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高考 > 高考资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高考改革期待实质性进展

“高考改革喊了这么多年,但实质性的改革进展不大,从而导致基础教育阶段出现了‘没有分数过不了今天,追求分数没有明天’的状况。”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近日在出席中国基础教育“昌平论坛”时直言:“当前中小学‘减负’与素质教育迈不开步子。

  “高考改革喊了这么多年,但实质性的改革进展不大,从而导致基础教育阶段出现了‘没有分数过不了今天,追求分数没有明天’的状况。”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近日在出席中国基础教育“昌平论坛”时直言:“当前中小学‘减负’与素质教育迈不开步子。”

  柳斌分析说,束缚素质教育发展的障碍一是高度集中的统一考试制度,一是单一功利的分数评价制度。高考“指挥棒”摆在那里,分数关乎教师工资的增长、职称的评定,校长的位置坐不坐得住,教育局长能否升迁,甚至一个地方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的评价。

  在目前这种状况下,没有分数的教育是不可想象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与出路。柳斌说,“没有分数的教育不等于质量不高的教育。”丹麦经济发达、贫富差距小、社会福利好举世闻名。在丹麦,12岁以下的孩子接受没有分数、没有奖状的教育,不参加功利性、竞争性与选择性考试,完全依据孩子生长发育的本性去发展。

  这是否意味着丹麦没有竞争力,培养不出人才呢?据介绍,丹麦副首相为中专毕业,内阁部长中不乏高中毕业生,他们通过终身学习同样可以成为社会精英。

  再看以色列,17岁以下的学生没有统一考试,但这并不影响其培养人才的质量。以色列科学家在遗传学、计算机科学、光学、工程学以及农业研发方面相当知名。据不完全统计,共计有10名以色列人和以色列裔人获得诺贝尔奖。这对于一个人口小国来说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柳斌建议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完全可以取消统一的考试,以充分体现面向全体国民的教育,把学生、教师、校长解放出来开展素质教育。同时,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分别设立就业预备教育与升学预备教育,用立法的形式把各个阶段的目标、任务与评价确定下来,以扭转“要求小学生立志做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要求大学生天天按时起床”的教育现状。(记者李剑平)

  • 责任编辑:徐十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