住的县城,负责审批的人一句‘我们还得研究研究’,就把老百姓堵回去了。来办事的人下次就会‘很自觉’地带上礼品。”

  上述河北某县政府工作人员说,为了避免一些不符合低保条件的人钻空子,他所在地方的低保审查比较严格。“但是繁琐的手续会给真正需要低保的人带来很大负担,这些人又常常是生活困难甚至行动不便的人。”据他了解,乡镇有关部门并没有建立相关的便利通道或其他服务措施。“相反,遇上故意刁难的审批人员,一些人还要拿出钱来请客摆宴。”

  社科院法学博士张兴律师说,一些行政审批的设置是必要的,但有关部门并没有及时公示办理流程信息,导致人们办理时感觉繁琐。“另一方面,权力部门还处在自我监督的状态,社会监督形同虚设,这让一些部门在变相设置审批项目上有机可乘。”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周志忍指出,热衷审批反映了政府部门在角色定位和管理方式上存在问题。重审批而轻监管,重权力而轻责任,行政审批成为部门逃避责任的避风港。“一旦出事,未经审批、审批过期、三无工程等,就成了最好的挡箭牌,所有责任都归到违规的企业或个人身上。”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后续的监管,行政审批根本解决不了主要问题。“奸商绝不会把残次品送到质检部门检验,送检品合格并不能保证上市产品都合格。”

  “过去的行政审批改革是让审批部门进行自我限制,没有根据百姓和社会需求,决定什么该保留什么该削减。”周志忍告诉记者,这造成的后果是:一些权力小责任大的审批项目被放掉了,权力大责任小的项目却被有关部门抓着不放。因此虽然裁减了大批行政审批项目,企业和个人还是觉得审批繁琐和困难。

  56.4%的人支持政府加大放权力度

  张先生说,在县乡两级,办理行政审批时没有关系或者不送礼,很可能“寸步难行”,这形成了一种潜规则。“即使办理一项很小的审批,人们也常常花大价钱送礼,而且觉得很值。”当前一些审批项目其实是非必要的,会对经济活动和个人行为形成过分的干预。

  调查中,69.0%的人认为行政审批过于繁琐是公权力过度干预私权的表现,增加了百姓负担;61.2%的人表示这方便了审批部门收受贿赂,加剧了腐败;61.0%的人感觉会为政府部门罚款创收提供便利;47.8%的人说这会造成假证泛滥;45.1%的人指出会引发被管理者的抵触情绪;44.9%的人认为会抑制经济发展活力。

  如何简化行政审批?调查显示,56.4%的人建议政府加大放权力度。受访者支持以下领域内不设审批项目:属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范围内事项(56.9%),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领域(45.8%),可以采用事后监管和间接管理方式解决的事项(45.5%)。此外,43.1%的人表示审批项目废立需听取民意,37.6%的人建议政府把部分管理服务委托社会组织负责。

  “行政审批的改革必须伴随相应行政法规和法律的改革,以约束有关部门设立审批项目的权力。”张兴说,对于有法律依据的行政审批项目,如果非必要,也应该继续裁减。政府应该向公众提供更多的监督渠道,以实现对权力部门更有力的监督。

  周志忍认为,政府大幅削减行政审批项目的做法值得肯定,但是行政审批改革要根据社会需求进行,以真正减轻企业和百姓负担。“政府进行行政审批改革时,应该进行具体的社会调研,改革过程要向社会公开,行政审批项目的留废应该由媒体和专家参与进行论证。”

  • 责任编辑:蓝精灵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