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学科不是STEM教育的重点

  当坊间和业界提及STEM教育时,往往非常强调其跨学科性质。这也难怪,因STEM这个术语本身是由科学(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的头一个英文字母合併成,名正则言顺,命名本身已反映这术语所强调的跨学科性质。

  但是,跨学科本身并没说明任何教育内涵。具体些说,跨学科只是教学策略,而非任何具体教学内容的阐述和概括。海外尤其北美倡导者提出STEM的原因,是看到传统教学分科过于泾渭分明,令学生在学习数理学科时只见眼前科目,未能融会贯通相关但不同的学科知识,从而提升解决现实存在、含科学科技元素的难题。然而,光是强调跨学科的教学设计,是远远不足以形成一个有效、具明确内涵指涉的教育措施。笔者甚至认为过多强调跨学科特性,而没在具体教学内涵上加以界定,一来成为了香港学校STEM教育一个不能说是长处的特点;二来有导致师生忽略了学与教内容之嫌。

  跨学科的教学特点对香港基础教育界来说并非新事。自2000年教改,跨学科的学与教模式在不同层面得到重视。我们一直有培养学生的“共通能力”,学校在设计课程和跨学科协作学习时,就是从培养共通能力来考虑。另外,四个关键项目之一的“专题研习”,虽不一定是以跨学科方式进行,但总有些学习经歷是从跨学科角度设计,甚至从一个具体学科的层面来设计,如综合科学、综合人文科、通识教育科等单一学科,其课程大纲本身就有很强的跨学科特色。

  因此,笔者的观点是:第一,当推动STEM教育时毋须过度强调跨学科性质,事实上对香港教育界来说,如何进行跨学科教学,无论是对教学活动设计,还是在课室内外的具体教学实施全不陌生!

  说白了,再强调这点,就显得多此一举;第二,当推动STEM教育时,要比现在更清晰地界定具体教学内容,不能说有了跨学科,那么教学的内容就自动跨出来。到底有何具体的知识概念需学生掌握?

  到底想培养学生掌握哪些具跨学科特徵的能力?教学流程须经严谨设计,不能顺其自然、教到哪是哪。

  关于第二点,其实自1998年以来实施的中一至中三级综合科学科课程,就有很好的示范作用。那时还没流行使用STEM、跨学科这类今天时髦的教育名词,但当时的课程大纲已具备这些特徵,可谓有其实而无其名。初中综合科学课程其实是将物理、化学、生物三个传统理科学科放在一个学科框架中教学。对初中生来说,习得一个综合科学科总比三门独立的理科学科学相对轻松。但是,减轻学生学习负担非唯一,甚至非最主要的课程宗旨,界定跨越三个传统理科学科的宏观科学教育理念更重要。

  参考该学科课程纲要的第八和第九页,该科并非把三个学科的内容各自割裂而生搬硬套地放在一起,而是:“本课程内容虽环绕十五个主题编写,但个别课题不应被视作独立而毫无关连的知识。为帮助学生对周遭的世界获得更全面而有系统的认识,在科学知识和概念的学习中,应着重不同概念间的相互关系;以反映出科学知识多样化中的统一性。本课程是环绕三个关系紧密的范畴:物质、能量和生命组成;并以探究作为中心主题,鼓励学生结合所学的科学知识和技能,应用于现实生活,对周遭的事物寻根究柢。”

  物质、能量和生命,这三个概念其实都可各自在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科中提及,但整个课程是把这三个概念间的有机联繫起来,同时把各自相关的下位概念、科学分析和实验技能,界定和梳理得非常清晰,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在单一学科课程下的跨学科学习例子!”

  因此,笔者倡议不要只强调跨学科的特徵,更要研究如何融入到单一学科课程内,如初中综合科学科一样。只有在单一学科课程中才能做到以下两点:第一,STEM教学内涵将更全面、更有条理地界定清楚,而非像现在般零碎片断;第二,教学课时要规范化才有保障!

  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 邓飞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