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辩论赛引发对孩子思辨能力培养的思考

  文/徐亚琳

  《两岸及港澳大学辩论赛——世界听我说》总决赛直播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Youtube上看完了整个香港大学vs大连理工之间的对决。抛开比赛结果,这次比赛让我关注到截然不同的两种辩论风格,更是引发了我对辩论所代表的一种思辨能力的思考。

  回想起自己的辩论时代,2013年在韩国交换时期,跟随我的导师参加了不少韩国学校之间的比赛这场。这次决赛的辩论队,两者都有他们各自的特色:大连理工的辩手注重现象学,见微知着,从个人经历和体验出发,讲的故事确实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同时也提出一些令人思考的当代社会的现实问题,比如,对这个时代大多都以自我为中心的拷问,引人深思。而香港大学的辩手在审题立论方面则更加具有全局观和高度。

  作为一个曾经的辩手,我一直对辩论有着很大的情怀,也经历了最初对于辩论的解读只停留在论点和技巧的层面,到逐渐体会到辩论背后的思维差异。这种思维方式的变化深深影响了我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各个方面,我并时常会深感辩论带给我的帮助是莫大的。

  到现在进入教育行业,我也非常认同辩论所希望培养的思辨能力,不论是学业成就还是社会生活问题方面,对学生都非常重要。作为已经被普遍认可为21世纪学生的必要技能之一,该如何在课堂上培养思辨能力?思辨能力如何和科目知识如何结合?

  国际学校的语言教师正在把培养思辨能力和语言教学融合在一起:不论是普遍运用在阅读上的“相互教学法”,学生组成小组一起协作,互相提问,对文章进行批判性阅读。批判性识字,让他们的学习植基于日常生活的脉络,并反省他们个人的经验,且能看到社会行动,亦即批判性识字(critical literacy),而不仅是获得阅读和书写技能。

  当我搜索“辩论”“高中”“科学教育”,我惊喜地发现,将思辨能力和不同学科教育的有机结合,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果。尤其是,我曾以为辩论只能局限于语言学习或社会科学层面,但上海复兴中学的复兴综合物理社对于物理、辩论、模型...这些名词,有着新的演绎。和一般的物理社不同,不仅仅止步于物理的学习,锻炼自我更多的能力:数学方法的学习、各类分析软件的使用,尤其是口才、辩才、组织能力和沟通交流能力......

  根据学校介绍,实验课后一周,社员们会把写好的实验报告展示并与其他小组进行交流,对实验课进行后续的跟踪完善。展示方法采取国内外最热门的学术辩论,使同学们在交流实验成果的过程中,更好地锻炼自己的思辨能力与演讲能力。

  学生们在课堂上,像一个科学家一样,和同伴们进行学术性的辩论:

  “我认为核能发电不应该继续,因为核能发电不像化石燃料发电那样排放巨量的污染物质到大气中,核能发电不会产生加重地球温室效应的二氧化碳。核能发电不会造成空气污染。”

  “但是, 核能电厂会产生高低阶放射性废料,或者是使用过之核燃料,虽然所占体积不大,但因具有放射线,必须慎重处理……

  “并且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如果在事故中释放到外界环境,会对生态及民众造成伤害。”

  锻炼学生的思辨能力,“模拟”真正的科学家。这一切不是到了大学课堂才开始,从高中课堂就开始了。放眼社会,从法律的法庭,到政治家的议会大厅,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思辨能力。这不正吻合了马丁路德金对教育的目的的观点吗?教育的目的无他:如何评估事证,如何判断虚实,如何理清真假,如何分辨事实和虚构。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