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寨文化”中可以学到的创业教育

  文/徐皓天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山寨文化”风靡全国。尽管这些年山寨手机在中国火爆不再,但仍能找到新的市场:印度。而山寨版的其他产品依旧在中国卖得风生水起。不得不说,山寨版产品对正版产品的冲击非常大,“山寨文化”可谓中国企业创新路上的一道伤。

  在诟病“山寨文化”的同时也要看到,其背后蕴藏的奥秘也是一种创业教育。

  超强的执行力

  我在香港的科技团队工作时,我们选择的是面向全球的Kickstarter众筹网站,主打国外市场。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理由众多,但最重要的还是,实在不敢把一款全新的产品在内地大量推广,因为内地仿造的速度太快了。老外相对“懒”一些,他们的思维是出了新产品我用就好了,不会想要仿制。

  可以推测的是,这些山寨产品的诞生背后也是万千人的心血,他们需要不断搜索并大量掌握市面上产品的信息,去调研什么产品最火,立即去研究这种产品的特性,然后为了防止竞争过大,用最快的速度把类似的产品仿制出来,再以更快的速度把这样的山寨产品推向市场。

\

  山寨产品

  因为是仿制,对于产品的要求并不高,要的就是一个字:“快”

  在香港,与当地的年轻人交流创业想法时,他们问我:“你可以做我也可以做,反正没什么技术含量,遇到我这样的对手和竞争你有多大胜算?”我反问:“你可以去做啊?”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他的假设并不符合实际情况,香港的年轻人能说出有质量的创业想法已经非常不容易,更别提着手去做、去付出了。

  论执行力,在一群人还在做创意项目PPT四处游说征求意见时,另一群人已经把产品做出来准备推向市场了。前者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连机会都没有,而后者虽不见得成功,但至少还有机会。

  如果把创业的路比作战场的话,那么人只能在“战争”当中才能学会“战争”。对创业来说,一些创业教育培训班、大讲堂事实上用处不大,去做、立刻去做可能会学习得更快、更深刻。

  对用户痛点的精准把握

\

  奥巴马在使用自拍杆自拍

  以我们团队之前做的手持云台为例,这是一款辅助拍摄设备。说到这样的设备,两位日本人发明的自拍杆市场占有率更高,也更知名。而这两款产品的价格差的可能是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什么卖的更好、赚的更多呢?肯定是自拍杆。自拍杆有什么功能和特点呢?就是手机拍照更方便,然后单价更便宜。

  “用户痛点”这四个字由两个词组成,第一是“用户”,第二是“痛点”。山寨产品公司把用户就定义在想要好的服务、用名牌彰显身份却不愿支付高昂费用的人群。再说得直白点:穷人和怕别人说自己穷的人。因此,“便宜”就成了山寨产品的核心和痛点,如果不看用户单看产品,我们当然要追求品质、品牌、优质的服务,可一旦站在用户的角度去看产品,那么这些都是画蛇添足,因为不被需要。

  “山寨文化”有一个特点就是简单粗暴,但核心目的是有市场,以需求为基础。用户向往什么却又暂时难以得到,他们就会仿造,以质低换价低,满足了一点点虚荣心,消费者也很买账,因为消费的满足感不来源于产品,而来源于内心。

  我们熟知的老干妈辣酱赢在味道,海底捞火锅赢在服务,脑白金赢在广告效应,这些成功的品牌决定性的成功点往往就一两个,市场瞬息万变,他们打好了自己手头这副牌从而成功,而这背后是对用户、客户核心需求的深刻分析。

  对市场强烈的敏感度

  没有不好的产品,只有不对的市场。

  电影《华尔街之狼》有一个片段让我印象深刻。如何在饭桌上面对6个人售卖一支钢笔呢?一个人对男主说:尊敬的xxx,请问可以用xx钢笔为我签一个名吗?然后,卖出去了。需求也分显性和隐性,表面上没有需求,稍加动作可能就创造出了显性的需求。其中,最简单的动作就是对目标市场判断的改变。

\

  电影《华尔街之狼》

  把对的产品卖给对的人最容易实现,把错的产品卖给对的人其实也可以实现,但把对的产品卖给错的人就很难实现了。

  近些年山寨机在中国衰退了,但在一些不发达地区势头正浓。今年最火的印度4美元的智能机就是赤裸裸的山寨机。同样的对消费者的判断,同样的销售逻辑,同样的“山寨文化”直接从中国搬到了印度,再次造就销售神话。

  反面例子就是美国的亚洲鲤鱼,入侵德国和澳大利亚的大闸蟹,这种被中国人称为天下第一美味的食物在国外就不受外国人待见。大量的大闸蟹被嚼碎喂鱼,用中国人的话说是“暴殄天物”。食物是好的,品质、味道都没的说,但就是没送到需要它们的人的手里,这样它的价值也大打折扣。

  “山寨文化”不应被推崇,但却可以从中窥见国人创业和处事的作风,找到其背后巨大市场暗藏的消费心理及消费结构。其实看似简单粗暴的“山寨文化”的创业与当下被推崇的精益创业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妙,值得学习借鉴。

  【大公网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