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沽爆炸事件:如何做好灾后儿童心理辅导?

  文/龚安童 苏德中

  从8月12日晚开始,天津滨海塘沽爆炸事件在各类媒体被上大篇幅地报道,不管是朋友圈,微博,网络媒体还是纸媒,到处都可以看到蘑菇云的图片,奔跑逃离现场的视频,死伤者的照片,急需献血的信息文字。如果灾难本身对于遇难者和大众来说是第一层的创伤,那么灾难的后续发展以及媒体对于事件相应的报道,如果处理方法不得当,会造成第二层创伤,其中儿童和青少年为主要潜在的创伤群体。

  灾难事件可能给孩子造成的负面影响

  爆炸事件属于突发事件,孩子对于突如其来的事件是没有任何心理建设和准备的,其创伤程度尤为严重。孩子会因为突然地失去亲人和朋友,遭受到重大的打击。由于事件发生突然,已经灾后的救援匆忙又混乱,有的孩子目击了整个过程之后,家长并没有及时告诉孩子具体发生了什么,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状况如何,因此孩子会因没有及时收到通知缺乏了解实情而感到非常困惑,有些孩子会开始胡思乱想,这种不确定性同时加深了事件本身对孩子的打击和刺激。

  另外,由于事件的严重性,所有人都会感到恐慌和错愕,当然包括成年人。因此,孩子会因为周围在家长的恐慌和担忧中,也变得格外害怕起来。家长是孩子安全感的主要来源,如果此时家长也缺乏安全感,孩子自然而然会感到害怕,觉得受到伤害,让孩子在不安中度过灾后的生活。

  除了灾难本身,灾后的各类报道也会对孩子造成负面的影响。孩子会因为电视和网络上不断回放的相关视频图片而感到恐惧,尤其是儿童,他们或许并不能有效地分辨出事态的严重,有些年龄小的小朋友甚至会认为这件事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很近的地方,从而感到格外得不知所措和惶恐。对于青少年,话题的传播和讨论也会造成孩子的疑惑,他们容易对有些不准确的信息和谣言信以为真。对于有亲人朋友在此次事件中遇难或者受伤的孩子来说,身边同学和老师非故意地议论会给他们的心灵造成无形的打击。另外,一些孩子的恐惧并不会在表面上体现出来,他们的创伤症状有可能展现在拒绝谈论灾难,持续询问相关新闻和死亡数据,重复做噩梦,感到唿吸困难或时常觉得空气有问题。

  如何做到最好地疏导孩子对于事件的负面情绪?

  1. 减少孩子对灾后现场的正面接触,包括相关图片,视频和音频,减少这些信息反复出现在孩子的视线中;

  2. 如果孩子已经接触到这类信息,尽量跟他们解释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不要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和恐慌;

  3. 时刻关注孩子有什么样的生理反应,如有异常状况及时就医咨询,做心理疏导;

  4. 家长自己要尽量做到镇定和积极,要记住自己的情绪很容易影响到孩子,让孩子从你们的正面情绪中感到安慰;

  5. 家长尽量不要使用极负面的词语描述此事件,尽量减少使用“死亡”,“伤亡”等一系列绝对消极的词语;

  6. 如有孩子失去亲人和朋友,需有其他家长及时陪伴和沟通,孩子在失去亲人之后的孤独感和无错感,是创伤形成的根本原因;

  7. 家长可以跟孩子一起探讨灾后人们团结互助、坚强、积极乐观等正面的事情,引导孩子看到这些灾难背后的好的一面,在孩子心中种下一些积极的种子。

  如何高效地提高心理辅导:线上心理咨询模式

  灾后心理辅导和咨询也需要适当的方式方法,第一时间在事发现场提供心理疏导或许并不是最有力的方法,其效果很有可能事倍功半。从之前汶川地震的灾后心理辅导的报道来看,灾后直接在现场创立心理咨询服务效果不佳,其原因可能因为灾后现场第一需要的是身体伤痛的救援和帮助,由于各类医护人员众多又活动匆忙,心理救助有可能成为不必要的负担。

  因此,线上的心理咨询服务可能会展现出更好的效果,例如由各类心理咨询师以及儿童和青少年专家组成的线上讨论群和讨论小组,可以通过网络第一时间对家长提出的心理问题做出解答,也给家长提供及时的建议,同时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安全感和自信,通过远程地方式让家长更方便地了解到如何正确地帮助自己和孩子疏导由事件引起地心理问题,减少创伤带来的负面影响和消极的情绪。

  另外,线上心理咨询还体现出互相帮助的效果,从中家长可以帮助家长,让相同烦恼和经历的人聚集在一起,体现出线上团体治疗的效果,这种高效的凝聚力让灾后的人们聚集在一起,陪伴和相互理解是灾后心理疏导很大的一部分。

  最后,线上咨询还有匿名的效果,这是现场心理救援无法做到的地方。由于线上的匿名保护,咨询者可以更放心地表达自己的疑惑和担心,更容易地表达出自己的苦恼。直面地面对自己的压力和情绪,对于灾后心理重建有极大帮助。

  正面积极地帮助孩子一起面对爆炸事件

  和成年人比起来,孩子们由于生理机能和心理机制都还没有发育完全,成熟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尚在建立之中,因而在自然灾难中更容易遭受到身体伤害,无法保护自己,无法理解发生的灾难,也更难应对灾难后的社会生活环境的变化。尽管有部分孩子不容易从灾难带来的丧失、悲痛和改变中恢复过来,进而发展成适应不良、应激障碍、人格缺陷甚至是精神疾患,但令人欣慰的是,大多数孩子都能在外界的支持下通过自我心理能量达到自我修复。我们能做的,便是通过学校教育、家庭扶持以及专业的心理援助以激发儿童内在的心理能量,帮助他们迈过这片人生的荆棘。

  面对孩子的悲伤情绪,我们能做的就是倾听、理解和支持。成人在灾后往往忙于各种生活事务而无暇顾及孩子的心理需要,或是认为孩子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懂而不愿意和孩子分享和讨论灾难带来的丧失和改变。但实际上,孩子和成年人一样,需要向他人倾诉以宣泄自己的悲伤,需要获得他人的理解以达到情感的共鸣,需要他人的支持以获取力量继续成长。

  我们或许不能改变灾难本身给我们带来的负面情绪和悲痛,但我们能做到的是如果让此事件和后续报道对下一代心理活动的负面影响做到最小化,做到积极但真实的面对事件以及相关报道,关注孩子变化的心理活动,及时跟进讨论和咨询,在此次经历中更加相互了解和相互理解,和孩子一起共同成长。

  (作者 龚安童 伦敦大学学院(UCL)临床心理学博士、优儿学堂心理咨询师   苏德中 剑桥大学心理学博士、优儿学堂CEO)

  大公网教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和作者

责任编辑:张韦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