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高考 > 试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2013倒计时10天高考作文预测30题之少数篇

一位名叫索克曼的基督教牧师尝言:“当我们是少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勇气;当我们是多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宽容。◎北大校长马寅初在建国初期提出新人口论,顶住主流话语的压力,决不因自己势单力孤而举手投降,放弃自己的思想。

  阅读下面的文字,按要求作文。

  一位名叫索克曼的基督教牧师尝言:“当我们是少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勇气;当我们是多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宽容。”

  要求:对这句话,你有什么看法?请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

  【材料分析】

  1.“我们”——某一生命个体或某一群体。

  (“我”的生活经历和体验,思想者的风采,改革者的品格,某一民族、某一政党、某一种文化文明的处境……)

  2.“少数”与“多数”——力量地位的对比(弱势与强势、边缘与主流)、思想观念价值追求的差异……

  “少数”与“多数”的力量对比,是否“少数”者一定居于弱势、处于边缘,而“多数”者则一定居于强势、处于主流?他们所需的精神品格是否一定都如材料中所言,是少数时需要勇气,是多数时需要宽容?

  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①少数者处于边缘,力量弱小,却行走在时代的前列;多数者掌握话语的优势,守成的力量强大,成为时代发展的阻力。少数被多数围攻,真理被权势压迫,维新被守旧诟病,此时,作为少数者有没有勇气坚持,坚持真理,坚持梦想,坚持信仰?而作为多数者有没有胸怀包容,包容异己,善待批评,尊重对手?

  ②少数会变为多数,劣势会变为强势,当少数者由边缘进为主流,随着地位的转化,精神品格也要随之变化。当初备受孤立,有勇气坚持自我、信守信仰固然不容易,那么现在权势在握,人多势众,有宽容之心善待异己则更加艰难。一个人是如此,一个政党也是如此。它需要有一种唯真理是从的使命感,需要有对生命尊重和关怀的大同情。

  ③少数者掌握权势,多数者一无所有,少数者成为社会的精英、居于主流,而多数者却不断被边缘化。对于少数者而言,需要的不是勇气,反而是宽容,是尊重,是关怀;对于多数者而言,需要的不是宽容,反而是勇气。权利靠自己争取,沉默只会不断地走向被奴役。

  3.“勇气”与“宽容”——什么是勇气?“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身匹马,出来迎战,直至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真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马寅初)“虽千万人吾往矣”,勇气是由内而外的,是源自内心的强大,源自对真理的信服,对梦想与信仰的热爱;源自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与对文化的尊严的执著。心中唯有真理,唯有倾注了全部生命热情的梦想与信仰,才能不唯上,不唯权,不唯势,也不唯俗;才能有自己独立自主的判断,有不盲从、不依附的人格,才可能泰山压顶不折腰,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

  什么是宽容?“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坚决维护你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狄德罗)宽容是一种能力,宽容也是一种自信,它源自开放的胸怀、理性的精神,源自平等的观念、尊重的思想。大权在握者、沉默的大多数往往缺乏这种精神,往往以势压人,以自我为中心,将自己信奉的价值当成是普适的价值,以强力推行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权势与世俗的暴力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做了那摧木之风、湍堆之岸,往往将社会的优秀人物、卓越的思想当成是异端、叛逆,必欲除之而后快。

  【立意角度】

  1.寂寞圣哲——傲立时代的潮头

  ①我思故我在:思想者的风采

  思想者永远是少数,但为了思想的权利决不盲从于多数,决不屈服于压力,尽管“倾听我的耳朵,要在两百年后才出世”(尼采),独立苍茫、无人喝彩的孤独和寂寞,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危险也不能使他们退怯。

  ②改革是少数人的破冰之旅

  守成的力量无比强大,却有少数的仁人志士,力肩梦想,变革现实,不懈进取,置身家性命于不顾,管他前面是地雷阵、万丈断崖,也义无返顾地走下去。

  ③“我一个都不宽恕”:独与世俗叫阵的决绝。

  与世俗为敌,与沉默的大多数作对,决不苟同流俗,决不随波逐流。“我的活着,就是要让他们皱眉”。

  2.追寻梦想——那孤独前行的背影

  不惧嘲笑,不畏风寒,冲破阻力,为梦想而孤独前行,执著不舍。“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孔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却不改初衷,依然坚守。

  3.守望家园——养护心灵的绿地

  ①在时代大潮的裹挟之中,做一个清醒者。

  众人奔竞利益,乐此不疲,而颜回却安贫乐道,处贫贱而不移,居陋巷而不改。

  钻营权势,征逐利益,世风的围攻之下,庄子却安然独钓,守护心中的明月。

  沈从文,做不了时代的逐浪者,那就退守心中的边城,回望逝去的美好。

  ②不断被娱乐化的现代,将自我放逐,让心灵沉静。

  尘世生活的中心,永远是欲望。

  离红尘愈远,离心灵愈近。

  让脚步慢下来,直到停止,然后静静地思考、回味和体验。

  ③最后一个匈奴:日渐消逝的文化的苍凉与坚守的孤绝。

  4.张扬个性——永做天地之中的“这一个”

  ①敢于标新立异,决不盲目从众。

  ②坚持自我,决不因多数人的反对而放弃自我,放弃独特的个性。

  “越来越多的人活得像一个人,像别人的替身;越来越多的人生像一场抄袭,像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王开林)

  5.感谢反对者——不因反对者是少数而无视甚至压制。

  6.理性地对待不同的声音,尊重少数人的思想。

  7.警惕多数者的暴力。

  8.警惕文化的暴力。

  9.不做沉默的大多数,不做逆来顺受的大多数。

  【相关素材】

  ◎在美国波士顿竖立的“二战”犹太人蒙难纪念碑上,德国神父马丁留下了一段发人深省的铭文:“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多人反对,不以为意,左思坚持自己的梦想,孜孜纥纥,兀兀穷年,以十年之力创作《三都赋》,一时间洛阳纸贵,人皆称誉。

  ◎艾菲尔铁塔初建的时候,遭到了来自社会各阶层的普遍反对,但设计者艾菲尔并不因此而放弃,而是力排众议,坚持以钢铁结构来建造,终于让它成为了工业革命的象征,成为了巴黎的地标。

  ◎面对国家的罪恶,军方的错误,左拉敢于坚守知识分子的良知,为素昧平生的小人物施以援手,与强大的国家机器相对抗,即使坐牢、遭放逐也不改变自己愤怒的控诉。

  ◎戊戌六君子,敢于在沉默的大多数中站出来,执著于信念,正视淋漓的鲜血。

  ◎北大校长马寅初在建国初期提出新人口论,顶住主流话语的压力,决不因自己势单力孤而举手投降,放弃自己的思想。为了真理,“不怕冷水浇,不怕油锅炸,不怕撤职,不怕坐牢,更不怕——死”。

  ◎文革期间,梁漱溟的书籍、字画等被红卫兵焚烧,他倔强地说:“书籍可以烧毁,思想是销毁不了的。”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造反派逼梁漱溟表态,他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只批林,不批孔”,矛头指向他,被批斗、被围攻,但决不随声附和,他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陈寅恪的狷介: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决不作,违背自己意愿的话语决不说。信守学术独立,秉承思想自由,以生命践行自己的信念,一生不写熘须拍马之文,一生不说歌功颂德之话,自居边缘,甘于寂寞,书写一代史家之良知。

  ◎傅斯年一生率真,愤世嫉俗,痛恨贪官污吏,决不因他们人多势众,势焰熏天而退怯,而三缄其口,而敢怒不敢言。他曾经在国民参政会上对当时的权贵宋子文、孔祥熙大骂他们的贪腐,表现出难能可贵的读书人的风骨。

  ◎当大多数同伴反对自己,阻挠自己,嘲笑并挖苦自己时,海鸥乔纳森并不因此而放弃对自由的追求,对理想的向往,而是勇敢地飞出去,超越平常的生活,历尽艰辛而不辍。

  ◎哥伦布的探索,布鲁诺的执著,詹天佑的坚持,哪一个不曾与大多数人的势力相交锋?他们无畏地前行,或从容赴死,或慷慨征途,或锲而不舍,其勇甚矣!

  ◎孔子的悲剧,是那个时代多数人不够宽容的结果。

  ◎三峡建设的成就,既来自那些建设者的贡献,那些反对工程上马的人也功不可没,他们虽然是少数,但是没有他们的反对和批评,没有他们的监督和提醒,就没有工程的胜利完工。要向敢于说不的人致敬!要让世界拥有更多的声音,用同一种声音说话,用一个大脑思考,是时代和社会的不幸。

  ……

  【佳作欣赏】

  我们这些多数人

  有一句话说,“当我们是少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勇气;当我们是多数时,可以测试自己的宽容。”这句话看上去很美好,既有勇气又有宽容,但窃以为,其本质是怯懦和不宽容。

  为什么?因为这句话的潜台词错了。这句话有个潜在的意思:少数人处于弱势,所以需要勇气,多数人处于强势,所以需要宽容。真是美好的幻想啊。凭什么多数人就是强势的,而少数人就是弱势的呢?不,我觉得事实常常恰恰相反,少数人往往是强势的,居于社会顶层的,多数人往往是弱势的,处在社会底层的。自人类有社会以来,哪种社会形态,是由多数人统治少数人的?哪种社会里面,是多数人掌握了占多数的财富的?

  在人类社会里,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统治者,总是少数。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历史,一次又一次的农民起义,外族入侵,只是把这一拨的少数人换成另一拨的少数人而已。陈胜吴广们一开始的想法总是很简单的:不起义,死;揭竿而起,最多也只是死而已。当多数人活不下去,高高在上的少数人也可能头颅不保。但每次起义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刘邦们取代了嬴政们,司马们取代了刘邦们,然后是李世民们,赵匡胤们。

  也许有人要说,布鲁诺,哥白尼这些天才不是被当时的多数人迫害了吗?我要说:又错了!能迫害这些“宗教异端”的人,是宗教裁判所,是当时的统治阶层,是少数人的权利机构。而那个时代的多数人,是被蒙蔽,是被桎梏,被奴役的。包括布鲁诺和哥白尼。

  又有人要说:他们是掌握真理的少数人,如果不是这些先驱们的非凡勇气,我们可能还活在中世纪的黑暗里面。是的,天才总是少数人。但这些天才,离不开滋养他们的多数人,他们是靠智慧和勇气从多数人里面走出来的。如果不是城市的兴起,如果不是市场的繁荣,科学的种子就很难在中世纪的黑暗里面萌芽。而城市为什么会兴起,市场为什么会繁荣起来?那是因为十字军东征,少数特权等级们放松了对多数人的压迫,领主们不得不向低贱的商人低头。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我们又可以看到,只要少数人给多数人多一点的空间,一些宽容,文明就可能茁壮成长。中国也有一句话很出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言下之意作为统治者的少数人有时也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需要对多数人报以必要的宽容,然而这也基于多数人潜在的有可能爆发的勇气。

  再看看今天的中国,多数人变成了房奴,菜奴。那些吃着地沟油的平民,喝着三聚氰胺奶粉的幼儿,砸锅卖铁去黑砖窑寻找儿女的父母们,那些自焚的钉子户们,蜗居在城市里的穷二代们,他们都是多数人。为什么要呼唤他们的宽容?而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享受着高额退休金和养老金的高官们,他们是少数人。他们需要什么勇气?

  对于我们这些多数人,社会的草根大众,宽容这种美德太奢侈。勇气,才是我们需要的。当你看到别人的权利受到践踏,看到社会种种不公,也许你会选择沉默,群体性的失声在目前环境中并不少见,正如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里说沉默是中国人的通病。但沉默并不代表认同,我们呼吁沉默着大多数拿出点勇气,我们不需要每个人都有勇气面对宗教裁判的烈火,但至少,在面对黑暗和不公的时候,不要像阿Q一样,把自己的恐惧当成宽容。

  • 责任编辑:曹嘉馨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