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高考 > 高考资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寒门子弟弃考现象令人担忧

与沿海发达地区城市里“护考热”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广袤的中国农村里开始出现的弃考现象。诚然,异地高考和扶贫定向招生,以及部分重点高校声称将提高农村学生录取比例,都是一些好消息。

  原标题:上品无寒门, 弃考诚堪忧

  陈永杰

  一年一度的高考来临。大城市的高考之所以能让大家感触其存在,可能与“护考”有关——考场附近,家长们自发组织的静音人场,地方政府则封路、禁鸣,甚至允许送考车辆闯红灯。“护考热”还催生出了中国特有的“高考经济”:“高考保姆”、“高考房”、营养套餐、保健品等等,让人眼花缭乱。

  让一些学生静心考试,整个社会可以暂停可能产生噪音的经济活动,弃守必要的交通规则与社会秩序,甚至还因此诞生出一个季节性的庞大产业,这恐怕是每年6月最富中国特色的一件事了。

  然而,与沿海发达地区城市里“护考热”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广袤的中国农村里开始出现的弃考现象。《人民日报》和中国广播网等媒体报道,最近几年,农村地区有越来越多高中生选择不参加高考,而是提早进入社会工作。原因不外乎三个方面:首先是未考先输,就基础教育而言,落后地区缺乏师资与设备,学生根本没有可能与大城市里的同龄人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其次是成本太高,大学的学费,尤其是扩招后涌现的一些民办高校的学费,完全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负担能力,助学措施又乏善足陈;最后是缺乏希望,严重的大学生失业现状让他们看不到教育如何可以改变命运,几年下来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无法保证,倒是肯定会令家人背上一身债务。

  要向这些弃考学生说句“把眼光看远一点”或者“教育的价值不能简单地用眼前的工资水平来衡量”这类话是很容易的事。只是,这些话在当下,委实欠缺说服力。最让人寒心的是,看着这些学生弃考的农村老师们,对此也表示理解。现实之骨感,从来远较理想之丰满来得真实。

  魏晋南北朝时期,门阀制度使得社会的重要职位均被世家氏族所占据,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寒门学子几乎无法有任何向上流动的机会,直至唐代推行科举制,局面才得以扭转。当代的高考,尽管本质有别于始于唐朝的科举制度,但其不论门弟、以统一标准的考试来论断人才的原则,倒并无相悖之处。

  只不过,在高考恢复后的这三十几年里,无论是其录取制度还是高教资源的分配,都未能清晰地把这份教育最珍贵的公平原则完全表达出来。多渠道筹资让中央财政卸去了教育融资的负担,另一方面,加剧了地区间差异;高考从全国一张卷变成各地出题,掩盖了省际录取标准差异;高校从靠中央拨款到依赖地方融资,令部属高校学位的分配无法与各省市的人口比例挂钩。

  诚然,异地高考和扶贫定向招生,以及部分重点高校声称将提高农村学生录取比例,都是一些好消息。但值得思考的是,政策方面的不公如何依靠这些录取倾斜措施来弥补?在发达地区,不过几天的“护考”也足以推动出一条产业链;在落后地区,为孩子授课的可能只是同时兼教不同的科目的代课老师,一些学生连试管都未碰过就得参加高考。在预见到毕业后将成为“蚁族”,命运难有改变之后,这些农村孩子中的一部分终于死心,擦一把眼泪,背起行囊加入农民工的行列。不妨想一想,当这些弃考的孩子抵达大城市,看到煞有介事的护考场面,他们将对这个时代作何感想?

  • 责任编辑:徐十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