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改革:“青椒”教学牛也能评上副教授

      
        吴燕华终于评上副教授了。

  从2009年到复旦大学工作至今,这位侧重教学的青年教师,曾两次参评副教授。第一次因为拿不出“代表性成果”(侧重学术、科研的代表作——记者注)而失败,不过第二次,她凭借在遗传学课堂上的“代表性教学成果”而获评。

  这是复旦大学为“青椒”(青年教师)成长开辟的一条新路子。2012年,复旦大学制定了新的《教师高级职务聘任实施办法》,首次在全校推行“代表性成果”评价机制,改变了以往学术评价过程中存在的“唯数量化”“形式化”“行政化”等问题。当时的“代表性成果”是主要从学术贡献、学术影响和学术活力3个学术科研层面进行评价。

  教学“达人”、副教授吴燕华的出现,则正式向全校宣告——教学很牛也算“代表作”。这在复旦大学教务处处长徐雷看来意义重大,“这是理工科专业教师中,第一个凭借教学成果获评副教授的。以往,理工科更看重科研水平”。

  “青椒”的困惑:干了教学,无力科研

  复旦大学的这次改革让“青椒”们看到了希望。

  “青椒”是网络上对80多万名高校青年教师的昵称。根据2012年教育部统计数据,普通高校中40岁及以下年龄的专任教师占专任教师总数的60.88%,也就是说,高校教师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青椒”。80后教师吴燕华就是其中之一。她留着齐刘海,长着娃娃脸。被记者问得烦了,她会当着学校领导的面,垂下脑袋,脸往桌面上越贴越近,然后长叹一口气,“唉……”

  她告诉记者,自己刚毕业时,为了留校,不惜进入“实验教师”序列。做实验教师,基本就意味着将要“与科研绝缘”。实验教师比起普通教师,要完成更多的教学工作量,还有很多麻烦的实验课程要上,“要做预实验准备,从组织学生做实验到帮助他们完成报告,一堆的事情”。

  繁重的教学任务,使得她的科研时间“捉襟见肘”。当时,很多人提醒她,科研不能放弃。所以只要不上课,她就一定在埋头“攒”论文。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实在不是吴燕华的爱好——相反,在课堂上,被学生“吹捧”几句,倒是能让她“默默高尚”好几天。

  至今,她回想起自己最骄傲的时刻,还是“给学生指对路”,而不是在某某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

  曾有一个不喜欢生命科学专业却被父母填志愿“塞”进来的学生,在生命科学学院成绩科科垫底。“他喜欢对外汉语专业,但父母不同意他本科转专业,也不同意他考研转专业。”吴燕华鼓励这个学生考研,并“果断”转到对外汉语专业。

  后来,学生家长坐着飞机来上海找她“理论”,“为什么怂恿我的孩子考对外汉语专业?他生物专业出身,怎么考得上?”而结果是,这个学生不仅“跨界”考上了对外汉语专业,还年年拿奖学金,最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硕士毕业。

责任编辑:张金晓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