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教育分层现象 大学内无形的“圈子”文化

  文/徐皓天

  在香港的大学校园里,贫富的分层已经逐渐成熟,对穷学生而言,“富人”的圈子如同无形的高墙壁垒难以融入。教育公平才能打破社会阶层固化,在香港高昂的补习费也将晋级名校的天平倾向了中高产阶级的家庭。

  大学内无形的“高墙壁垒”

  “你住哪?”

  “天水围。”

  “哦。”

  这段简单的对话发生在大学校园内,我目睹了一个男孩在向一个女孩搭讪后,男孩态度的转变。天水围,香港最着名的贫民窟,这三个字让男孩失去了对面前女孩本有的热情。

\

天水围

  来港大读书之后,我从香港学生那里听过一种说法:家庭相对富裕的学生读港大可能更适合。以他们的DSE(香港高考)分数可以去港大读一个不错的专业,但出于家庭和生活成本考虑会选港中大、港科大。“读港大大多是有钱人”的观念在香港已经传播开来。听我的金融学教授说,有港大的内地生豪掷千万在学校周边买了住房,光税钱就交了600万港币;也有港大学生手里握着香港数百套住房。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学生也会产生疑问,如果读港大的学生大多家庭富有、父母社会地位高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融入圈子提升自己的机会?他们的答案是:这是一个高墙壁垒,这样的圈子太难融入了,担心因此带来持续的自卑感。

\

世界部分大学升学率对比,香港入学率偏低

  在内地,升学率已经高达75%。而在香港,每年只有20%的学生有升入大学的资格,对于一部分学生,上大学意味着未来的功成名就,而对于另一部分学生,读大学意味着沉重的家庭负担、无限循环的自卑感和难以融入圈子的孤独。

  在一次创业家协会活动上,一位个子不高、看起来稚嫩却西装革履的人主动和我握手,用很“官方”的谈话方式和我聊天。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新港人,在城市大学法律专业读大一。聊起律师这个行业,他总会用“我们”、“同行”这样的词。

\

律师在香港社会的地位比较高

  律师看行业地位,看知名度,看谁能接下大的案子。同龄的法律系学生,论学校排名、论家庭基础,可能在他之上的比比皆是。他告诉我,律师这个行当,你是谁并不重要,你的父母是谁、老师是谁很重要。父母都不是律师的他显然在这条路上需要披荆斩棘,父母给不了的圈子,他要自己去创造。

  教育分层在加剧阶层固化

  不论在香港还是内地,教育培训行业都十分火爆,把这个行业养起来的一是选拔制度,二是拼命赚钱的父母。

  如果内地知名教育品牌“学而思”的暴利令人瞠目结舌的话,香港的补习机构则更加不可思议:高额的补课费用,高颜值的明星教师、品类多样的学习课程。如果家庭不具备支付这些高昂补课费的能力,仅凭学生自己学习,在15%的升学率面前能有多大把握和胜算呢?而20%升学率的天平倾向了中高产阶级的家庭。

\

香港补习机构

  教育公平才能打破社会阶层固化。在香港如同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家庭条件好的学生获得更好的受教育机会,去更好的高中、大学,和他们的父母一样处于中高产阶层,循环往复。而家庭条件差的学生没有得到充分的竞争优势,大部分人在半途就被筛选出局,很难跻身中高产阶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社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阶层固化,圈子带来的壁垒也越来越难以突破,贵贱贫富在代际间传递。

  来港之后,我最大的感受是,香港与内地一个区别是,在香港少有人会因看重你的潜质而突破制度与规则给予你机会,社会阶层固化让年轻人看不到希望。在内地获得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内地的“双创”给了众多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圆梦的机会。

  社会应当努力营造一个有利于向上流动的社会环境和氛围,让年轻人有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可以凭借自身的才华和拼搏改变命运。

  【大公网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