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尽瘁 死而不已 老师捐“体”延续教育

  图:曾经为人师表30年的莫积勤(右),希望“鞠躬尽瘁,死而不已”,决心成为“无言老师”,延续教育使命。大公报记者林良坚摄

  大公网12月15日讯(记者孙凌奕)“你们可以在我身上划错几十刀,但不能在病人身上划错一刀。”香港中文大学2011年推出“无言老师”遗体捐赠计划,鼓励市民在离世后,将遗体奉献教育,遗爱人间,中大医学院接收的遗体升至去年的百具,供医科教学需要与威尔斯医院医生进行手术训练。80岁的退休教师莫积勤,三年前登记做遗体捐赠者,他说是受到“无言老师”四字感动,以“鞠躬尽瘁,死而不已”为人生格言,希望死后仍可通过捐赠遗体,继续“教育”使命。  

  也为亲属上宝贵一课

  莫积勤昨日忆述,当日参加一个颁奖礼,见到中大摊位正招募“无言老师”,他立即与两位女儿表明意愿,并获支持。小女儿更以行动支持父亲,一同登记。莫伯伯说,他活到今天已经歷丧失四位至亲,感受过世事无常,所以对生死十分豁达。他执教鞭30年,自认“凡夫俗子”,只希望“别人可以因你的存在而得到快乐”,觉得若成为“无言老师”,还可为学生上最后一课。

  “无言老师”不仅给学生们上课,亦是给捐赠者亲属上重要一课。朱子溢的太太两年前怀孕,却在第一次产检得悉胎儿先天没头盖骨,孩子玮恆出世短短十小时就离开人世。朱子溢说,他们已有两名女儿,将玮恆遗体捐做“无言老师”,亦是给他的家庭,特别是两名女儿上一堂生死课。让女儿能正面看小玮恆的死亡,“BB虽然只有这么短的一生,都可以好有贡献”。

  现时,中大已有超过一万三千人登记为遗体捐赠者。中大于去年12月至今年10月,访问1091位捐赠者或家属,发现登记者大多认同遗体不过是躯壳,可善用遗体,给医科生练习医术,部分家属则称不捨得或不忍心将亲属遗体做教学用途。

  中大社工系副教授陈智豪称,八成登记者会在登记前后与家人沟通,16%人无沟通,当中96%人称原因是家人意见不会影响自己决定,89%人认为捐赠遗体应由自己单独决定。

  生前应对家人讲意愿

  不过调查结果反映,登记者若有与家人沟通,其正面情绪较无沟通的登记者为高,感到有更高的人生意义、有较佳的整体生活素质,而担心死亡与忧虑死前痛苦的等负面情绪则更低。陈智豪称,捐赠者过身后,仍需亲属决定是否捐出遗体,为免因是否捐赠产生家庭矛盾,希望登记者尽早与家人有效沟通。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DN02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