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全面加强幼教师资水平 借鉴世界发达国家经验

  文/苏德中

  我是幼儿教育行业的一份子。

  这个回答没有泄愤和漫骂,它唯一的意义,是期盼有实际行动提高行业从业者,把纯洁干净美好的世界还给孩子,亦把应有的尊重还给业内还在付出专业爱心生命去照顾孩子的幼教老师。

  从踏入幼教行业那一天起,就希望为这行业贡献一分力量。这份初心面对最纯真的孩子,若连他们都保护不了,若不为他们做些什么实际的东西,对不起这么多年来自己所接受的教育,也对不起所有支持我们投身这个行业的每一分信任,更对不起每一位把孩子托付给我们的家长。

  我们曾经认识的幼儿教育,本应是一个充满爱心、欢笑、喜悦的行业;也是一个赋能关爱、使命感满满的事业。接二连三的悲剧,本来应当是开启孩子未来成长大门的第一站,变成了一个充斥着人与人之间的怀疑与不信任,甚至被视为泯灭人性行为的地方。每一篇报导,看得心如刀绞,手在抖。

  当对某一园某一所的愤怒指责已经远远不足以保障孩子们的安全与成长,当痛心疾首的悲鸣已经撤底改变不了为孩子们带来的伤害,我们要面对的,是重新认识审视整个幼儿教育行业,给予这行业应有的重视,努力去保障孩子,重建所有人对孩子成长的信心。因为我始终想信,如果人间总有邪恶,至少我们努力让他们远离孩子性教育,摄像头,惩罚;绝大部分的建议围绕着这些,我同意这些都很重要,但当超过八成的侵犯者是孩子身边亲近信任的人,我们怎么对2、3岁的孩子进行性教育;当大部分悲剧发生在摄象头底下,我们怎么再要求家长24小时监控着孩子;当孩子的已经受到了伤害,惩罚怎么补尝得了孩子身心不可磨灭的烙印。

  治本的,我认为会是提高每一位幼教老师水平及门槛。所谓的门槛,已经不是指如何协助家长找出最爱孩子的幼师,而是要剔除掉有任何一丝可能伤害孩子的人员,把专业性不够的、人品素质有问题的,远离孩子。

  当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我们就要从根本去限制孩子受伤害的机会。

  斯普朗格犟调教育本身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而我相信,我们需要保证行业的参天大树、七色彩云、纯净灵魂,绝不会是伤害孩子的魔鬼化身。

  世界上,对于幼教教师师资的审查及要求非常严格,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让从业者的水平和门槛有质的提升。

  在芬兰,这幼教水平享誉全球的国度,2015年曾经有机会与芬兰前总理Eska Aho交流时他亲口提到,芬兰教育的核心秘密就是极高水准的师资力量。他强调什么是教学标准?教师本身就是教学标准。芬兰幼儿教师的选拔严苛,从毕业生中优中择优,大部分必须是有硕士学位的才可以正式任教,而且学制是6年。教师自己决定教什么和怎么教,但他们每周都要花费2个小时来提高自己的职业水平。

  在美国,有学前教育项目评价工具(Program Quality Assessment,PQA)评估幼教老师服务的质量;基本要求是学士学历,一些地区甚至会要求为硕士或博士。在执教后,幼师一方面需要接受定期的综合培训和考核,另一方面,则会有专业人员直接入园观察老师的教学活动,综合专业能力和心理健康两部分进行评量,如未通过则需立即停职重新参加培训。由此可见,幼师的心理健康状态非常重要而被严格关注。

  在新西兰,对于幼儿教师资格认证十分严苛。为了适应新时代幼儿的发展,新西兰教育部制定了“学前教育专业”的培养方案,规定学生每个月都需进行见习活动,观察和思考幼儿的行为特点,总实习时间不能少于56周,然后经过一系列的考核,通过之后才能获取颁发和认证的教师资格证。

  在日本,幼儿教师作为教育公务员对于专业素养有极高要求,比如一级幼儿园教育资格要求教师具有相关专业的学士学历。任职之后的幼师会继续接受指导培训。专业素养之外,对于教师的道德及伦理要求也很严格,很多托管中心及幼儿中心要求幼师录入指纹,在入职前接受背景调查,确认没有任何不良历史后才可以执教。

  在韩国,最能保障孩子的下是当时国会以207票赞成0票反对压倒性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熔炉法”),而是韩国颁布的《保健福祉部规定》里注明,如果幼儿园老师有任何程度虐待儿童,一经发现,该老师在10年内不得再次上岗,所在的幼儿园也要关闭,10年内不能再次开业。

  这些对幼儿教育从业者的要求,将整体水平及门槛提高,应该是行业付之于行动的关键一步。这很难,因为当中涉及到政策制度、社会资源、从业机构、老师待遇、教育培训、资本支持、监管部门的方方面面。虽然难,但不能放弃,因为放弃了这行业,就是放弃了孩子的未来。

  太多太多的努力和责任可以付之于行动,我们可以把纯洁干净美好的世界还给孩子,同时亦为赢回幼教老师本身应受到的尊重,以及社会、各界、家长的信任。

  (作者系YoKID优儿学堂创始人、CEO,剑桥大学心理学博士)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