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文化催生“贴题”抢市场

  补习天王萧源遭廉政公署起诉,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考评局强调试题未有外泄。但为何补习天王做监考员的妻子以及两名参与中文口试的主考员等三人,将考试的评分准则,及在考试期间将保密的资料及题目,冒险用手机第一时间传给萧源呢?

  知情人士分析,萧源的年薪逾1500万元,收入来源主要靠学生的支持,不排除有人想在补习界将自己变成“贴题神人”,需要内线资料,给他作“估题”的基准,令他的贴题“虽不中,亦不远矣!”另外,为求显得自己有“内线”,“有料”,考试后推出“光速温范文系列”,在社交媒体上,第一时间分析今年始加入中文试的多篇范文。

  翻查萧源妻子蔡怡老师的脸书,发现萧源于三月中旬,已有一系列的口试题分析,到4月4日至4月10日,萧源将今年的文言文范文,作出一连串的重点分析,以宣传备战2018中文DSE的系列分享出去。

  知情人士分析,虽然这些范文,在考试后已不是什么大秘密,但很多考生会觉得,有人竟能在中文考试刚完结,以“光速”时间分析范文的重点,无疑令考生感觉“很有料”、对于包装自己为文凭试中文科的贴题和分析权威,起到很大的帮助。

  补习文化折射出香港教育和社会的深层次问题,萧源事件值得反思。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