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的现状

  香港儿童文学近几年出现了新气象。老作家固然笔耕不辍,中青一代也常见新作佳作。每届文学双年奖,各出版社的参选书有几十上百,今年送选的儿童文学书达一百二十多本。它们从这两年出版的新书中选出。

  有幸参加过几届评选,觉得这类别的写作人对儿童文学的趣味、知识功能十分重视,对其文学性和审美性却认知不足,或说力有不逮。

  儿童文学除具有教育、认识功能,也要培养“审美”能力。包括对美丑的认知和鉴别。但既是文学,就不是说教,得用丰满的文学形象去感染小读者,从而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的成长。

  我的经验告诉我,教师和家长最重视作品的“教育”功能,作品能配合学校的德育教育最好。这本无可厚非,但他们对“审美”功能没有太多要求和认知,选书标准也就不高。

  读到的香港儿童作品,文字和意境都未如人意。粤语入文(不是必要的)及错病句的不少,在文字上就未能营造出美感,何况还缺乏对文体的研究及掌握,更难形成“意境”。

  题材上,近年多了魔幻、科幻类别,显得单一。比较接地气的、现实题材的作品,特别是写得好的较少。这与社会阅读市场需求有关。香港社会对儿童文学的某些话题自动屏蔽,视如禁区,比如“早恋”,比如“死亡”。

  早恋在现实中很难处理,还是不要推波助澜火上添油吧。而“死亡”,不是会增加孩子的心理压力吗?类似的主题不写最好。

  阅读市场的取态影响着写作人的题材选择。有的写作人便以编故事为己任,书出了一系列,但文学价值并不高。

  一时受欢迎的书不一定是好书。未必能在阅读歷史上留得下,也未必能沉淀下文学话题。写作人或未期望过自己的书能成为经典,但有志有为的作家,一定会要求自己的作品有相当的文学积淀,包括要求文字有“文体”格局。可惜有这种自觉的写作人还是太少,在香港。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