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教育频道 > 考试辅导 > 高考 > 高考资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群体性焦虑下的放弃高考情绪蔓延

高考临近,堂兄家的女儿突然决定放弃高考,这让堂兄急得坐卧不安,一天几个电话找人劝侄女。美国社会学家杰克思认为,人们上大学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把学位作为一张获取地位高、收入多的工作的门票。

  近日有人投书人民日报:高考临近,堂兄家的女儿突然决定放弃高考,这让堂兄急得坐卧不安,一天几个电话找人劝侄女。侄女的反应倒很平静:“上四年大学,一年得花两万多,到头来工作还是不好找,不如现在出去打工。”读书改变命运,这是我们从小认定的道理,然而在侄女这代人眼中,这条路越来越难。

  不能责怪个体的经济理性,也不能诟病个体的无奈短视。那位“侄女”口中的道理,对底层民众来说,是最为真切和实在的体验。这种体验的产生,不仅仅是读书的问题,而是读书所带来的希望几何。所谓希望,对百姓而论就是向上流动,通俗地说就是能否“跃龙门”,能否“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大学生越来越多,学费越来越贵,但找不到工作的也越来越多。这是公众的直观感受,也加重了个体向上流动希望的破灭。常识告诉我们,越是社会底层的群体,对子女的教育就越重视。子女有希望,他们就不会绝望。现代社会的教育,一方面在社会流动、社会分化中具有筛选器的功能,另一方面又具有稳定器、平衡器的功能。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认识到,如果有什么项目的投入可以帮助后代万无一失地提高社会地位的话,那么,对任何一个社会阶层的人而言,教育资本都是可供选择的项目。但当他们被迫放弃时,意味着什么呢?这不光是一个经济成本计算问题。

  进一步观察,20世纪90年代以来,农村学生在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中的比例呈下降趋势。来自农村的大学生主要分布在非重点的地方院校,他们在择业时很容易露出明显的劣势。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课题组针对2003年度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的一项调查显示,不同阶层子女受高等教育后的结果不平等:父母社会地位愈高,权力愈大,社会关系愈多,动员和利用这些资源为子女求学和就业服务的权力就愈大,出身农村家庭的大学生就业尤其困难。这加重了放弃高考的情绪蔓延。

  美国社会学家杰克思认为,人们上大学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把学位作为一张获取地位高、收入多的工作的门票。农村学生放弃高考是对社会的提醒———社会流动乏力和社会板结困境必须引起足够警惕。这不仅仅是教育学命题,更是社会学和政治学命题。

  • 责任编辑:曹嘉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